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不知道是不是娄燕妮的错觉,总觉得今年的年,过得比常年要热闹一些,一整天到处都是鞭炮声和孩子们的笑闹声,听得人的心情也不自觉地好起来。

    家里娄燕妮和韩凛忙着准备中午的团圆饭,中午韩凛在家里吃,晚上得去陪战士们过春节,今天上面没有下来文工团表演,就是部队里战士们自己组织了节目,娄燕妮她们也是要过去看的。

    才上午十点不到,大院里各家各户已经飘来各种肉香,孩子们呼啦啦地在下头玩一圈,闻着香味一家家一串门子,送上一句恭喜发财,就是得颗肉丸子,或者别的零食,孩子们最喜欢跟着韩家四个孩子往他们家里跑,他们家好吃好玩的都特别多,娄阿姨还特别大方。

    不像有的小孩子,领着孩子回家,自家妈妈给大家分了东西,还要拧着他的耳朵骂上一句净给她找事,当然,大过年的,大院里也没有特别小气的人家,没人嫌弃孩子上门,要训也是训自家的。

    娄燕妮家里客厅电视开着,菜几上摆了梅花状的果盘,上头瓜子花生和糖果都齐齐的,还有这边难买到的干梅子和包装漂亮的小糕点。

    “你妈妈真好。”宝蛋啃着牛舌饼,一边凑近懂事说。

    懂事嫌弃地挪开了些,现在董来男收拾干净了,但宝蛋淘气,也没有养成爱卫生的习惯,平时不去玩泥巴爬树还好,看着还干净,就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吃东西,经常会吃得糊一脸。

    “我妈妈是最好的,哎呀,你埋汰死了,赶紧擦擦你的嘴。”懂事拧着小眉毛,“不然不让你在我家呆着了。”

    为了吃的,宝蛋赶紧三两下把剩下的塞嘴里,从自己裤兜里掏出手帕来,以前他是从来不用手帕的,往袖子上一抹就行了,袖子黑乎乎了,不是还有领子么,现在董来男给他准备了手帕,但宝蛋也用得十分埋汰,掏出来皱皱巴巴的,还好上面还有鼻涕茄子。

    “……”懂事默默地挪远了一些,眼不见为净。

    吃完东西,小家伙又呼啦啦地跑下楼去玩鞭炮烟花去了,吃的吸引力还是没有玩的大,就这么一天可劲玩,可不得好好珍惜,大年三十这天不兴训孩子,不管孩子们怎么野,只要不打架就不会挨骂。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几个小家伙果然吃不下饭了,娄燕妮也懒得管他们,知道他们吃不了多少饭,没煮多少饭,菜的样式丰富,但份量少,冬天虽然菜能剩着吃好几顿,但总归是吃新鲜的更好。

    等年三十过完,正月里娄燕妮家里的客人就多了起来,不光是大院里的军嫂,就连村里的年轻媳妇们,也由村妇女主任带着上门来了,为的就是娄燕妮的小作坊明年招工的事儿。

    大院里的军嫂不像别的军区那么多,大家也不是就跟几个军嫂处,好些跟村里的人关系都不错,大家都是有来往的,大院里娄燕妮弄了个小作坊,这事儿大家都知道。

    或许是社会关系不一样,村里想来做工的年轻媳妇们没有大院里军嫂那么复杂的心态,就一个,有个离家近的工作机会在眼前,大家都想抓住,在她们眼里,大院里的军嫂本事都大着呢,尤其是娄燕妮,一直就特别文质彬彬有气质,一看就是干大事的人。

    娄燕妮是有意扩充,她年前的时候,就已经在联系设备的事情了,家用的缝纫机应付生产还是有点难,最好弄一批工业缝纫机来,正好顾南湘那边有一批替换下来的老机器,现在正在磨价格。

    顾南湘毕竟是个生意人,因为弟弟的面子给娄燕妮一点优惠没问题,但涉及到这种大买卖,人情就不怎么管用了,她只能说价格合适,优先考虑娄燕妮,毕竟这批机器虽然是她们厂里替换下来的,但这批机器是德国进口的,各方面都有保障,在南边依然十分抢手。

    顾南湘这样公事公办的态度,让娄燕妮觉得非常的舒服,钱少她能想办法凑,人情大了,她怕还不起。

    一定程度上,娄燕妮也是十分有魄力的人,她心里打定主意要去做一件事,就会投入一百分的精力,一心一意想要做成,这批机器也是,钱不够,她打算去贷款。

    八十年代,贷款对大部分人民来说,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大部分的人思想十分落后,对负债有着天然的惧怕,害怕父债子还连累到后代,就算是实在没有办法,在信用社里借个几十块钱,也都是紧凑紧凑,赶在到期前还回去。

    贷款这个想法娄燕妮一直是有的,不过之前家里的钱足够,暂时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其实现在的福利政策是非常好的,为了推动经济发展,鼓励人民创业致富,银行都有无息贷款的政策,娄燕妮之前在邮电局上班的时候,对这方面的政策十分了解。

    “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和孩子们以后就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了。”韩凛听了娄燕妮的打算后,一句反对的话没有,还能十分轻松地跟娄燕妮开玩笑。

    娄燕妮莫名觉得肩上的担子有些重,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无愧于韩凛的这份信任。

    这个世界上,像韩凛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凤毛麟角,一般的男人哪里能允许媳妇这么能,让你有吃有喝的,就在家里老实带孩子吧,像娄燕妮这样的,有个正经工作就更好了,辞职?那是不可能的,不管多难熬多辛苦,为了家里你就得熬着。

    现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最大的成就不是在工作上,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上获得多大的成功,而是她的家庭在外人看来多么地和睦,孩子多么地乖巧听话。

    娄燕妮这样男人疼着,有儿有女,孩子还都聪明懂事的,早就是外人眼里的成功又幸福的女人了,她现在做的这些,在外人眼里,就是在作。

    你别看大院里现在军嫂们都想来她这里工作,但心里,私底下跟自家男人说起时,大多都在等着娄燕妮爬高跌惨。

    当然,她们不是不盼着娄燕妮好,她们也盼,这样就有工作有收入了,但心里吧,就是有那样的想法,就等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