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三十一章 所想
    夜色浓浓的陈宅一片安静,本来就人丁少的大房这边更显得萧瑟。

    书房里灯火明亮,陈猎虎坐在椅子上,面前摆着一碗汤药,散发着浓浓的气味。

    陈猎虎咳嗽几声,用手掩住嘴,问:“他们还要来?他们都说了什么?”

    白日里杨二公子带着一群人来陈宅叫门,说要见陈猎虎,被管家以王令禁锢为理由拒绝了,但这些人坚持要见陈猎虎,说吴国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陈猎虎没有见,管家陪他们坐了半日。

    管家叹口气,小心翼翼将皇帝把吴王赶出王宫的事讲了。

    “如今王宫大门紧闭,陛下那三百兵卫守着不许人靠近。”他说道,“外边都吓傻了。”

    他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也有些吓傻了,真是从未想过的场景啊,他以前倒是跟着陈猎虎见过诸侯王们在京城将皇宫围起来,吓的皇帝不敢出来见人。

    从什么时候起,诸侯王和皇帝都变了?

    从五国之乱之后起,受尽磨难的皇帝,和志得意满的诸侯王,都开始了新的变化,一个卧薪尝胆励精图治,一个则老王死去新王不知人间疾苦——陈猎虎默然。

    人人都还以为皇帝畏惧诸侯王,诸侯王兵强马壮朝廷不敢惹,其实已经变了。

    “他们说大王这样对太傅,是因为太害怕了,当初二小姐在宫里是用兵器逼着大王,大王才不得不同意见皇帝。”

    兵器?这个陈猎虎倒是不知道,面色动了动,丹朱吗?唉,她都敢杀了李梁,对大王动兵器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

    “大王不相信是丹朱小姐自己做出这样事,以为是太傅背后指使,太傅也已经投靠朝廷了。”管家接着将那些公子说的话讲来,“连太傅都背弃了大王,大王又伤心又怕,只能把皇帝迎进来,终于还是忍不住恼怒,借着太傅您闹,把你关起来了。”

    是这样啊,那大王把他关起来还是没错,陈猎虎端起药碗:“那他们是什么意思?”

    先前的话能安抚老爷被大王伤了的心,但接下来的话管家却不想说,犹豫沉默。

    陈猎虎瞪眼:“说!”

    “杨公子的意思是,老爷您去斥责皇帝。”管家只能无奈说道,“这样能让大王看到您的心意,解除误会,君臣一心,危急也能解了。”

    他说罢就上前一步急声。

    “老爷,您不能去啊,你现在没有兵符,没有兵权,咱们只有家里的几十个护卫,皇帝那边三百人,要是皇帝动怒要杀你,是没人能拦住的——”

    陈猎虎一声大笑,把药一饮而尽站起来。

    “三百兵马又如何?他是皇帝,我是高祖封给诸侯王的太傅,他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

    .....

    灯光摇曳,陈丹朱坐在案前看着镜子里的脸,远山眉,肤如雪,熟悉又陌生,就像眼下的所有事所有人,她似乎是明白又似乎不明白。

    阿甜轻手轻脚的将一碗茶放过来,担忧的看着陈丹朱,那个男人说完打听的消息走了后,二小姐就一直这样发呆。

    “杨公子他们去找老爷做什么?”她忍不住问。

    杨敬等人在酒楼里,虽然包厢严密,但到底是人来人往的地方,护卫很容易打听到他们说的什么,但接下来他们去了太傅府,就不知道说的什么了。

    “能说什么啊,大王被赶出王宫了,需要人把皇帝赶出来。”陈丹朱看着镜子慢悠悠说道。

    阿甜明白了,啊了声:“可是,大王身边的人多着呢?怎么让老爷去?”

    “大王的身边的人都金贵呢。”陈丹朱道,“只有姓陈是低贱的,该死的。”

    让父亲去找皇帝,傻子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父亲反对皇帝入吴,而皇帝已经决意灭吴,双方相遇,必然是你死我活。

    那肯定是父亲死。

    皇帝虽然只有三百兵将,但他是天子,而父亲呢,站在吴国的土地上,真要拼死的时候,他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大王和臣子们就等着他吓到皇帝,至于他是生是死根本无所谓。

    “阿甜。”她转头看阿甜,“我已经成了吴人眼里的罪人了,在大家眼里,我和父亲都应该死了才对得起吴王吴国吧?”

    从她杀了李梁那一刻起,她就成了前一世吴人眼中的李梁了。

    阿甜喊声小姐:“不是的,他们不敢去惹皇帝,只敢欺负小姐和老爷。”

    那么多公子权贵老爷,吴王受了这等欺负,他们都应该去王宫质问皇帝,去跟皇帝论理说是非,血洒在王宫门前不枉称一声吴国好男儿。

    但他们没有,要么紧闭家门,要么在外愤愤商议,商议的却是怪罪别人,让别人来做这件事。

    “小姐,我们不理他们。”阿甜抱住陈丹朱的胳膊含泪道,“我们不去王宫,我们去劝老爷——”

    陈丹朱伸出手指擦了擦阿甜的眼泪,摇头:“不,我不劝父亲。”

    那,岂不是很危险?老爷要是见到了小姐,是要打杀小姐的,尤其是看到小姐站在皇帝身边,阿甜看着陈丹朱,小姐该不会是灰了心要去赴死了吧?

    陈丹朱笑了,伸手刮她鼻头:“我好容易活了,才不会轻易就去死,这次啊,要死别人去死,该我们好好活着了。”

    阿甜更加不懂了,什么叫好容易活了,让别人去死是什么意思,还有小姐为什么刮她鼻头,她比小姐还大一岁呢——

    “去,问那个护卫,让他们能管事的进来,我有话要跟铁面将军说。”陈丹朱将她推走,“再去准备个马车,我明天一早要出门。”

    阿甜虽然不解但还是乖乖按照陈丹朱的吩咐去做,走出来也不知怎么还唤人,说是护卫,其实还是监视吧?这叫什么事啊,阿甜干脆站在廊下小声重复陈丹朱的话“来个能管事的人”

    夜色里似乎有人影晃了晃,并没有立刻有人走出来,等了一会儿,才有一人走出来,这个就是能管事的吧,阿甜示意他进屋“小姐有话吩咐。”

    那护卫进去了,阿甜想了想,既然小姐能用这些人,那她也别客气了,便又唤人。

    便又有一个护卫站出来。

    阿甜也不客气:“去租辆车来,小姐明早要出门。”

    护卫应声是,转身要走,阿甜又补充一句“顺便到西城杏花楼买一碗煨鹿筋,给小姐拌饭吃。”

    使唤一次也是使唤,两次也是,杏花楼的鹿筋可不好买,在家的时候还要起大早去才能抢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