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娄燕妮很少跟人详细地提过自己的家庭,不过大家伙都十分清楚,娄燕妮就只生了双胞胎和这一个小女儿。

    这个突然出现的大儿子,只怕是韩凛前妻留下的孩子。

    这样一来,大家就都理解了韩凛为什么会对娄燕妮那么好了,本来就娶得年纪偏小的媳妇儿,又有前头的孩子在这里,肯定要哄着供着了,尤其娄燕妮还会生,自己长得漂亮又有能力。

    筒子楼里先前还有嫉妒娄燕妮的人,知道她是给人当后娘的后,心里那点嫉妒诡异地就没有了,先前总觉得好事都被娄燕妮占尽了,现在看来,其实也不尽然。

    娄燕妮并没有太多察觉到大家奇怪的目光,主要是大家伙心里同情归同情,好奇也有一点,但也实在不好当着娄燕妮的面表现出来。

    让方琰带着弟弟妹妹们玩,娄燕妮就开始动手收拾屋子,家里的蜂窝煤还有不少,娄燕妮很快就生了炉子,烧了热水,把屋里大致擦了一遍,开窗透了气,才带着孩子们出门。

    在车上的时候娄燕妮和何水莲她们就决定,中午去下馆子,昨天徐政委也没少喝酒,去李自成家里还绷着劲,到家就又是吐又是叨叨的,拉着何水莲说了半宿话,把她给累了个够呛,何水莲今天是一点也不想再回去伺候他了。

    饭后娄燕妮回了趟邮电局,取包裹,顺便给家里打电话。

    方琰的事,她还得跟两边家里交待一声,免得到时候见面,她们意外惊诧的态度会伤到孩子。

    先前说好了初七下午打电话回家,还没回校的娄燕秋早早就去镇止的邮电所等着了,掐着时间,娄燕妮这边电话刚拨过去,那边接线员接了就把电话给娄燕秋了。

    “姐,家里出大事了!”娄燕妮还没开口呢,就被娄燕秋把话给截去了。

    娄燕妮脸色一肃,“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还是关于娄靖平结婚的事,娄大姐一直操心得不得了,好不容易娄靖平说今年有一个月的探亲假回来过年,娄大姐立马就张罗上了。

    正好秋收那会,有人介绍了个不错的女孩子,就是邻村的,女孩子上的初中毕业,现在在她们村的竹篾厂上班,长得挺清秀的姑娘,懂事又贤惠,娄大姐找人打听了,觉得对方人品不错,就把这事跟娄靖平写信说了。

    娄靖平的意思是不用太着急,等他回家相看了再说,但不知道娄大姐怎么想的,秋收过后,就总接那姑娘上家里来玩,等到快过年的时候,竟然把人姑娘接到家里来住了两天,直到娄燕秋和娄靖平回家。

    娄燕秋是因为有表演,拖到二十六才上的火车,兄妹俩正好凑在一天下火车,所以都不知道娄大姐干的好事。

    娄奶奶倒是不同意,但娄大姐白天带着人姑娘在老家,晚上就带到自己家里去住,这跟住在老宅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本来都打算好接受相亲了,结果娄靖平一回家,看到娄大姐干的这些事,哪里还接受得了,娄大姐这么一折腾,他要是态度不明确一点,这事等于就直接定了。

    娄靖平也顾不得好好跟人姑娘谈谈,当时就把人家姑娘给好生生地送了回去,还赔了不少礼过去,一番赔礼道歉,这事才勉强算完。

    回家后,娄靖平还跟娄大姐吵了一架。

    娄大姐气娄靖平不懂事,不理解她的好心,娄靖平气娄大姐自作主张。

    “大姐怎么想的?”娄燕妮眉头一点点皱起,这事她也听说过一点,当时娄大姐还给她打了电话,说有个姑娘人挺不错,娄靖平也答应相亲的,怎么就闹成了这样。

    娄燕秋轻嗤一声,“谁知道她怎么想的,一把年纪的人了,做事都不过脑子的,姐你不知道,那姑娘其实是大姐弟媳妇的亲戚,姜家办事真是恶心死人了,大姐还替人说话,说是别人介绍的,没她弟媳妇什么事。”

    “燕秋!”娄燕妮轻斥了一声,“别这么说大姐,她应该就是这么觉得的,那姑娘人怎么样?”

    娄燕秋撅了撅嘴,就是因为她知道大姐就是这么觉得,才觉得她蠢呀,这些事都是她们后来打听出来的,可惜跟娄大姐掰开了说,她还是不信,娄燕秋才特别生气。

    不过娄燕秋也知道娄燕妮不喜欢听这样说大姐,娄燕秋就敛了敛情绪,“我就回家那天看了眼,话也没说上两句,哪里能看出人怎么样,奶奶说人挺勤快的,嘴巴也挺甜。”

    人小姑娘存了心表现,自然是事事往好里表现,娄奶奶也说不出别的不好来。

    “哥呢?”娄燕妮叹了口气,这事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好,娄大姐这纯就是好心办坏事,估计没少被人瞎吹风。

    娄燕秋叹了口气,“今天大哥高中同学结婚,他过去帮忙了,姐你是回大院还是在局里住着?哥说晚点赶回来跟你通话。”

    娄燕妮看了眼时间,告诉她,她三点半就得去坐中巴车,这边天冷雪大,班车走得早,再晚就没有了。

    “那你早点回去吧,别冻着我宝贝外甥们。”娄燕秋忙道。

    提起小哥俩几个,娄燕妮赶紧把方琰的事跟娄燕秋说了一下,让她先跟娄靖平说,再回去跟奶奶好好说说,还有娄大姐那里,也要去说一下。

    娄燕秋虽然有些意外,但也能理解,大方表示以后再给孩子们寄东西,就寄四份儿。

    同娄燕秋挂了电话后,娄燕妮又给大院那边打了电话,电话是杨姨接的,寒暄了几句,杨姨去喊韩父过来接电话,等接电话的时候,娄燕妮隐约听到那边似乎有争吵声。

    “喂。”韩父的声音隐隐有些疲惫。

    娄燕妮顿了一下,没问韩父那边发生了什么,直接把方琰的事同韩父说了一遍,得知娄燕妮夫妻又领养了个孩子,还是烈士遗孤,韩父沉默了一会,“要是你们顾不过来,可以把孩子送到京城来,我这边带着也行,大院里也还有没有孩子的人家。”

    “爸,方琰很懂事。”娄燕妮看了眼在柜台里护着弟弟妹妹的方琰,微微一笑。

    韩父听后没再说什么,让娄燕妮有困难跟他讲,就匆匆挂了电话,也没让娄燕妮把孩子喊过来,同他说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