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五章十八章 家人
    陈家的家宅前已经没有了禁卫把守,家门依旧紧闭,此时门前也围满了老弱妇幼,有人拍门有人哭喊也有人躺在地上。

    “陈太傅——你出来说句话啊。”

    “陈猎虎——你要逼死我们啊。”

    管家站在门内,听着外边喊声哭声骂声,神情复杂。

    陈氏是当年高祖封王后跟着吴王迁来,而管家也是跟着陈氏迁过来的——他们祖父子三代都在陈家当管家。

    陈家这样被人堵着门骂,还是头次一见。

    “斗爷。”一个护卫面色不安的问,“这,这怎么办?”

    管家虽然神情复杂,心里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大概是这半年发生的事太多了吧,且不说皇帝入吴,周王被杀,吴王变成周王这些朝廷国家大事,单说他们陈家,公子陈丹阳战死,二小姐杀了姑爷李梁,李梁叛变,二小姐引来朝廷使者——

    被人堵着门吗,也不算什么大事。

    “不用管。”管家淡淡道,“把门守好,别让他们闯进来就行。”

    护卫看着厚实的大门,被外边的人拍打发出咚咚的声音,笑了笑:“别的做不了,咱们自己的家门还是守得住的,斗爷你放心吧。”

    这边正说话,婢女小蝶在庭院里站着喊管家,管家心里不安忙走过去,如今老爷失魂了一般,大小姐怀着身孕,天天用药养着,管家晚上睡觉都不敢闭眼。

    “怎么了小蝶?”他忙问,“需要什么?有什么不妥?”

    小蝶摇头:“大小姐和二老爷三老爷他们都过来了,问出了什么事。”

    管家唉了声:“怎么惊动大家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大小姐身体还好?”

    小蝶勉强挤出一丝笑:“还好。”

    好与不好对现在的大小姐来说,都不会好了。

    大小姐身子不好保不住这个孩子,将来不能再有身孕了,这辈子就算完了,大小姐身子好保住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的存在太尴尬了——他的父亲被他的小姨亲手杀了。

    唉,这将来一家人怎么相处,还能是一家人吗?

    小蝶天天晚上睡觉不敢闭眼,她看得出来大小姐心里在斗争,好几次端起药都要偷偷倒掉。

    大小姐真要倒掉的话,她都不知道该劝阻还是装作没看到。

    好好的日子怎么变成了这样,小蝶嗓子火辣辣的,这日子不能想,一想她都有些过不下去,但不想也不行,看看外边闹的——

    “大小姐说,躲着不知道,事情也是存在的。”她道,“还是面对吧。”

    管家叹口气跟着小蝶来到厅堂,陈二老爷夫妇陈三老爷夫妇都在,陈二老爷皱眉若有所思,陈三老爷则手在身前掐算,嘴里念念有词,两个夫人在小声跟陈丹妍说话,话题应该也是问候她的身子,因为神情有些尬尴,这个原本应该是最适合的话题,现在则成了大家不知道该不该问的。

    见他进来,所有人停下动作都看过来。

    “这又是怎么了?”陈二老爷问,“禁卫走了,改成民众来围咱们家了?大哥惹恼大王,可没有惹恼民众啊。”

    管家道:“其实他们也不算是民众,都是官员家属。”

    陈三老爷咿了声:“那他们这是替大王出气来了?”

    管家迟疑一下,苦笑:“不是,是——二小姐她在外——”

    看管家吞吞吐吐的样子,厅内坐着的人们都明白了,又释然,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还是因为他们家的二小姐,跟先前所有的事一样。

    陈丹妍声音低低,问:“说吧,她又做什么了?”

    管家想着在门口听到的那些话,低声道:“好像是说二小姐在皇帝跟前要所有的吴臣都跟随大王一起启程,不管生病还是什么,死了也要拉着棺材走,否则就是背弃大王的不义之臣。”

    陈二老爷等人目瞪口呆,陈三老爷更是没忍住呛的咳嗽几声。

    “阿朱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陈三夫人愕然。

    阿朱是没有陈丹妍温柔,但在家的时候也不至于骄横到这般地步啊。

    这是怎么了?与所有臣子为敌?

    管家没有办法回答,已经很久没有见陈丹朱了,陈丹朱一个人在外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遇到什么——

    “阿朱虽然顽皮,但并不是十恶不赦,我想,她不会无缘无故说这种话的。”陈丹妍轻声道,“大概是有不得已。”

    唉,厅内诸人心里都叹口气,虽然发生了这么多事,但对陈丹妍来说,还是舍不得怨愤这个妹妹。

    陈三夫人问:“那外边来我们家门前闹,是想让大哥收回这句话吗?”

    陈太傅把陈丹朱赶出去了,但在外人眼里陈丹朱和陈家还是一体的,陈丹朱说了那些话就相当于陈太傅说了,所以来这里闹。

    “这时候,收不收回这句话,都没好声名。”陈二老爷摇头,“大哥收回,那就是对陛下和大王不敬,出尔反尔,别人也不领情,不收回,就不用说了,吴臣们的公敌,恶人一个。”

    陈三老爷点头:“所以现在啊,就以不动应万变,我适才算了一卦,我们陈家该有此劫——”

    陈三夫人恼怒的瞪了他一眼,都什么时候!

    陈丹妍道:“那就这样吧,随便他们闹骂吧——”

    她的话没说完,有家丁急急忙忙进来:“老爷要出去了。”

    厅内的人惊讶的都站起来,先前大王派的官员来了好几次,陈猎虎都不见,也不去见大王,现在——

    “冲撞大王和引官员们怨愤,是不一样的。”陈三老爷低声道,“书上有说,民不能欺也——”

    陈三夫人将他一推:“别说书了,快走吧。”

    陈丹妍在听到家丁的话后立刻就向外奔去,此时已经到了厅外。

    小蝶匆忙追上搀扶,管家紧随其后,陈二老爷等人也忙回神跟上。

    他们赶过来时陈猎虎已经打开门走出去了,看到他出来,外边的人哭闹一停——陡然看到门开了,陈太傅真走出来,还是一惊。

    尤其是陈猎虎穿着铠甲一手拿着长刀。

    要,打人还是杀人?

    老弱妇幼众人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陈猎虎没有打也没有骂,神情平和看着他们:“你们找我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