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创我传奇 > 第二十七章:行远之殇
    没有时间让姬长浩做出更多的思考,他本能的瞬间拔出了背后的长剑。

    只听“彭彭”两声清脆的撞击声后,姬长浩手持长剑成功的击开两道风刃,但是风刃巨大的反震之力,将他身体推的撞击在一颗大树下,巨大的撞击力让他瞬间口吐鲜血。

    姬长浩没有想到这只黑虎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而且风刃被击飞后切割到大树居然还带有腐蚀性,大树的断口处正被腐蚀的冒出浓浓黑烟。

    “难道这只黑虎误食过什么怪异的东西吗,让他身体产生了异变,这种异变倒是让黑虎变得更为强大……也对寻常的老虎哪有黑色的!”

    姬长浩内心分析着黑虎异常强大的原因,同时头也不回的夺路而逃。

    现在他的状态继续留在这里只会因体力不支被黑虎而食。

    在这里做毫无意义的斗争根本没有解救上官金霞要紧,只是黑虎却是对姬长浩不依不饶迅速追了上去。

    黑虎的纠缠不休让姬长浩无法脱身,一时间这片丛林充满了风刃与长剑撞击的声音!

    随着打斗的动静越来越大,黑虎大范围的释放风刃,这片灌木丛已被风刃腐蚀的到处冒着漆黑如墨的浓烟。

    但是被腐蚀的树木在慢慢变为灰烬的过程中却是并未燃烧起来,身在浓烟之中的姬长浩被呛得头晕脑胀,现在他是明白的汪大志被自己一个多月追杀的滋味了!

    且说汪大志在逃离幽森森黑虎洞口之后,带着上官金霞迅速的逃离一段路程……

    但是随后姬长浩和黑虎打斗的动静却是让他迅速的找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他怕姬长浩愤怒中把黑虎引过来,到时候他就只能葬身虎口了。

    随着打斗的动静越来越大,树木被风刃腐蚀的黑烟越冒越浓,汪大志决定不再隐藏,打算乘着黑烟的掩护带着上官金霞迅速逃离。

    三天后,汪大志终于带着上官金霞走出了这片丛林,这期间汪大志并未再次看见姬长浩,也许他已经被黑虎吃掉。

    但汪大志更相信姬长浩应该是重伤而逃了,但是即便是重伤之下的姬长浩汪大志也没有信心将其击杀,而且这么大的丛林能不能找到他也是个问题。

    所以汪大志现在只能期盼着姬长浩已经是死亡了,不过即便是这样想的汪大志在这一路上也没有丝毫掉以轻心,现在他只期盼能快点回到天龙寺,只有天龙寺能给汪大志满满的安全感。

    ……

    天龙寺的一间禅房内,此时床榻上正躺着一位双目紧闭着少年,俊秀的脸颊即使多了几道结痂的伤口也丝毫不受影响,加上长时间未刮去胡须反而给人的感觉是多了一种粗犷的不羁……

    此人便是被庆癫老和尚从孽阿江中上游带回到了寺里的冷行远,只是天生命魂缺失的他,又受如此的重伤,在被庆癫和尚带回后就一直没有醒过来。

    话说当日庆癫老和尚在救下冷行远后便带着他直接去了横断山脉去寻找汪大志,只是当庆癫到达横断山脉后约定的地点却苦苦不见汪大志的身影。

    无奈之下庆癫又继续寻找三天两夜,但是仍是寻不到汪大志其人,最后庆癫一路叹着气回到了天龙寺,但脑海中却至今却还是会不自主的浮现出前段时间和汪大志嬉笑打骂的情景!

    虽然庆癫还没有找到汪大志便回寺了,没有坚定不移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执着,不过也不能说庆癫不够义气。

    实在是横断山脉实在是太大了,即使以庆癫和尚的修为有很多地方也是不敢轻易踏足。

    加上佛界百年一遇的万佛大会更是将天龙寺硬生生的顶在了众修士眼前,现在的天龙寺已是处在多事之秋,所以寺内那是急需高手坐镇。

    庆癫更是早就被催促着让其加急回寺,其实庆癫和尚也是有很多身不由己地方!

    深夜,床榻上的冷行远从昏迷中缓缓醒了过来,入眼一片漆黑。

    只是当他习惯性的呼喊着“佐冷”的名字时却无人应答,蓦然间一个月前的景象再次浮现在了冷行远的脑海,惊得他立马起身开始寻找重伤垂危的佐冷。

    当他顺手掀开身上的被子时,他才意识到此地早已不是寒风呼啸的孽阿江边。

    呼喊声惊动了守夜的弟子,冷行远只听“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一名守夜的小和尚提着灯笼照着冷行远的侧脸惊喜道:“施主,你醒了”。

    看着小和尚的装束冷行远才明白此时已是身在寺庙内,只是当冷行远问及此处是何地时,自己如何来到此地时,以及自己的同伴时?这名小僧人却是说不出个来龙去脉。

    但是只言片语中冷行远还是明白了是一位叫庆癫的法师救了自己并把他带回这里,但是却并没有丝毫佐冷的消息!

    这不由得让他急切的想去找庆癫和尚问个明白,但是却被守夜的小和尚制止了。

    焦急的等待到天明,冷行远再也按耐不住自己急迫的心情,急切的恳求着小和尚带他去找庆癫,只是寺内的小和尚哪是说想见到庆癫就可以见到的。

    在相互劝解中得到通知的庆癫终于慢慢悠悠的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小和尚立马缓步上前叫道:“师祖”。

    在小和尚的介绍下冷行远终于知道眼前这个僧袍破旧、邋遢、目光充满呆滞之人便是小和尚口中说道的庆癫。

    想到对方救了自己冷行远先是对庆癫一番感谢,随后便急切的问道:

    “庆癫大师,在你就我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一个和我年岁差不多的青年,也是身着黑衣,全身都布满伤口?”

    庆癫稍微回想了一下,说道:“遇到你的时候确实是两个人,不过你说的那个叫佐冷的人在我遇到时便已经气绝身亡,所以贫僧就地挖了个坑随手埋了”。

    听到庆癫的话冷行远在这瞬间好像丢了魂魄一般愣在了原地,只是口中还不停的喃喃道:“佐冷死了,他竟然已经死了!”

    两行清澈的泪水从少年眼眶流出,暮然间冷行远仰头问天:“为什么死的是他而不是我这个命魂缺失早就不该存活于世的人!为什么?”

    庆癫向小和尚使了个眼色,小和尚立马会意连忙上前安慰,但冷行远却是毫无反应,呆木的外表下内心早已被悔恨占据……

    默默地起身往前走,冷行远目光由从前的锐利变为暗淡无神,恍惚中他想起了刚见到佐冷时的情景……

    一个冰冷的寒夜,在铺满白雪的短巷中,那是还只有五六岁的冷行远默默地跟在冷父的身后,寒风中一阵轻微的牙齿打颤的声音传入了父子两的耳中。

    冷父随意的撇了一眼雪地中蹲在路边衣着单薄的小乞丐,正是这小乞丐被冻得浑身直哆嗦连牙齿也在打颤,不过冷父却没有理会继续而过,冷行远却壮着胆子在边上多看了几眼,算是稍稍驻足。

    少年听到动静闪躲着抬头望向冷行远,但是胆怯、自卑的他任凭寒风夹杂着雪花吹在单薄的身体上却不敢开口说一句求助的话语!默默地再次把头低下,看着地面上的白雪!

    也许正是因为他没有开口,所以只有五六岁的冷行远便好奇地问道:“你冷吗?”

    小乞丐诺诺半天,自卑的注视着地面道:“冷”

    “那你为什么不像其他乞丐一样大声呼喊求助路人?”

    小乞丐再次沉默半天、哽咽道:“因为我不敢“。

    此时冷行远在寒夜中也可清晰的看到小乞丐的一颗颗滚烫的泪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打在了雪地上!

    刹那间冷行远忽然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冷行远间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披到了小乞丐的身上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乞丐看着身上崭新的披风强忍着泪水道:“我没有名字!”

    “没事的,那你以后就叫佐冷吧,辅佐的佐,冷行远的冷”。

    随后小乞丐便听冷行远喊道:“父亲,我想带他回家了行吗?”

    “你不是已经作出决定了吗?还问我作甚!”冷父轻飘飘的声音顺着寒风飘荡而来。

    ……

    目光空洞的冷行远忽然再次抬头看向天空,喃喃道:“如果那晚我没有救他,他还会被冻死吗?”

    在冷行远内心深处还有一句话:如果那晚佐冷不会被冻死,再次让他选择他定会狠下心来像他父亲那样冷漠而过!

    但是却没有人回答冷行远,风儿仍是徐徐而来,云朵还是悠悠飘荡,但是这世界却从此少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对冷行远来说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死亡有时候也会这般突然。

    远处庆癫看着冷行远轻声吟唱道:“前心造、后心报,何有脱时?若前心不造,即后心无报,亦安得妄见业报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