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三十章 打探
    杨敬下了山,接过小厮递来的马,再回头看了眼。

    “二公子。”小厮抢先道,“丹朱小姐还在半山腰看你呢。”

    他的话里带着几分炫耀,男人能得到女子们的喜欢当然值得骄傲,而且国都贵女中陈二小姐的家世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陈氏又是世袭太傅——

    以后不会是了,陈丹阳死了,陈猎虎没有儿子,虽然两个兄弟有儿子可以过继,但家里出了李梁和陈丹朱这两个——杨敬摇摇头,叹口气,陈家到此为止了。

    看在两家交情,以及他和陈丹阳的情义上,他会善待陈丹朱,但成亲的事就不用谈了。

    娶这样一个妻子,杨家声名会受连累。

    “走吧。”杨敬翻身上马,“如今吴地危急,其他的事不要想了。”

    小厮忙收起嬉笑应声是跟着上马,又问:“二公子我们回家吗?”

    杨敬摇头:“去醉风楼。”

    小厮迟疑一下,犹豫道:“二公子,老爷吩咐过,如今大王有事,国都不稳,不要在外边逗留,让你探望了二小姐就立刻回去。”

    父亲的性子一直都是这样,对什么事都没有意见,上官让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让做就不做,没人说怎么做更不会主动去做,放自己出来探望二小姐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这种时候,陈家人人避之不及啊。

    杨敬摇头:“正因为大王有事,国都危急,才不能坐在家中。”催促小厮,“快走吧,文公子他们还等着我呢。”

    小厮无奈只能跟着扬鞭催马,主仆二人在大路上疾驰而去,并没有注意路边一直有双眼盯着他们,虽然国都不稳大王有事,但路上依旧人来人往,茶棚里歇脚说笑的也多得是。

    “二公子走了。”阿甜站在山腰踮脚说道,没有再问二小姐怎么又不喜欢二公子了,小儿女的就是这样,一会儿喜欢一会儿不喜欢,更何况现在又遇到了这么多事,小姐没有心情想这个。

    “那小姐真要进宫去见陛下吗?”阿甜有些紧张害怕,皇帝连大王都赶出来了,小姐能做什么?

    陈丹朱心里冷笑,她去也不是不能去,但不能糊涂的去,杨敬用和父亲化解来诱惑她,跟上一世用李梁杀哥哥的仇来引诱她一样,都不是为了她,而是别有目的。

    怎么打探呢?她在山上只有两三个仆妇丫头,现在陈家的所有人都被关在家里,她没有人手——

    陈丹朱眼角一闪,扬声道:“你出来。”

    阿甜吓了一跳,不解的四下看,谁?有人吗?然后看到不远处一棵大树后有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出来,面貌陌生。

    “什么人!”阿甜立刻挡在陈丹朱身前,“这里是陈太傅的山,闲人不得近前,要游玩去另一边。”

    这时候搬出陈太傅有什么用啊,陈丹朱心想真是傻丫头,陈太傅现在可没人害怕了,看那男人没有惊慌,略一施礼转身就走。

    “站住。”陈丹朱唤道。

    那男人停下脚转过身。

    陈丹朱打量他一眼:“你是谁的人?从我出家门你就跟着。”

    什么?那时候就被跟踪了?阿甜惊骇,她怎么一点也没发现?

    如果是以前的陈丹朱当然也没有发现,但那十年她四周被各种人窥探,监视,太熟悉了,本能的就察觉到异样。

    那男人见被说破了,便再次一施礼:“卑职是铁面将军的人。”

    竟然是他?陈丹朱惊讶,又撇撇嘴:“将军不用监视我了,他能自己接近我们大王,比我强多了,我没有什么威胁了。”

    那男人道:“不是监视,当初小姐回吴都,将军吩咐护卫小姐,现在将军还没有撤销命令,我们也还没有离开。”

    护卫她?不就是监视嘛,陈丹朱心里哼了声,又灵机一动:“你是护卫我的?那是不是也听我吩咐啊?”

    男人迟疑一下:“那要看小姐是什么吩咐?违背将军命令的事我们不会做。”

    比如让他们离开,比如去做对将军皇帝不利的事,那都不属于护和卫。

    陈丹朱道:“放心,是事关我安危的事。适才来的哪位公子你看清楚了吧?”

    男人应声是,不仅看清楚了,说的话也听清楚了。

    “你去看看他离开我这里做什么?”陈丹朱道,“还有,再去看看我父亲那边有什么事。”

    这是使唤他做事了吗?男人有些意外,还以为这个小姐发现他后,要么不在意任他们在身边,要么发脾气赶走,没想到她竟然就这样把他拿来用——

    “这并不是违背你们将军的命令吧?”陈丹朱见他犹豫,便再次问。

    男人应声是:“不违背,卑职这就去。”说罢转身走了。

    阿甜全程安静的听完,对小姐的意图似懂非懂。

    “小姐。”她低声问,“这些人能用吗?”

    陈丹朱叹口气:“能不能用我也不知道,用用才知道,毕竟现在也没人可用了。”

    虽然铁面将军不是可靠的人,但杨敬这些人想要她对皇帝不利,而铁面将军是一定要护皇帝,所以她担心的事也是铁面将军担心的事,算是勉强一致吧。

    夜色降临之后,这个男人回来了。

    阿甜屏退了其他的仆妇丫头,自己守在门边,听内里男人说道:“杨二公子离开小姐这里,去了醉风楼与人相会。”

    陈丹朱用汤匙搅着羹汤,问:“都有什么人啊?”

    也不管这男人不是吴人,又是初来吴都,哪里认得人——铁面将军的人,就算不认识人,也会想办法认识。

    男人果然答出来:“有文舍人家的五公子,张监军的小公子,李廷尉的侄子,鲁少府的三女婿,他们在商议怎么救吴王,驱逐皇帝。”

    人还不少啊,陈丹朱问:“他们商议怎么办?跟我一起去骂皇帝,或者利用我去刺杀陛下,把王宫给大王夺回来吗?”

    他们真要如此打算,陈丹珠还敬他们是条汉子。

    男人摇摇头:“他们说,要去找陈太傅。”

    陈丹朱手中的汤匙一声轻响,停下了搅动,竖眉道:“找我父亲干什么?他们都没有父亲吗?”

    他们的父亲不是吴王的大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