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问丹朱 > 第七章 明问
    大夫不断的被带进来,中军大帐这边的守卫也越来越严。

    李梁陷入昏迷的第三天,陈强顺利的联络了不少陈猎虎的旧众,换防到中军大帐这边。

    陈强还去西线那边联络陈立,陈立五人因为有兵符在手,周督军视他为陈猎虎亲临,事事听从,他也接手了一多半兵马。

    陈强将陈丹朱的话告诉他们,陈立等人也吓的腿软,不是因为害怕危险,而是此事太出人意料,李梁可是陈猎虎的女婿,他怎么会背弃吴王?

    陈强也不知道,只能告诉他们,这肯定是陈猎虎已经查明的,否则陈丹朱这个小姑娘怎么敢杀了李梁。

    “你们现在拿着兵符,一定要不负老大人所托。”

    陈立等五人对着国都的方向跪地立誓,陈强不敢在这里久留,周督军听说他要走也来相送,周督军当年也是陈猎虎麾下,拉着陈强的手红着眼因为陈丹阳的死很自责:“等战事结束,我亲自去老大人面前受罚。”

    陈强道:“老大人既然送丹阳少爷上战场,就不惧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与周督军无关。”

    周督军拍拍他的肩头,咬牙低声骂:“张监军这个狗贼,我定不会饶了他。”

    张监军是美人张氏的父亲,此次奉旨监军,在军中耀武扬威,陈丹阳的死就是他造成的,出事之后已经跑回国都。

    陈强对周督军抱拳,上马离去,疾驰中又回头看了眼,见陈立等人被周督军的兵马围护,军旗烈烈很威风,唉,希望叛变的只有李梁一人吧。

    现在支撑他们的就是陈猎虎对这一切尽在掌握中,也已经有了安排,并不是只有他们十人和陈二小姐面对这一切。

    陈强天亮的时候赶回棠邑大营,跟离开时一样关卡外有一群重兵把守,看着奔来的陈强也一如先前让开了路,陈强却有些心惊肉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前方的军营如同猛虎张开了大口,但想到陈丹朱就坐在这猛虎中,他没有丝毫犹豫的扬鞭催马冲进去——

    一张铁网从地面上弹起,将奔驰的马和人一起罩住,马儿嘶鸣,陈强发出一声大叫,拔出刀,铁网收紧,握着的刀的人和马被禁锢,如同捞上岸的鱼——

    “二小姐!”陈强发出一声嘶吼。

    “二小姐。”中军大帐被亲兵掀开门帘,通报道,“大夫来了。”

    营帐里陈丹朱坐在桌案前梳头,对外宣称她病了,李梁找的那些婢女仆妇也都关起来,日常的衣食住行陈丹朱自己来做。

    自己照顾自己这种事陈丹朱已经做了十年了,没有丝毫的生疏不适。

    她一边看着桌案上摊开的军报,一边利落的挽着百花鬓,听到通报抬头看了眼,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拎着药箱站在门外。

    不知道又从哪里找了一个大夫,不过不管什么大夫来都没有用,这个毒也不是无解,只是现在已经四天了,神仙来了也没用。

    陈丹朱嗯了声:“快请进来。”她停下手站起来,半挽发鬓陪大夫走向屏风后的床边。

    大夫只围着床上的李梁转了一圈,不像别的大夫那样仔细的诊看。

    “大夫。”陈丹朱哽咽问,“你看我姐夫怎么样?可有办法?”

    大夫摇摇头:“太晚了。”

    陈丹朱转头喊亲兵,声音愤怒:“李保呢!他到底能不能找到有用的大夫?”

    站在帐内的亲兵有些尴尬,唉,看了这么多大夫,李梁没有丝毫好转,二小姐沉不住气发脾气也难免。

    大夫倒是没什么尴尬,看陈丹朱一眼,道:“二小姐,我给你看看吧。”

    陈丹朱生气喊道:“你给我看什么?”

    大夫笑道:“二小姐中的毒倒还可以解掉。”

    陈丹朱心里咯噔一下,说不慌乱是假,慌乱还是有一点,但因为早有预料,此时被人识破提着的心反而也落地。

    “你说什么?”她喊道,做出慌乱又愤怒的样子,“我也中毒了?我也被人下毒了?”

    大夫不慌不急,请陈丹朱来桌案前坐下,视线扫了眼上面摆着的军报:“二小姐不亏是太傅之女,也能看军报,大将军病了这几日,都是二小姐做决断的吧,军中调动不少啊。”

    在这个营帐里,他倒像是个主人,陈丹朱看了眼,原本站在帐中的亲兵退了出去,是被营帐外的人召出去的,营帐外人影晃动散开并没有冲进来。

    陈丹朱也不再做小女儿状发脾气,道:“总要有人管啊,我管正合适。”

    大夫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拿出脉诊:“我给小姐看看。”

    陈丹朱坐下来,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将三个金镯子拉上去,露出白细的手腕。

    大夫搭上手指仔细诊脉一刻,叹口气:“二小姐真是太狠了,就算要杀人,也不用搭上自己吧。”说着又嗅了嗅室内,这几日大夫一直来,各种药也一直用着,满室浓浓药味,“二小姐看来下毒很精通,解毒还是差一点,这几日也用了药,但解毒成效可不行。”

    他提起笔,往军报上写下几味药。

    “二小姐用这几味药,余下的毒就能清除,否则,现在二小姐仗着年纪小还能撑着,等再大几岁,别的不说,必要日日咳血。”

    陈丹朱探身看他写的药,哦了声:“好,我记下了。”然后一笑,“多谢大夫,我让人好好赏你。”

    大夫想着主人说的话,再看眼前这个娇俏可爱的女孩子,总觉得这皮囊下藏着一个怪物——怎么做到杀了人,被人发现了,还一点也不害怕?

    当然,年纪不大的人做事吓人,不是第一次见,只不过这次是个女孩子。

    “二小姐。”大夫收回纷乱的思绪,“李将军的事你知道多少?这是陈太傅的意思吗?”

    李梁的事她知道的很多,陈丹朱心里想,李梁以后的事她都知道——那些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她没有回答,问:“你是朝廷的人?”她的眼中闪过愤怒,想到前世杨敬说过的话,李梁杀陈丹阳以示归顺朝廷,说明那个时候朝廷的说客已经在李梁身边了。

    是这个说客吗?哥哥是被李梁杀了证明给他看的吗?陈丹朱紧紧咬着牙,要怎么样也能把他杀死?

    大夫看出陈丹朱眼中的杀意,一瞬间还有些害怕,又有些失笑,他竟然被一个小孩子吓到吗?虽然惧意散去,但没了心情周旋。

    “我来就是告诉二小姐,不要以为杀了李梁就解决了问题。”他将脉诊收起来,站起来,“没有了李梁,军中多得是可以取代李梁的人,但这个人不是你,既然有人害李梁,二小姐跟着一起遇害,也顺理成章,二小姐也不用指望自己带的十个人。”

    她是仗着出其不意以及这个身份杀了李梁,但如果这军中真的一多半都是李梁的人手,还有朝廷的人在,她带十个人就算拿着兵符,也的确难以对抗。

    陈丹朱坐在桌案前冷笑道:“当然不是只有我们十个人。”

    男人当然也是这样想的,陈二小姐带着十个人能来,必然是陈猎虎的吩咐。

    “二小姐是说身后还有千军万马吗?”他冲她摇了摇手,“二小姐,来不及了。”

    说罢怜悯的看了眼这个小姑娘。

    “这些药我还是会给二小姐送来,死也要有个好身体。”

    他不是在威胁她,他只是在说实话,陈丹朱浑身发冷,就算她是陈太傅的女儿,在这纷乱的军营里,在朝廷的大势前,她弱小的不堪一击,就像她的哥哥,说死还是死了,死了也就死了。

    那这一次,她只是杀了李梁,就死了吗?

    陈丹朱攥紧了手,指甲刺破了手心。

    “等一下。”她喊道,“你是朝廷的人?”

    大夫回头,就让小姑娘死个心里明白吧:“是,我是。”

    他说完这句等着小姑娘破口大骂发泄愤怒,但陈丹朱没有大喊大骂。

    “我要见铁面将军。”她道,“我有话对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