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创我传奇 > 第三十七章:多出一项内容?
    就在汪大志打算低调起来的时候,冗却突然问道:“大志,知道万佛大会吗?”

    冗直接把汪大志的姓给去掉了,亲切的称呼汪大志为大志,这让王大志一时有些惊愕,映象中只有自己的父母和村里的长辈会这样叫自己,不过现在却是好久没有听到过了!

    不过对方十有八九是高人,就算是普通人汪大志也觉得没什么,只是一个刚认识的人突然这样称呼自己一时有些不适应而已。

    “这样称呼倒是很久没有听到过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听到!”汪大志有些感伤的说道。

    “想来应该又是一段离家的故事,还是多回去看一看吧,不要像我一样回来之后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冗的情商还很高的,片刻之间就大致分析出汪大志的所指,倒是把他自己也代入了伤感。

    汪大志没有在这方面再说什么,自己是地球上穿越过来的,哪是自己想回去就可以回去的!这些哪能和对方直言,而是直接回到了最初的话题。

    “万佛大会,我也所知甚少,只听说此届大会好像在天龙寺举办,还邀请了许多宗派前去观礼,难道你也是要去参加的吗?”

    “是啊!去看看,听说这次盛会和以往有些不同,而且这次万佛大会规模空前的宏大,我也是因为要去那边所以特意回到自己儿时的地方看看,也许以后就没有机会在回来了!”

    冗有些激动又有些惆怅的说道,这一次他却是将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了。

    “难道这一次的万佛大会会危险重重?“汪大志惊讶的问道。

    “那道不是,只是这次万佛大会会多出一项内容,多出的这一项内容对生在这个时代修士也不知是福是祸啊!”

    冗望着老柳树说道,好似他怎么也看不够这唯一还存在在童年记忆中的柳树。

    汪大志很想问问这多出来的一项内容到底是什么,而且对方也肯定是知道的,但是对方就是不直接说出来,这不是这届吊人胃口吗?

    而且汪大志还几乎可以肯定、即便自己问多出来的一项内容是什么对方也不会回答,这样的人汪大志真有想把它掐死的而冲动!

    “这颗柳树对你来说肯定有特殊的意义吧!”汪大志见对方老是盯着这颗柳树,所以很自然的把话扯到了这上面,说不准还可以听一下对方的往事。

    现在汪大志完全可以肯定对方是一名高阶修士,对方都已经明说了要去参加万佛大会,这是普通人可以去的吗!不过能听一听高阶修士的往事倒也不错,只是不知道对方和金刚比到底是孰强孰弱。

    “这颗柳树却实有一些特别的意义,这是我当年在天都郡的时候唯一还曾在过的东西了!”

    冗好似陷入了回忆,不过这次却没让汪大志多等就接着道:

    “可以说这颗柳树承载了我很多回忆,那时候这颗柳树可谓是郁郁葱葱、枝壮叶茂,日头大我就在下面乘凉,下雨了我就在下面避雨,因为小时候就是孤儿,这个柳树就是我的家。

    每当饿的不行的时候,我就在这颗树下摘柳树叶子吃,那味道很涩很涩,说到这我倒想在再次尝一尝这个味道了。”

    只见冗伸手一招街对面老柳树上本就停留不多、已经枯黄的柳叶顿时飞出二片柳叶飘到冗的手上,已经枯黄的柳叶被冗送到了自己的口中慢慢咀嚼,渐渐地冗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真正开心的笑容!

    慢慢地咽下柳叶,冗站起身对着街对面的柳树说道:“你曾经给予我那么多,曾为我遮阳挡雨,让我果腹,而今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一阵风无情的吹过、柳树被风吹的枯枝乱颤,本就行将就木的老柳树顿时更加颓然不堪,不多的枯叶更加所剩无几!

    汪大志此时也被冗的所作所为渐渐带入意境,窗外街对面的柳树此时在汪大志的眼中好似不再旦旦只是颗快要老柳树,而是一位风中残烛的老人皱纹婆娑、弯腰驼背。

    眼见此情此景汪大志不由得叹息道:“昔年看柳,枝叶繁茂。今看摇落,风中凄怆。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听到汪大志的咬文嚼字的一段叹息,顿时冗的目光转向他,这短短几句倒是全部轰击到了冗的心窝,只见冗喃喃吟唱道:“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突然间汪大志眼前失去了冗的身影,汪大志不由的看向窗外,此时冗已经毫无声息的出现在窗外的柳树下,只见其伸出右手慢慢的靠向树干,原本快要枯死的老柳树在他手掌接触的刹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生机。

    不多时原本的枯柳便发出嫩绿的新芽,片刻后这颗柳树已经不见丝毫原本枯萎的迹象。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亲眼看到这种神迹的人可谓震惊无比,包括汪大志也是非常的吃惊!

    “此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竟然可以做到这般违逆阴阳、颠倒乾坤之事!”

    “为何最近遇到的人都是修为高的离谱”汪大志暗道肯定是最近因为万佛大会的举办日期将近许多老怪都出山了,自己在这个时期可得低调啊!

    就在街上的对此神迹议论纷纷、无比惊诧的时候,冗的身影再次突然消失……

    汪大志只见眼前一道人影慢慢浮现而出,这种感觉好似一个模糊的人竟然慢慢变得清晰一般,可谓怪异无比,窗外的人群见到此幕更是惊讶的大叫起来。

    看着眼前的冗汪大志佩服的说道:“冗真乃神人也!”

    “大志谬赞了,离这神人的距离远着呢,远到不知道方向在哪……”

    冗再次端起酒杯轻轻喝了口清酒,动作十分优雅,喝完后再次看向窗外的柳树,但是窗外此时却是因为刚刚的事情已是人声鼎沸,冗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不喜这种嘈杂的感觉。

    叹了口气冗看着汪大志道:“原本是不打算出手的,但是你的几句话却是让我做出了冲动的选择。

    现在柳树是救活了、生机尽显,但是我此刻再看它的时候却是没有了之前的意境了!”

    汪大志笑了笑道:“只是一时无心之言……莫怪!”

    看着窗外的柳树冗摇了摇头,显然是说没有怪你的意思。

    冗再次将面前的酒杯倒满,手托起酒杯目光注视着窗外轻轻说道:“这样也好,至少下次回来的时候还可见到它,只是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了!

    即便回来了、那时这张桌子的对面坐着的也未必是你了?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想我会想起有个叫大志的人、此刻亦会是我回忆的一部分!”

    只见他将酒杯举起一饮而尽,不待汪大志回答、酒杯放下的瞬间其身影变得渐渐模糊透明起来,直至完全消失不见踪影。

    汪大志望着对面的空杯子发起了呆,此刻他有些怀疑这算不算是一场梦境呢?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诡异的退场方式,但今天却是亲眼见到,汪大志甚至想揉一揉眼睛来弄清楚这一切是梦是幻。

    原本闭关突破时兴奋的心情早已是淡然无存,回到房间汪大志打算继续修炼。

    现在主修的功法妙法莲华经,炼体功法是四象炼体诀,才只是初窥第一层阶段;

    武技雷行暴击术倒是已经达到第一层大圆满,处于初窥第二层的门槛;

    步法草上飞已经达到中级,这也和汪大志的侧重点有关,他认为任何时候逃命都是最重要的,能不好好修炼吗!

    另外全身最为神秘的就是便是带着自己穿越的玉坠了,汪大志也每当空闲的时候百年研究一番,不过却毫无进展;

    还有就是左臂上的黑色火焰状胎记,汪大志倒是无意中发现每当灵气经过这个地方的时候黑色的胎记立马变得血红,好似真的是真的是火焰燃烧起来。

    盘膝坐在床上,汪大志却突然想道冗所说的万佛大会多出一项内容,听对方的口气好似多出的一项内容会非常危险似得,连他这种实力的大修士都担心能不能回来,汪大志开始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回天龙寺参加万佛大会?

    “算了,怎么推测都是没有用的,还是努力修炼提升实力要紧”汪大志不再胡思乱想,而是平复心情熄灭杂念,慢慢的进入了修炼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