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十八章 细想
    他们列兵是为了收回吴地,吴王当然是死路一条。

    陈二小姐和吴王说让朝廷的官员进来,对证以及解释刺客是别人陷害,吴王让步求和,朝廷就要退走兵马。

    这些都是陈二小姐和吴王说的,朝廷可没想过。

    “陛下不想这个,是在吴王不顺奉承恩令,还先来讨伐清君侧的情况下。”铁面将军看着这有吴王王印的卷轴,“大夏诸侯中,吴王是最强大的存在,陛下也没想过吴王会与朝廷和谈。”

    吴地位置险要,百年富饶,无灾无战,更有兵马数十万,还有一位忠心耿耿又能征善战的陈太傅,所以太子提出要想除掉吴国,就要先除掉陈太傅的办法立刻就得到了皇帝的同意。

    但现在陈太傅还在,太子的棋子却被陈二小姐给除掉了,又带来吴王说愿意与皇帝和谈让步,这不得不令人多思量一下。

    “我亲自见了吴王,此人言行举止,多谈黄老之术。”王先生道,“似乎目空一切又似乎脑中空空——”

    “所以,我要跟陛下谈一谈。”铁面将军道,“既然吴王肯让步,不战而屈人之兵,民众免受征战之苦,对朝廷来说是幸事。”

    这样是很好,但王先生还是觉得没必要。

    “我们能打赢。”他意味深长,在我们两字上加重语气,“将军,打下的功劳,和谈下的功劳,那可不一样。”

    “你觉得,现在的吴王和燕王,鲁王,齐王,周王一样吗?”铁面将军问。

    王先生摇摇头:“完全不一样,别说跟周王齐王他们不一样,跟老吴王也完全不一样。”

    如果说那些诸侯王是疯子狂人,现在新一代的吴王就是个傻子。

    铁面将军看了眼桌案上的卷轴:“对待疯子和傻子是不一样的,而且——”

    王先生感觉铁面具后视线落在他身上,如同被针刺了一般,不由一凛。

    “我打仗可不是为了功劳。”铁面将军的声音如钝刀滚过石面,“跟疯子打才有趣,跟个傻子,真无趣。”说罢将卷轴对他一抛,“给陛下上奏。”

    王先生只能应声是接过卷轴,看了眼倚坐的铁面将军,苦笑,打仗不为功劳,为了有趣,这才是真疯子。

    李梁的尸首悬挂在吴都,让城池的气氛终于变得紧张。

    李梁这样的大将军都背弃吴王了,是不是朝廷这次真要打进来了,大家终于有了战事临头的危急。

    吴王也一反常态,天天询问前线战报兵马动向,还在王宫里摆开作战图,在国都从南到北摆出数十万大军如长蛇——

    陈猎虎指出这样不行,首尾不相应,真打起来很容易被敌人截断。

    “这是老臣之职。”他跪地请缨,“老臣愿上前线排兵布阵迎击朝廷这群不义之军。”

    这不是他第一次请求了,屡次被拒绝,只把国都的守卫交给他。

    现在他的儿子战死,女婿投敌被杀,只有老将出马了。

    吴王看他一眼:“太傅有陈二小姐就够了,不用自己出马了。”

    陈猎虎听的不解,又心生警惕,再次怀疑吴王是对陈丹朱生了心思,一时间不敢开口,殿内还有其他臣子捧场,纷纷向吴王请战,或者献计献策,吴王却只听,皆不纳。

    陈猎虎一头雾水的回到太傅府,陈丹朱迎来询问朝堂的事。

    自从陈丹朱去过军营回来后,就常问朝中军事,陈猎虎也没有隐瞒,一一给她讲,陈丹阳死了,李梁死了,陈丹妍身子不好,只有陈丹朱可以接过衣钵了。

    这次陈猎虎对给陈丹朱找个女婿不热衷了,唉。

    “也不知道大王在想什么。”陈猎虎道,“战机转瞬即逝,实在让人着急。”

    陈丹朱知道吴王在想什么,想朝廷兵马是不是真退,什么时候退——

    “父亲不用急。”她道,“又不是大王亲自去打仗,大王有这个心总归是好的。”

    陈猎虎也是这样想的,神情欣慰又振奋:“上下一心,其利断金,皇帝不义之举何足惧!”

    陈丹朱心里苦笑,不忍看父亲的脸,室内传来婢女小蝶惊喜的喊声:“大小姐醒了。”

    陈丹朱和陈猎虎对视一眼,一时竟有些窒息,不知该喜还是该悲。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陈猎虎道,“我陈猎虎的女儿没有什么承受不了的。”

    陈丹朱点点头,和陈猎虎一起去看姐姐。

    陈丹妍正从床上挣扎着起来,孱白的脸上浮现不正常的红晕,那是情绪过于激动——

    小蝶仆妇大夫们都在劝说,陈丹妍只是要起身,看到陈猎虎走进来,流泪喊父亲:“我做了一个噩梦,父亲,我听到阿梁死了,阿梁他死了吗?”

    陈猎虎道:“是,他死了。”

    陈丹妍发出一声痛呼,眼泪如雨——

    “你不许哭!”陈猎虎喝道,“李梁是叛贼,死有余辜。”

    陈丹妍的哭声顿时卡住,抬起头看着陈猎虎,不可置信,她晕倒的时候只听到说李梁死了,其他的事并没有听到。

    陈猎虎三言两语将事情讲了。

    “如今你要见他也容易。”他最后沉声道,伸手指着外边,“就在城门悬尸示众。”

    陈丹妍听完整个人都呆了,婢女小蝶跪在床边对陈猎虎哭着叩头:“老爷缓着说,大小姐她身体不好,还有孩子。”

    陈猎虎面皮抖动,咬牙:“这个孩子,不要也罢。”

    小蝶跪在地上不敢再说话了。

    室内一阵窒息的安静。

    陈猎虎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声音颤抖:“阿妍,你好好想想吧,我知道你是个聪明孩子,你,会想明白的。”

    陈丹妍视线转动看向他:“父亲,阿梁是被阿朱杀了的吧?”

    陈猎虎声音沉沉:“这是我的命令——”

    陈丹妍喊声父亲:“你跟我一样,当时都不知道阿朱去干什么了,你怎能给她下命令。”

    陈猎虎要说什么,陈丹朱从他背后站出来,喊声姐姐:“姐夫是我杀的,我动手的时候,父亲还不知道。”将对陈猎虎讲过的故事再讲了一遍,“所以我赶回来拿走姐姐你偷的兵符,去查看到底怎么回事,果然发现他背弃大王了。”

    陈丹妍怔怔一刻,嘴唇颤抖,道:“你,你把他绑回来,回来再——”

    再杀也不迟吗?陈丹朱看着她:“不行,如果我不杀他,他就杀了我了。”

    陈丹妍不说话了,闭上眼流泪。

    陈丹朱却不罢休,问:“姐姐是在怪罪我吗?”

    陈猎虎就是怕这种事,痛声道:“阿妍,难道你不信你妹妹吗?难道你不舍李梁这个叛贼死?”

    陈丹妍睁开眼,凄然一笑:“父亲,我是爱阿梁,但如果他负了我们,负了大王,我必会亲手杀了他。”

    陈猎虎点头:“好,好,我知道,我的阿妍是好女儿,你不要怪你妹妹——”

    “我怪的不是她杀了李梁。”陈丹妍打断陈猎虎,看着陈丹朱,眼中满是痛苦,“我怪的是你瞒着我,你不告诉我,你不信我。”

    陈猎虎痛心,喊:“阿妍——”

    陈丹朱倒是没有被姐姐质疑的愤怒悲伤,更没有流泪,皱眉不悦:“姐姐,你听李梁的话盗了兵符,不跟我和父亲说,不也是不信父亲和我吗?那我为什么要信你,要告诉你我要做什么啊?”

    陈丹妍愕[八一中文网 www.81zw.xyz]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