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三十三章 祸国
    奸臣祸国殃民啊。

    虽然这个陈丹朱小姐还没有殃民,但吴国吴王是逃不掉了。

    过分的是,她祸国也就算了,还不想担这个名声,要把恶名推给他。

    可怜他只是一个小庙的年老的瘦弱的僧人。

    “陈二小姐,你说笑了。”慧智大师苦笑,“吴王是大王,能把老衲的小庙推倒,老衲可推不倒大王啊。”

    陈丹朱可没指望一句话就让慧智大师答应,他要是真立刻就答应了,她就要怀疑他也是重生的——否则怎么会发疯。

    陈丹朱道:“大师你太谦虚了,你掐指一算代表佛祖说句话,就能做到了。”

    还掐指一算,让他当神棍吗?就算真靠着神鬼之言推倒吴王,他以后也别想活的轻轻松松了,一个神棍僧人论一个王侯生死,那他的生死就要被其他王侯权贵论一论了。

    相比之下,他宁愿陈二小姐把他的寺庙推倒了,这样世人同情他,他还能东山再起,慧智大师摇头,只道:“陈二小姐,老衲真的做不到——”

    陈丹朱知道这件事对没有重生的慧智大师来说多可怕。

    她劝道:“大师,你别害怕啊,你推倒吴王,能换来天子的扶持。”

    陈二小姐的意图他清楚的很,但是,慧智大师笑了笑:“陛下可不需要老衲我来帮忙,陛下自己就能做到。”

    看,虽然不是重生,但慧智大师真的很智慧,这话表明他知道皇帝的厉害,不像其他臣民,还沉浸在吴国厉害,皇帝不敢怎么样的旧梦中。

    这样就更好说服了。

    “但大师你想想啊,陛下做,和别人来做是不一样的。”陈丹朱道,“要不然朝廷为什么会有御史大夫周青呢。”

    周青对皇帝上奏推行承恩分封令,立刻就得到了皇帝的同意,可见那本就是皇帝的心意,只不过不能皇帝提出来。

    然后激怒了诸侯王,讨伐,派刺客,周青死在刺客手里,皇帝大怒迎击诸侯王,问罪谋反——不提周青还好,提了周青,慧智的长眉一抖,道:“那还是算了吧,老衲不敢自比周大夫。”

    这个胆小怕死的家伙,陈丹朱不再用危险吓他,徐徐道:“大师,你不觉得我们吴都人杰地灵,富饶之地,更适合做京城帝都吗?”

    这小姑娘脑子想的都是什么?迁都?迁都是小事吗?皇帝疯了吗?慧智大师惊疑的看着陈丹朱,怎么突然说迁都?

    “因为吴国有兵马四十多万。”陈丹朱道,“皇帝真跟我们打并不容易,更何况还有周国齐国两个诸侯王,五国之乱再来一次,朝廷就算能胜也必然元气大伤,如果能把吴国收归朝廷,少了一地征战,朝廷又相当于多了四十万兵马,胜算更大。”

    陈太傅的女儿说起军事还真是头头是道——慧智大师走神胡思乱想,哦了声:“但这跟迁都,跟老衲有什么关系。”

    “皇帝迁都到这里,吴地在天下人眼里才真的变成皇帝的,才能让齐王周王相信事实。”陈丹朱轻声说,“但迁都非同小可,需要一个智慧的能让人信服的——”

    她伸手对着慧智大师一比。

    “比如大师这样的人,来说服天子。”

    不待慧智大师在说话,她压低声音。

    “吴都变帝都,天子脚下的停云寺,天子近处的高僧,可就不一样了。”

    她要说的是最后一句话,前边是朝廷的好处,后边才是他的——慧智大师明白了,一个念头在眼前呈现,似乎遥远,又似乎触手可得——

    “实不相瞒。”他迟疑一下,说道,“其实老衲早就对大王说过,吴都是天子之都——”

    咿?他竟然还吹捧过吴王,陈丹朱倒是很意外,这件事可没人知道,嗯,或许,李梁知道?

    前一世就是李梁把皇帝引来停云寺的,后来李梁和停云寺慧智大师的关系非常好,李梁能让停云寺单独为他闭门谢客,可以在佛殿摆荤腥——

    她也由此猜想,上一世就是李梁将慧智引荐给皇帝,慧智说服了皇帝,迁都,也趁机一飞冲天——

    慧智和尚有飞黄腾达的志向,这一世没有了李梁,那就由她来给他这个机会。

    她看着慧智大师。

    慧智大师眼神闪烁,口中叹气:“只可惜大王并没有天子之心。”

    有是有,但却是等着天上掉,而不是去争抢。

    陈丹朱抚掌,道:“这不正是如大师所言,谁在吴都谁就有天子之气。”

    慧智大师没有说话,神情不似先前那般拒绝。

    “至于怎么说。”陈丹朱也适可而止,论心眼,她可不觉得自己比这个前世当了国师的和尚多,她啊,不过是占据了窥探先机的幸运,“我年纪小,大师又精通佛法,大师肯定比我更知道,我就不多嘴了。”

    慧智大师看着这小姑娘站起来要走的样子,忍不住唤住:“但是,老衲没有理由进宫见皇帝啊。”

    就等着这一句话呢,陈丹朱轻轻一笑:“我去请皇帝来,到时候大师在这里跟陛下说就行。”

    竟然能把皇帝请来,慧智打量这小姑娘一眼,他也知道皇帝刚把吴王赶出王宫,此时让皇帝离开宫殿可不容易,心里的犹豫又少了一些,这个小姑娘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啊,那她说的话就更可信一些。

    其实不是她厉害,陈丹朱心想,能不能请来也还不知道,不过这话就不用说了。

    慧智大师有了这个心思,她的目的就达到了,她起身告辞:“我先祝大师心想事成,前程似锦。”

    慧智大师又唤住她,沉吟一刻,问:“丹朱小姐,你是要吴王死吗?”

    天子如果迁都到吴都,吴王就不能存在了,这就是陈丹朱开头说的条件,推倒吴王——吴王是活着倒下呢还是变成死尸倒下,要说的可是两种不同的话语。

    要吴王死吗?虽然她因为上一世的事恨吴王,但——陈丹朱摇摇头:“人不用死,名字死了就可以。”

    吴王如果死了,她父亲也必然要为吴王而死,吴国也必然动荡,想想那一世,吴王死了,吴地又冒出吴王宗室继续当吴王,要复吴国,吴国权贵世家大族吴地的民众,被皇帝怀疑戒备,李梁借此搅动风云不停,吴民过了很久的苦日子。

    既然吴王无心迎战朝廷,只想当个大王享乐,那就不要让吴国上下受难纷乱了。

    陈丹朱道:“让他离开吴地,去当别的王吧。”

    带着他的臣子们一起走,那些人不是要守护他们的大王吗?那就换个地方去继续守护吧,不要在这里算计欺负她和父亲。

    慧智大师略思索若有所得,对陈丹朱道一声佛号:“陈二小姐慈悲。”

    陈丹朱噗嗤笑了,慈悲?她还算是慈悲的人吗?

    她啊,就是个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