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二十章 无耻
    “大王!”

    文忠带着诸臣此时从殿外疾步冲进来。

    “有传言说,大王要与朝廷和谈,请朝廷官员来查刺客之事,以证清白?大——”

    他们冲进来,话没说完,看到殿内已经有人,亭亭玉立——

    “陈——!”文忠一眼认出,愕然,“你怎么在这里?”

    陈太傅竟然比他们先一步来了吗?这老东西不是应该先去军营吗?以往说的好听,有事还是先来大王这里表功——

    但诸人视线扫过殿内,只是吴王和少女。

    张监军的脸色更难看了,这个狐媚,竟然时时刻刻都缠在大王身边了!

    文忠张监军等人见过陈丹朱知道她的身份,也有其他人不知道不认识,一时都愣住了,殿内安静下来。

    吴王看诸臣,这次不觉得吵闹头疼,高兴的道:“不是传言,的确是孤说的。”

    殿内所有人再次震惊,大王什么时候说的?虽然他们有些人心里早有打算劝吴王如此,一直旁敲侧击对朝廷的威势不说不明不理会,只待退无可避,大王自然会做出决定——身为吴王臣子怎能劝大王向朝廷低头,这是臣之耻啊!

    是谁这么不要脸?!

    吴王指着陈丹朱:“使者是陈二小姐引见给孤的,使者传达了陛下的心意,孤慎重思虑后做出了这个决定,孤问心无愧不怕陛下来问。”

    陈二小姐?诸臣视线齐刷刷的凝聚到陈丹朱身上。

    张监军身子摇晃,他刚要筹划的事,竟然被人抢了先,而且还是被陈家的人!

    陈太傅这个老匹夫!

    他伸手指着陈丹朱,悲喝一声:“无耻!”

    .....

    .....

    大殿里悲痛声一片。

    “大王,朝廷违背高祖圣旨,欺我吴地。”

    “大王,不要听信奸人所言——陈二小姐,原来是你投靠了朝廷,因为如此才杀了李梁,祸我北军防线!”

    其他的话也就罢了,李梁成了忠臣那绝对不能忍,陈丹朱立刻冷笑:“李梁是否背弃吴王,前方军中到处都是证据,我之所以与皇帝使者相见,就是因为我杀了李梁,被军中的朝廷奸细察觉抓获,朝廷的使者已经在我北岸大军中安坐了!”

    文忠愤怒:“所以你就来蛊惑大王!”

    不然呢?我死,你们活着?陈丹朱冷笑,论起蛊惑大王,在座的每一个臣子她都比不过。

    吴王朝堂上除了不想与朝廷有战事,一直逃避闭上眼就一切太平的官员外,还有不满足只当诸侯王臣的。

    诸侯王臣最高也就是当太傅,太傅又被人已经占了,再加上吴地富饶百年繁盛,朝廷一直以来势弱,便野心膨胀,想要鼓动吴王称帝,如此他们也就可以封王拜相。

    不管是一心要安享太平的,还是要吴王称霸,本都应该尽心竭力经营让国富兵强,但这些人偏偏什么事都不做,只是吹捧吴王,让吴王变得自大,还一心要除掉能做事肯做事的臣子,唯恐影响了他们的前程。

    当然陈丹朱猜想,其中必然有皇帝奸细的渗入贿赂鼓动挑拨,但他们自己也要先有了这个心思。

    现在她不过是也在做他们做的事而已,凭什么骂她蛊惑大王。

    “陛下此次就是来与大王和谈的。”陈丹朱看着他们冷冷说道,“你们有什么不满想法,不用现在对大王哭诉指皇帝,等陛下来了,你们与皇帝辩一辩。”

    殿内的喊声顿时停下来,陈丹朱的视线扫过,不少人原本灼灼的视线立刻避开——当着皇帝的面指责皇帝?!

    很吓人吧,不敢吗?

    “陛下有错,诸位大人当为天下为大王挺身而出,让陛下认清自己的错啊。”陈丹朱道,再看吴王,声音变得委屈,“你们怎么能只斥责逼迫大王呢?”

    是啊,没错啊,是皇帝不对,应该斥责皇帝,大家不该来对他吵闹啊,吴王坐直身子,大笑一声:“丹朱小姐言之有理,速去迎陛下来。”再看诸臣,语重心长的叮嘱,“朝廷因为周青的死,诬陷孤大逆不道,还有那个承恩令你们都说它大逆不道,现在孤把陛下请进来,你们与陛下论辩,让陛下明白对错,也彰显我吴地气势。”

    都把皇帝迎进来了,还有什么气势,还论什么对错啊,诸人悲伤愤怒,陈家这个女子媚惑了大王啊!

    不能让她就这样得逞,张监军知道吴王怕什么,不再说他不爱听的,立刻跪地大哭:“大王,朝廷兵马数十万虎视眈眈,一旦踏入我吴地,吴地危矣,大王危矣啊。”

    这个的确是,吴王犹豫,陈丹朱说朝廷兵马五十多万,那使者也倨傲宣扬朝廷如今雄兵,皇帝如果来的话,肯定不是孤身来——

    “如果陛下真是来与大王和谈的,也不是不可以。”一直沉默的文忠此时缓缓道,视线落在陈丹朱身上,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那就不能带着兵马进入吴地,这才是朝廷的诚意,否则,大王决不能轻信!”

    不带兵马,除非皇帝疯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张监军心中大喜,恨不得鼓掌,还是文舍人厉害啊。

    吴王一向自大习惯了,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可能,只想这样当然更好了,那就更安全了,对陈丹朱立刻道:“没错,必须这样,你去告诉那个使者,让他跟陛下说,否则,孤是不会信的。”

    陈丹朱知道吴王没有主意也没有脑子,容易被煽动,但亲眼所见还是震惊了,父亲这些年在朝堂上日子会多难过啊。

    这种要求,吴王竟然想都不想,如果不是她确信吴王的确不想跟朝廷开战,她就要以为吴王是故意耍她了。

    现在怎么办?怪她没有让吴王认清现实,现在的现实,是吴王你跟朝廷讲条件的时候吗?怎么这些臣子们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啊。

    陈丹朱看着吴王恨不得呸一声,如果不是她拦着,大王你的头现在已经被割下来了。

    但现在的现实她也认的很清,吴王也能立刻割下他们一家的头。

    这么不合理的条件——

    “好。”她说道,“我会告诉那使者,如果皇帝要带兵马进我吴地,就先从臣女身上踏过去。”

    她再不多言,对吴王施礼。

    “请大王赐王令。”

    吴王对她的话也是一样的,不想这是不是真的,合理不合理,现实不现实,听她答应了就高兴的让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王令。

    陈丹朱接过再不迟疑转身就走了。

    殿内的张监军等人还没反应过来,没想到她真敢说,一时再找不到理由,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拿着王令带着人离开了。

    无耻啊,这都敢应下,肯定是跟朝廷已经达成合谋了。

    殿内诸臣俯地悲痛——

    陈猎虎,没想到你这自诩忠烈的家伙竟然第一个背弃了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