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五十六章 责问
    听到这句话,看着哭起来的小姑娘,四周围观的人便对着老者等人指指点点,老者等人再次气的脸色难看。

    “不要跟她废话了!”一个老妇气恼推开老者站出来。

    这些男人,不管老的小的,见到漂亮小姑娘都没了骨头一般,装什么体面,他们是来吵架拼命的,不是来诉旧的。

    “陈二小姐,人吃五谷杂粮总会生病,你怎么能说大王的臣子,别说生病了,死也要用棺材拉着跟着大王走,否则就是背弃大王,天也——”

    她抚掌大哭起来。

    “可怜我的儿,兢兢业业做了一辈子臣子,如今病了就要被骂背弃大王,陈丹朱——大王都没有说什么,都是你在大王面前谗言诋毁,你这是什么心肠!”

    另一个妇人跟着颤声哭:“她这是要我们去死啊,我的丈夫本来病的起不了床,现在也不得不准备赶路,把棺材都打下了,我们家不是高官也没有厚禄,挣的俸禄勉强糊口,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我这怀里还有一个——男人要是死了,我们一家五口也只能一起跟着死。”

    一个老妇被两个小丫头搀扶着,此时便往地上躺:“我病了我儿为我尽孝侍疾,就要背弃了大王,我不能拖累我儿,今天我就死在陈二小姐你这里,也好保全我儿的声名。”

    妇人们又是哭又是喊又是骂,男人们则对四周围观的民众讲述是怎么回事,原来陈二小姐跑去对皇帝和大王说,每个臣子都要跟着大王走,否则就是背弃大王,是不堪用的废人,是污蔑了皇帝苛待吴王的罪人——什么?生病?生病都是装的。

    “你们说,这是不是逼着人去死?”老者问四周的民众,“这就如同说我们的心是黑的,要我们把心挖出来看一看才能证明是红的啊。”

    这个的确有点过分了,民众们点头,看向陈丹朱的神情复杂,这个小姑娘还真跋扈啊——

    “小姑娘?你们别看她年纪小,比她父亲陈太傅还厉害呢。”见到场面终于如愿了,老者底气也足了,看着陈丹朱冷笑,“就是她说服了大王,又替大王去把皇帝陛下迎进来的,她能在皇帝陛下面前侃侃而谈,说一不二的,大王在她面前都不敢多说话,其他的臣子在她眼里算什么——”

    他说的话很含蓄,但很多人也听懂了,听懂了就更生气。

    “陈丹朱——”一个妇人抱着孩子尖声喊,她没老者那么讲究,说的直白,“你攀了高枝,就要把我们都赶走,你吃着碗里还要占着锅里,你为了表达你的忠心,你的忠义,就要逼死别人——”

    所有的视线都凝聚在陈丹朱身上,自从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后,陈丹朱一人的声音便被淹没了,她也没有再说话,握着扇子看着。

    她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就像没听到这些人的咒骂指责——唉,这些算什么啊。

    现在吴国还在,吴王也活着,虽然当不了吴王了,还是能去当周王,依旧是堂堂的诸侯王,当年她面对的是什么情况?吴国灭了,吴王死了,头还是她的姐夫李梁亲手斩下的,那时候来骂她的人骂她的话才叫厉害呢。

    经历过那些,现在这些人这些话对她来说毛毛雨,不痛不痒无风无浪。

    听到最后,她还笑了笑。

    但一旁的阿甜不是十年后回来的,没经过这种骂嘲,有些慌乱。

    “小姐,你只是说让张美人跟着大王走。”她说道,“可没有说过让所有的病了的臣子都必须跟着走啊,这是怎么回事?”

    陈丹朱摇了摇扇子:“能怎么回事,肯定是别人在诬陷造谣我呗,要搞臭我的名声,让所有的吴臣都恨我。”

    “真是太坏了!”阿甜气道,“小姐,你快跟大家解释一下,你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陈丹朱摇摇头:“不用解释,解释也没用。”

    啊,那要怎么办?

    “别喊了!”陈丹朱大声喊道。

    山下一静,看着这姑娘摇着扇子,居高临下,漂亮的脸上满是骄矜。

    “原来你们是来说这个的。”她慢悠悠说道,“我以为什么事呢。”

    这还不算事吗?年轻人,你真是没经过事啊,这件事能让你,你们陈家,永世抬不起头,老者沉声道:“陈丹朱,这话是不是你说的?”

    陈丹朱看他:“是我说的啊。”

    四周响起一片嗡嗡的议论声,妇人们又开始哭——

    “我说的不对吗?看看你们,我说的真是太对了,你们这些人,就是在背弃大王。”陈丹朱冷笑,用扇子指向众人,“不过是说让你们跟着大王去周国,你们就要死要活的闹什么?这不是背弃大王,不想去周王,是什么?”

    一个妇人流泪喊:“我们是病了,现在不能立刻走远路,不是不去啊,养好病自然会去的。”

    陈丹朱嗤笑一声。

    “你看看这话说的,像大王的臣子该说的话吗?”她痛心的说,“病了,所以不能陪同大王行路,那要是现在有敌兵来杀大王,你们也病了不能前来守护大王,等病好了再来吗?那时候大王还用得着你们吗?”

    这最后一句她拔高了声音,猛地断喝。

    在场的人都吓了打个寒战。

    “这不是借口是什么?大王要你们何用?别说病了,就是为大王死了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你们现在闹什么?被说破了心事,揭穿了脸面,恼羞成怒了?你们还理直气壮了?你们想干什么?想用死来逼迫大王吗?”

    小姑娘的话如疾风骤雨砸过来,砸的一群人脑子发懵,好像是,不,不,好像不是,这样不对——

    “那,那,我们,我们都要跟着大王走吗?”四周的民众也听呆了,心惊肉跳,忍不住询问,“否则,我们也是背弃了大王——”

    原本疾风骤雨的陈丹朱看向他们,面色和煦如春风。

    “当然不是啊,他们呢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而你们是吴王的子民,是高祖交给吴王呵护的人,现在你们过得很好,周国那边的民众过得不好,所以陛下再请大王去照看他们。”她摇头柔声说,“大家只要记着大王这么多年的爱护,就是对大王最好的回报。”

    她再看诸人,问。

    “我想大家不会忘记大王的恩情吧?”

    “我们不会忘记大王的!”山路下爆发一阵呼喊,不少人激动的举着手挥动,“我们绝不会忘记大王的恩情!”

    这呼喝声让适才被吓懵的老者等人回过神,不对,这不是一回事,他们说的是病了行路,不是大王面对生死危急,真要是面对危急,病着当然也会去救护大王——

    这个奸诈的女人!

    “陈丹朱——你——”他们再次要喊,但其他的民众也正在激动,急切的想要表达对大王的怀念,到处都是人在争着喊,一片混乱,而在这一片混乱中,有官兵疾驰而来。

    李郡守奔来,一眼看到面前涌涌的人群嘈杂的喊声,心惊肉跳,暴乱了吗?

    他喝道:“怎么回事?谁报官?出什么事了?”

    所有人再次愣了下,老者等人更是不可思议,竟然真的报官了?

    “大人,是我报官。”陈丹朱从山路上疾步走来,脸上也不再是疾风骤雨,也没有春风和煦,她一手扶着婢女脚步摇晃,一手将脸一掩哭了起来,“大人,快救我啊。”

    李郡守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就心跳一停,果然又是她——

    他正在官府唉声叹气准备收拾行李,他是吴王的臣子,当然要跟着启程了,但有个护卫冲进来说要报官,他懒得理会,但那护卫说民众聚集貌似动乱。

    “都城可离不开大人维持,大王走了,大人也要待都城安稳后才能离开啊。”那护卫对他意味深长说道,“否则岂不是大王走的也不安心?”

    对啊,为了大王,他不用急着走啊,总不能大王一走,吴都就乱了吧,那多不像话,也是对大王的不敬,李郡守顿时重获生机精神抖擞干脆亲自带官差奔出来——

    奔到半路上才回过神是来桃花山,桃花山这边有个桃花观,观里有个陈二小姐——

    千万别跟她有关啊!

    李郡守一路忐忑祝祷——现在看来,大王还没走,神佛已经搬走了,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祈求。

    “陈二小姐!”他瞪眼看面前这乌泱泱的人,“不会这些人都非礼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