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四十三章 麻烦
    官府快刀斩乱麻的解决了这桩案子,杨敬被关入大牢,官府的车将陈丹朱送回山上,杨大公子和杨夫人坐车回家,锁上门再不出来,看起来这件事就尘埃落定了,但对其他人来说,则是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醉风楼里一群公子们再次相聚,气氛比起先前低迷又焦躁,最近真是多事之秋,吴王被皇帝哄骗欺辱要挟,吴国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杨敬竟然闹出这种事!

    “我知道他跟陈家的小女儿走得近,那陈家小女儿也长的不错。”一个公子愤怒的拍桌案,“但他也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其他人交头接耳又是摇头又是嘲笑“这个杨二公子,看起来比他爹和哥哥有胆气,没想到原来是个色胆。”

    文公子拍拍桌子示意大家安静。

    “事情不是这样的。”他沉声说道,“我去牢里见过杨敬了,杨敬说他是被陈二小姐陷害了。”

    文公子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就觉得不对。

    用父亲文忠的身份他很顺利的进了大牢见到杨敬,杨敬气急败坏的将事情讲给他。

    听到这陈二小姐对杨敬下药然后诬告,公子们再次受到惊吓:“这个女人疯了?她想干什么?”

    女子们都把自己的名节看的比性命还重,这个陈二小姐竟然敢自污声名来陷害别人。

    文公子冷笑:“当然是害人,她害了她姐夫,害了吴王,现在又要害吴地的臣子了,这名声传出去,杨敬还怎么跟我们一起去抗议皇帝?”

    一个色鬼,还怎么一呼百应,得到民众的支持?

    真是扫兴啊,本来杨敬的身份是最合适的,杨大夫一生谨小慎微没有半点恶名,他不出面,他儿子来为吴王奔走合情合理且服众,现在全完了,听到他的名字,民众只会嬉笑嘲笑。

    “这个陈二小姐怎么这么坏!”一个公子愤怒喊道,“我们要去大王和皇帝面前告她!”

    “你说的不可能。”张家的公子摇着扇子说道,他家就是靠美人上位的,最知道女人的厉害,“这种事说不清的,那陈二小姐豁出去自污,就没有男人能逃掉,只能怪杨敬太大意了,自己一个人去见她。”

    这不是怕人多让那陈二小姐警惕不听从杨敬的安排嘛,没想到——原来杨敬才是人家的猎物。

    这个女人,小小年纪,又跟杨敬关系这么好,竟然能翻脸无情,公子们你看我我看你,现在怎么办?

    本打算让杨敬说服陈二小姐去王宫闹,惹怒皇帝或者大王,把事情闹大,他们再煽动民众去哭留吴王。

    现在陈二小姐是闹大的,但与朝堂王宫无关,真是气死人。

    “没有她,那我们就自己去闹!”文公子一咬牙。

    他的话还没说完,门外有人跑进来:“不好了,不好了,皇帝逼吴王马上启程,把王驾都推出来了,还调集来十万兵马说护送。”

    什么护送啊,明明是押解,公子们一阵慌乱。

    文公子站起来招呼大家:“我们快去请命,让吴王别走,大臣们代替吴王先行。”

    诸公子乱乱起身,刚进来的人摆手:“晚了晚了,不行不行了,刚才皇帝对大王发脾气,说陛下和大王还在这里呢,就有大臣的子弟仗势欺人,去非礼一个小姑娘,这要是单独放出去,岂不是更要胡作非为,所以,必须要大王去周国坐镇。”

    这,这,哪跟哪啊,诸公子哗然,文公子跺脚嗨了声:“就说了,这陈丹朱,要害吴国的臣子们!”说罢急急向外冲,他要快去问父亲接下来怎么办。

    文忠坐在家里,早已经得到了消息,看到儿子急奔来询问,摇头:“没办法了,事已至此,无可挽回了。”

    从皇帝进来的那一刻,吴王就落入下风了,因为吴王迎进来皇帝,让周王齐王认为吴王和朝廷结盟,军心大乱,被朝廷趁机击败,朝廷击退了周王齐王,再将铁蹄对准了吴王——

    吴王外没有助力援兵,吴国必败。

    看看皇帝的态度就知道吴国已经没有机会了。

    “皇帝从哭求大王相助安稳周国,到客气的请大王上路。”文忠沉声道,“到今天要用兵马押送吴王,如果大王再拒绝再不走,只怕皇帝就要对大王——”

    他伸手在脖子里做个刀割的动作。

    皇帝本就恨诸侯王啊,当年先帝是被诸侯王们逼死的,先帝死后,又是诸侯王们搅动了皇子们纷争帝位,虽然现在这个皇帝是在老吴王周王齐王扶持下登基的,但一开始就是个傀儡皇帝,诸侯王进京,皇帝就得用帝王车驾去迎接,诸侯王在朝堂上发脾气,皇帝就得走下龙椅喊叔父赔罪——

    唉,皇帝的恨意积攒了足足三十多年了,说实话,现在还没杀吴王,文忠还很惊讶呢。

    文公子吓了一跳,但心里也明白父亲说的没错,他脸色发白:“那就只有走了?”

    “走,而且要立刻马上走。”文忠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已经劝过大王了。”

    文公子颓然,再看父亲:“那,我们也都要走吗?”

    文忠道:“我们是吴王的臣子,王走了,臣当然也要跟着,别以为留这里就能去当皇帝的臣子,皇帝不喜欢我们这些吴臣。”

    虽然吴王落了下风,但好歹还是一个王,而且跟着这个王,将来有机会对朝廷立功,比如像陈太傅这样——想到这里文忠就恼恨,没想到被陈太傅抢了先。

    文公子没想那么多,只喃喃:“周国可比不上吴国繁华。”

    到了那里还有如今的好日子吗?他可不想走啊。

    当知道大势已去吴王必须要去当周王之后,很多臣子的心都变得复杂,突然有人病了,突然有人走路摔伤了腿脚,当然也有人是犯了罪——比如杨敬,据说被皇帝对吴王直接点名,杨大夫这种臣子不能带,养出这种儿子的臣子不能用。

    坏事好像变成了好事?杨大夫那怂货竟然能留在吴都了?有些人家的公子忍不住冒出要不也去犯个罪的念头?

    吴都风起云涌人心浮动,但对张家来说,安稳如初。

    “我们有什么可急的,我们跟他们不一样。”张美人的父亲张监军坐在屋檐下歇凉,悠哉的饮茶,对儿子们笑道,“我们家靠的是女人,女人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

    这个大王走了,再换一个就是了。

    夜色深深的王宫没有了宴席,因为吴王要启程去当周王,宫里的人都一起跟着走,到处都是忙乱,夜深了还嘈杂不断。

    不过皇帝所在的宫殿不受侵扰。

    长长的回廊上宫灯摇曳,一个穿着鹅黄襦裙的美人手里拎着一个食盒摇曳的走来,要接近这处大殿时,值守的卫军将她喝止。

    “奴是大王妃嫔,张氏。”张美人对他们说道,灯下面容娇俏,双眸怯怯,“大王让奴给陛下送宵夜来,最近忙碌没有宴席,大王怕慢待了陛下。”

    卫军避开美人的脸,道:“请稍后,待我们禀告陛下。”

    张美人不急也不恼,乖巧的应声好,亭亭而立等候,不多时一个卫军回来:“陛下请娘娘进去。”

    张美人低头谢恩,再轻轻拎着罗裙迈上台阶,腰肢摆动向大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