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九十四章 省邮电学校(二更)
    但是他是一名军人,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他只能想别的办法。

    部队里情况怎么样,娄燕妮不太清楚,但要是邮电局的家属房申请了,却没人去住的话,肯定是要招人闲话的,她大概每年也只有过年的时候能去部队探亲。

    “行。”娄燕妮点头,想起邻居婶儿打趣她的话,动了动被韩凛攥在手心里的手指,“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家里的,你别担心。”

    韩凛紧了紧大手,把娄燕妮攥得紧紧的。

    “还有,你爸那里,你好好跟他说说,亲父子有话还是要说清楚。”娄父走得走,娄燕妮并不想韩凛和他家里的关系闹得太僵。

    听说韩父的身体也不好,要是哪天出了意外,到时候后悔的肯定是韩凛。

    子欲养而亲不待,那种痛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懂的,娄燕妮觉得,没有原则性的错误的话,争吵吵架都没有关系,把事情说开就好,最重要的是,不要有误会在里头。

    韩凛点点头,他和韩父的关系冷漠,除了父子双方本身的原因,最大的问题出在隋丽芳身上。

    隋丽芳背里地动的小手脚,韩凛不是不知道,或许韩父也是知道的,但韩父一直为了所谓的家庭和谐选择忽视,韩凛的心也一次次慢慢变冷了。

    但韩父去年年底重病这事,确实如一记重锤砸在韩凛的身上,心里虽然对韩父有气,但看着他躺在床上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再没有小时候顶天立地伟岸的样子,韩凛心里还是发酸的。

    也觉得韩父可怜。

    以前韩凛心里总有一种子承父命的悲剧感,但他侧头看了眼娄燕妮,只觉得心里被塞得满满的,有一种命运的魔咒被打破的幸福感。

    两人慢悠悠地走到隔壁生产队,绕了一圈,再走到家里,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第二天上班,李彩霞悄悄告诉了娄燕妮一个消息,省邮电学校有进修名额,她已经把她的名字报了上去。

    上次去省邮电进修的事,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杨丽花服气的,尤其是紧接着爆出来杨丽花是作弊得来的成绩后,再加上邮电所领导多,也不是所有领导都卖杨丽花外公外婆面子的。

    “虽然说是九月份开学,不过你事先准备准备。”李彩霞叮嘱娄燕妮。

    省邮电学校和省邮电还是不一样的,上次去省邮电是工作性质的进修,而去省邮电学校,则是真真正正的镀金,而且邮电学校里,去进修的大多是各邮电局的业务精英或者部门领导,对结交人脉有好处。

    娄燕妮工作能力出色,人又上进够努力,像她和梁运珍,都是上了年纪,有家有业的人,真要她们拼起来,顾虑太多,反倒是娄燕妮还年轻,正是心无旁骛的时候。

    李彩霞十六岁进邮局,二十几年过去,带了不少徒弟,娄燕妮是最合她心意的一个,她也一直想推她一把。

    不过邮电局里关系复杂,尤其是这种所有人都要争的好事,各方一动,结果就难说了起来。

    先前的时候李彩霞还有些担心,不过上回娄燕妮不是救了个孕妇么,这事在领导心里留下了不浅的印象,这次去进修的人里头,娄燕妮有九成会在名单上。

    这也是李彩霞为什么会私下里叮嘱她的原因,如果只有五五分的希望,她肯定不会说的。

    不过李彩霞还是叮嘱了娄燕妮,在结果没出来之间,这事还得压在心里别说,也要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娄燕妮心里有底,知道李彩霞既然跟她说了,这事基本上就能再变了,不过,“师傅,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李彩霞一愣,娄燕妮和韩凛正是新婚阶段,怀晕了也是正常的,不过她算了算日子,开学那会娄燕妮的肚子还没有显怀,咬牙狠心道,“先去。”

    机会难得,而且这女人生了孩子和没生孩子,是完全不一样的,反正十月怀胎,要是真现在怀上了,生产的时候正好是农历年的时候,时间勉强对得上,当然不怀是最好的。

    娄燕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这事她忍着谁也没说,娄奶奶和双胞胎都没告诉,只夜里偷偷在被窝里告诉了韩凛。

    “我现在担心的是,我要是真去了省城,奶奶怎么办,九月份的话,燕秋和竣林也该上高中了。”娄燕妮心里高兴又犹豫。

    可是机会难得,就这样放弃,她心里也会不甘心。

    韩凛把她整个搂在怀里,亲了亲她才道,“奶奶不是三岁的孩子,并不需要你时刻看着,燕秋和竣林每周末也都会回来。”

    “可是……”娄燕妮其实知道自己对娄奶奶和双胞胎太过紧张,总是放心不下,可是自从娄父过世后,她和娄靖平就习惯性地把责任都揽到了肩膀上。

    韩凛没有给她再可是的机会,休息了这么多天,娄燕妮脱力的情况已经完全恢复,小韩凛早就已经蠢蠢欲动起来。

    “唔,韩凛,我跟你说话呢!”

    “你说,我听着。”

    娄燕妮的声音被撞得支离破碎,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

    等左欢出了月子,第一件事就是抱着孩子到娄家来认干亲,这时候认干亲也是有讲究的,沈家准备了礼物上门,并准备错开百天酒,单独办一桌,以示隆重。

    认干亲这事,沈续最初来娄家的时候就提过,当时娄奶奶就应下了,在老人眼里,这是积功德的事。

    而且能在那种情况下遇上,也是说明娄燕妮和孩子有缘分。

    韩凛不太懂这些习俗,他从小到大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人情世故,见娄燕妮怀里抱着的小姑娘长得白净可爱,心里也挺喜欢。

    “妞妞的大名,我公公给取的,叫沈月妮,借用她干妈名字里的一个字,希望妞妞长大以后,能够像燕妮一样漂亮善良,当时要不是你……”左欢说着话就抹起了眼泪,当时她真的已经绝望了,要不是娄燕妮,她可能不仅要失去孩子,就是她也极其危险。

    除了肚子里的妞妞,她还有两个未长成的孩子,她怎么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