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二十一章 王令
    陈猎虎坐在战车上,不知怎么鼻头一痒,打个喷嚏。

    “老大人。”身边的副将忙关切的问,“这里风大回营吧。”

    陈猎虎不悦的喝退他。

    “什么风大,我又不是娇娘娘。”他说道,看前后,这里是都城外第一道防线,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都给我守好了,从此时起里外戒严,一只苍蝇也——”

    “太傅大人!”

    他的话没说完,一个兵将疾步而来打断,将一张纸呈上。

    “斥候从前方发现这些东西扔在路上田间村镇,上面说大王已经请求与皇帝和谈,还说皇帝就要来见大王了。”

    其实在他们作为兵马,在传递接收前方军情的时候,已经听到过这样的话了,但并没有真当回事,此时国都这边也有了,还写的白纸黑字——三人成虎,这边的兵将们不由神情忐忑。

    “真的是这样吗?”

    “大王已经要与皇帝和谈了?”

    “那我们跟朝廷兵马打岂不是抗旨造反?”

    他们之所以敢对抗朝廷兵马,是因为皇帝先要夺吴王封地,后又诬陷吴王谋逆,列兵要诛杀吴王,吴王是高祖皇帝敕封的诸侯王,皇帝不能随意处置,这是不仁不义失德之举,诸侯王一声号令兵马可以迎战可以讨伐。

    但如果是吴王要迎皇帝进吴地,他们再对朝廷兵马动手,那就是造反了。

    一时间询问议论声纷纷而起。

    陈猎虎一手接过看都不看三下两下撕碎:“这是谣言,迷惑我军民!”他站起来,长刀指向前方,“朝廷千般诡计,兵马只要踏入我吴地,就是意图不轨,有我陈猎虎在,休想得逞!诸将可敢与我杀敌!”

    有陈太傅在前,他们就没什么畏惧了,身边的兵将齐声举刀高呼:“杀敌!”

    “太傅大人!太傅大人!”在一片欢腾振奋中,有信兵疾驰而来,高声唤道,“大王有令,派使者前去迎接皇帝入境。”

    喧嚣呼喝顿时停下来,所有人神情惊愕,陈猎虎在簇拥中从行军车上站起来,不屑又冷笑:“是哪个蛊惑了大王?待我去见大王——”

    他的话没说完突然停下来,因为看到前方走来一队人马,是王宫的禁军簇拥着一个太监,奇怪,为什么太监身边还有个女子,这个女子还很眼熟?

    “阿朱。”他高声喊,“你是来找我的?”

    陈丹朱裹着披风骑在马上,尽管多么舍不得,还是一步步走到父亲面前,低下头应声:“是。”

    陈猎虎无奈道:“让你在家,罢了,你想来军营就来吧。”再笑着对身边的兵将们介绍,“你们还认得吧,这是我的小女,也就是她去杀了李梁。”

    兵将们对陈丹朱不陌生,陈丹朱小时候常跟着陈丹阳来军中玩耍,骑马射箭,不过当时谁也不在意,毕竟是个女孩子,骑马射箭都是玩乐,陈家有大公子陈丹阳呢,没想到陈丹阳突然亡故,这个小女孩子几乎是单枪匹马奔赴前线杀了李梁。

    虎父无犬女啊!诸人纷纷打招呼唤二小姐,陈猎虎在一旁难得的露出笑容,陈丹阳过世后,他虽然没有在外人面前悲痛,但几乎是没有笑过。

    陈丹朱不忍心看到父亲的脸,接下来她的话,是要如刀子一般扎入父亲的胸膛啊。

    “父亲。”她低着头艰难的说道,“我奉大王令,去接陛下。”

    四周安静下来,兵将们神情再次愕然,不可置信。

    陈猎虎却觉得双耳嗡嗡,乱糟糟的什么也听不清,他这是听到什么奇怪的话啊。

    “你在说什么呀?”他皱眉道,“你既然担心,不想在家里,就跟着我吧,快过来。”

    陈丹朱摇头:“父亲,这件事的详情,待过后与你说,现在时间紧迫,女儿要先赶路去——”

    陈猎虎陡然拔高声音:“陈丹朱,滚过来!”手中的刀横在身前,“你要违抗父命吗?”

    她知道父亲现在的心情,但她真不能过去,父亲暴怒之下就算不会真的用刀砍死她,必然要将她抓起来,当初姐姐就是被父亲绑住送进大牢,然后被大王扔到城门前处死,那些旧部众想要救也没机会救——

    她从来不怕死,她只是现在还不能死。

    陈丹朱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将王令举起:“父亲,你要违抗王令吗?”

    父亲愿意为吴王去死,哪怕受委屈受冤枉,只要吴王让他死他就死而不悔,既然如此,吴王如果不让他死呢?他还要违抗王令去死吗?

    陈丹朱攥着王令,看着父亲震惊悲痛失望的面容,心都缩成一团——父亲啊,不是女儿阻拦你对吴王的忠心,实在是,吴王不需要你的忠心。

    “大王有令,命我等前去迎接天子。”陈丹朱喝道,看这边驻守的兵将让开,“你们敢违抗王令?”

    说罢催马。

    “前行!”

    兵将们不敢阻拦,或者还处于震惊中,怔怔看着陈丹朱带着禁卫太监们疾驰而过。

    陈猎虎握着刀站在军车上,他的手身子都在剧烈的颤抖,他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他的女儿,怎会——

    这不可能,要去问清楚,他猛地向前迈步,瘸腿一脚踏空,人如山轰然倒地。

    “太傅!”

    兵将围拢惊呼,而此时赶过来的管家也大喊着老爷红着眼扑过来,将地上的陈猎虎搀住,再看向远处绝尘而去的陈丹朱。

    他终于明白二小姐为什么急着唤他来,还让带着大夫,天也,老爷要痛煞了。

    身后尘烟滚滚,喊声一片,陈丹朱脸色白的不见一丝血色,她没有回头。

    “小姐。”阿甜紧紧跟着她,声音颤抖,“老爷他,他不会有事吧。”

    陈丹朱道:“管家爷会照看好他。”

    现在父亲的身体没事,只是伤了心——上一次父亲心死身也死,这一次心先死身体还没死,不过身体死不死,还要看她接下来做的事能不能成功。

    她的前方还有一个难关,要让皇帝不带兵马入吴啊。

    疾驰几天几夜,陈丹朱再一次来到了棠邑,大营里不再有李梁迎接她,但还是有熟人。

    王大夫穿着使者礼服,对她大笑施礼:“丹朱小姐,再见到你真高兴啊。”

    陈丹朱对他还礼:“我王奉天子诏,请陛下入吴地亲查刺客。”

    王大夫笑道:“陛下也已经准备渡江了,丹朱小姐,请与陛下同行吧。”

    陈丹朱道声且慢:“陛下入我吴地,不可携带兵马,才是见兄弟王侯之道。”

    王大夫脸上的笑顿消。

    “丹朱小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神情惊愕,旋即失笑,靠近陈丹朱压低声,“你应该最清楚,此时此刻朝廷的兵马本该驰骋在吴地,用刀剑与吴王论君臣之道。”

    他看着陈丹朱,形容渐冷。

    “是你疯了,还是吴王不想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