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竖子也能当书生 > 第输两百五十四章 谁输谁赢
    ??就连老成的,自认为对待事情比较沉着的赵匡武都是满头黑线,这家伙是不是吃多了?尽说些梦话,也不多言,而是打断道:“能不能别想那么多,我们的赌注算是有了,可是你还没有说出答案,你输掉的几率很大,你别想着会赢,除了我,是没人只知道具体答案的。”

    这才一会的功夫,刚才还玩世不恭的黄兴,一扫刚才嬉笑的神情,脸色一变,整个人露出一副小事一桩的模样,指着赵匡武身后道:“你把你的军队藏于茂密树林之中,想必是觉得富力城有诈,所以只身一人前来看看,若是不对,你还可以趁着自己的武功逃离,是这样的吧?”

    说着与赌注丝毫没有边际的话语,不过这话语一出,还是让赵匡武愣了半响,像是看待怪物的目光看着黄兴,难道自己的内心想法也能被看清楚?咽了咽口水,也不回话,他知道,黄兴不可能无的放矢,那么接下来绝对还有话语才对。

    笑了笑,似乎是发现自己的话语没有说错,继续说道:“你如此做的话,是因为你看到了城墙上士兵的无聊和懒散,这也是你最大的怀疑之处,想不到你也是一个看起来心细的家伙,这点倒是一个好事情,不过并没有发生你以为的事情。”

    “而下方的这片茂林,我也不知道有多大,想必也不小,十万一千八百一十二人的茂林,你说能有多小呢?若是算上你的话,十万一千八百一十三人了,这也算是最具体的数字了,排除立马要死去的一个士兵,人数我就算是认清楚了,这应该没有任何错误吧?”

    刚落下话语,整个人就如同打赢架的小孩子,脸都快笑烂了。

    这让一旁的赵匡武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这具体的数字,他也是在前天知道的,其他人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若是不是因为要排兵布阵,需要具体的数字,他赵匡武也不会去叫人一个一个的数人数。

    带着不敢相信的眼眸望着黄兴,似乎这家伙就是一个怪物,这让赵匡武心底有些发毛,这家伙难不成还真有两把刷子?

    虽然不敢相信,可是还是没有说出来,假意镇定道:“不是还有马匹吗?你只猜对了一半,我算你厉害,不过要是马匹都能猜对的话,我就认输,我绝对是愿赌服输的人,你放心好了。”

    摇摇头,一想到刚才赵匡武刹那间失神的样子,黄兴就想笑,但是赌注还未结束,所以还得知道马匹的具体数目。

    只见黄兴又一次闭上了双眸,口中嘀嘀咕咕,一连串听不懂的话语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脸错愕。

    “装神弄鬼,你权当你是蒙对的,可是马匹就不一定了。”赵匡武很是不服气,一开始还觉得神奇,不过转头想,就觉得其中有诈,若是出动十万大军的话,一般会多派一个军队,也就是常说的,为整个军队照顾病员,然后为整个军队照顾饮食起居,相当于保姆的样子,这也有个规定,就是一千八百一十二人,所以说,赵匡武想明白在之后,也觉得不神奇了,可是马匹就不会了,完全是没有什么规定的,领军的将军觉得多少合适,就随便挑选,这自然就不可恩猜对了,毕竟马匹也得上千匹才行。

    此时此刻,赵匡武和一开始的黄兴一个样子,整个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哼,和我斗,到时候你成为我的手下,那还不是美滋滋,到时候皇上一定会嘉奖我,指不定到时候我还可以…….”

    想着想着,哈喇子不停的往下流,整个人呆板的站在原地,刘将军却没有看他一眼,而是一直盯着黄兴,他挺着大肚子,眼眸时刻注意着黄兴的手指,之间黄兴手指在空中来回比划,看似毫无规则,不过却让别人有种奇异的舒服感觉。

    子龙也被完全的陷入进去,越是观看,也越是觉得神奇,那种奇怪的美丽,让子龙眼眸涣散,整个人都已经没有了意识,要是黄兴叫他去死,那么子龙绝对不会有二话才对。

    不大一会,黄兴这才打了一个响指,转头看像赵匡武,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道:“知道了,这马匹呀,很奇怪,我算了良久才搞明白了,所以说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你得回答我,我才能真真切切的告诉你答案。”

    闻言,赵匡武还以为黄兴是准备套他的话,整个人小心翼翼道:“我不可能给你说答案的,你怎么问都不可能,所以你死了这条心吧。”

    这可是赌注,这黄兴若是直接询问答案的话,那么可就没有意思了。

    黄兴也知道误会了,他自然没有那么无聊,就这样直接询问,不说自己太无趣了,就算是赵匡武也不可能说的,这样的意义何在呢?

    此刻黄兴远远的看着那茂密的树林,看到了清风佛懂小树叶,一群山鸟在树林之间往外面扑腾,顿时鸟鸣其天色之柔和,那一开始被压弯的树枝也终于舒展开来,下面被遮的严严实实的军队,终于能从上往下看见一点了。

    “别误会,我可没那么无聊,只是想想问问,你说那个怀孕的母马算一匹还是两匹,这要是不搞清楚的话,你给我找漏洞钻,那对我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你觉得呢?”黄兴大大咧咧的开口,丝毫不担心赵匡武耍诈。

    “这样的话,算一匹吧,你已经磨蹭很多时间了,能不能给个准话,我现在很想知道你脑袋中的数字。”赵匡武目光如炬,根本不相信黄兴有这样的本事,除非黄兴有通天的本领,否者都不可能猜对数字,因为这个数字,连赵匡武都不知道,他还的等会去询问才知道,或者现场数数,这也是最合理的,谁都吃不了亏。

    得到了回答,黄兴也不在墨迹,直接伸出三更手指头道:“三千匹马。一千八百匹是公马,一千两百匹是母马。”

    虚眯着眼眸,根本没把黄兴说的话当回事,尤其是后面的话语,公母都分清楚的话,那么他还能说个什么?简直就是荒唐至极。

    摊了摊手,黄兴也知道这有些让人难以信服,而是直接说道:“你若是不信的话,你可以现在去询问自己打手下,想必你也不是傻子,答案如何得到也不用我帮忙吧?”

    略带嘲讽的话语,让赵匡武老脸有些难放,再怎么说自己也算是朝廷一品武将,被你这样嘲讽,尤其还有一个大肚子刘将军在面前,这脸面往哪搁啊。

    “这自然不用你教,我这就去询问。”赵匡武说完就准备离去,他还真的不想和眼前的这家伙多费口舌,总感觉说什么都是自己吃亏,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离他远点。

    话罢,直接朝着下面茂密的树林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就听到马蹄跑动的声音,虽然没有见到人或者动物,不过能清楚的知道有马匹在跑动。

    仅仅一会的功夫,一位白胡子老者就来到了城墙下面,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仰起头望着上面的赵匡武道:“将军,没事了吗?”

    他们都是藏起来的,有自己的暗号,现在赵匡武发现情况安全,自然需要叫跟随而来的士兵统统回去,至少也要回去九成以上,他需要留下点人罢了。

    “没事了,敌军撤退,可以回京报告好消息了,军事你若是想念京城,就可以直接回去了,我还需要一点事日罢了,不过在此之前,我问问你一个问题。”赵匡武眨了眨眼,虽然自己觉得黄兴完全是装神弄鬼,不过依旧有些担心。

    “还请将军讲来。”听到赵匡武居然客客气气的说这般言语,军事自然有些懵了,他可没见过赵匡武如何这般对人温顺,这对他可是第一次,自然有些受宠若惊了。

    “你去看看我们这次带来的马匹一共有多少,我就在这里等你,自己数清楚了,千万别有遗漏,万万不可有失呀。”语气尤为的郑重,这可是关乎一个赌注,并且他自认为不能输的赌注,否者赵匡武还真的不敢想象自己面对着皇上,然后问那个大逆不道的问题,光是想一想,就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忠臣。

    这个倒是让老者一愣,这算什么情况?去数一数马匹的数量,自己还真没有遇见过这么奇怪的事情,不过是赵匡武的话语,他还是要去执行的,就算有疑惑,也得等会再问。

    “是,我这就去。”话罢,老者如同青年一般,骑着马皮就快速的朝着军队跑去,整个人看起来虎虎生威,丝毫没有老态。

    望着离去的老者,不知为何赵匡武整个人都有些提心吊胆起来了,他觉得自己不可能输,不过望着一旁黄兴无所谓的表情,整个人都有些担忧,说不上的担忧是为何而来的。

    “别担心,你输定了,你就算再担心也是没用的,我虽然很同情你,不过愿赌服输,所以你输了的话,可别说很多借口,免得我杀掉你,挺麻烦的。”

    但黄兴说杀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气质瞬间变得戾气十足,让一旁的刘将军惊心不以,就刚刚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似乎是在面对一个杀人机器,而面前就如同一块深渊血池。

    “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输,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额头冒着冷汗,话语缓缓说道,目的并不是为了逞强,而是想把自己内心的恐惧压制住,刚才的一瞬间,不仅是刘将军,赵匡武也是一样的感受,一种无法抵抗的感觉由心底散发出来,他难受的哆嗦片刻,这才强撑着恐惧的身体。

    可当他看见黄兴的眼神时,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那种见惯生死,甚至连自己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的感觉,是赵匡武根本达不到的,一种超然的感觉,是那么的让人感觉恐怖。

    就这样怀着忐忑的心情,赵匡武一直等着老者带来消息,只要不是三千,那么就是赵匡武赢赌注,这可以说是很完美的赌注,因为黄兴也根本没有看见他们有多少马匹。

    “踢踏!踢踏!”不一会,马匹跑动的声音快速的响起来,之间刚才离去的老者迅速的跑来,似乎伫立还在嘀咕着什么。

    但老者来到城门下方,还未等老者停稳,赵匡武便等不及的大喊道:“军事,你数清楚为了吗?有多少马匹呀?”

    待得马匹到了城门下,老者这才气喘吁吁道:“刚才数了数,有两千九百九十九匹。”

    话语刚落,这让赵匡武顿时笑出了声,当老者说出两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赌注他赢了,一开始的所有担忧都化成了现在的兴奋。

    “哈哈哈哈,你输了,给你说了,你运气不可能那么好的,若是还让你猜中的话,你就真的是神人了,你现在就跟着我混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上头,知道了吗?”赵匡武就如同一个小人得志的小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这一幕让子龙眉头紧锁,他可不相信黄兴会输,因为在他眼中,黄兴不是这种不大百分百把握的仗。

    虽然心有疑惑,不过子龙依旧没有开口,他知道黄兴不会让他失望的,毕竟现在黄兴也丝毫不慌,脸色平淡如水。

    摊了摊手,似乎不以为然,翻了翻眼白,来到城墙边,伸出脑袋,对着下方的老者道:“老头,你是不是老眼昏花了,有些事情真的让我很失望呀,你这老头数数都整不清楚了,还当军师,就不怕把军队往火坑里面送吗?”

    老者那里受过这样的谩骂,顿时怒发冲冠,脸色涨红道:“哪里来的小子,居然敢口出狂言,我定要杀了你,让你知道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出口的。”

    说罢,老者就欲下马,然后进入到城中,给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老头,你快停下,我问问你,你刚才是不是说两千九百九十九匹马?”黄兴眼睛一眨,声音清脆的问道。

    老者很是生气,可是还是回答道:“是的,怎么了?”

    “那么你怎么不把自己胯下的马算进去,是不是看不起它?”黄兴这才点破道。

    笔下读,更多精彩阅读,等你来发现哦。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