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六十七章 招演员
    棉纺厂的宣传通报墙上,角落里果然有一张招新演员的宣传画,娄燕秋目光落到仅限本厂职工时,目光黯然了两秒。

    娄燕秋仔细想了一下,棉纺厂招是招女工,但往往名额刚出来就已经定下了,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而且棉纺厂一般也不去乡下招工。

    其实邢小娟还跟她说过一条路,就是去北京。

    北京啊!娄燕秋叹了口气,她连省城都没有去过呢,怎么去北京。

    邢小娟说北京有个电影制片厂,大明星都是从那里出来的,听说好多大明星就是从群众演员做起来,那时候娄燕秋还不知道什么是群众演员,都是邢小娟告诉她的。

    那里是离她梦想最近的地方,邢小娟这样告诉她。

    娄燕秋抿紧唇,狠了狠心要从宣传墙那边走开,就见到一群漂亮的女纺织工人嬉笑着走过来,娄燕秋耳尖,听到说大会堂那边在挑选舞蹈演员。

    她现在是回去找同学和她姐呢?还是去大会堂那里看看呢?

    娄燕秋心里摇摆不定,最后狠了狠心,飞快往大会堂跑去,她就去看一眼,只看一眼。

    大会堂里挤了很多下工来看热闹的女工,娄燕秋跑到地方才发现,她的两个同学都在,看到她立马把人拉了过来,“我们听到有表演就过来啦,你怎么找来的,燕妮姐去找你去了。”

    “我也是来看表演的。”娄燕秋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虚,干笑着跟她们挤在一起。

    大会堂里,舞台上正有人表演,正是昨天出演白毛女的那位女同志,舞台前一排坐着几位穿军装的同志,后几排空在那里没有敢从,再往后就全是来看热闹的工人,大家都憋着声不说话,安静地看着表演。

    像娄燕秋她们这样的,就站在过道边上看,因为离得远,还能极小声地交流几句。

    白毛女在舞台上跳舞,跳到一半不知道怎么喊了停,前排的一个女同志走上舞台,点了点白毛女的胳膊和腰肢,见白毛女似乎不太明白,便抬手做了个起势。

    不过是轻轻地一抬手,感觉就完全和白毛女的不一样,紧接着她又换了两个动作,就见白毛女轻轻地点了点头,再跳时,和之前比明显要好了许多。

    娄燕秋怔怔地站在原地,脑子里不停地回旋着那几个动作,小心翼翼地在心里模拟旋转。

    想要去舞台,想要跳舞的念头疯了一般地在脑子里旋转,怎么压也压不住。

    白毛女又跳了几步,就见台下的几人点点头,听不见他们说了什么,就见台上的白毛女羞涩地笑了。

    “天啦,这次李爱红是被选上了吧。”旁边有女工有声地惊叹,娄燕秋这才知道,这次不是棉纺厂内部招人,而是外面的电影厂来挑演员,挑上了就要去北京拍电影。

    再次听到北京这个词,娄燕秋耳朵动了动。

    这时候娄燕妮也找了过来,见娄燕秋也在,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娄燕秋赶紧拉着娄燕妮的胳膊摇了摇头,满脸讨饶。

    娄燕妮也没真的生她的气,几人站在她里又看了一会,直到娄燕妮示意时间不早,她们才出来。

    虽然接下来还有很多别的表演,不过她们已经出来一整夜,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中午了,再不回家,肯定是要挨骂的。

    依依不舍地离开棉纺厂,娄燕秋一路上格外有些沉默。

    比起遥不可及的北京,娄燕秋觉得还是棉纺厂离她更近一些,虽然想进棉纺厂同样很难,但是对她来说总比去北京要容易,而且棉纺厂的舞台已经够大了,像邢小娟说的那样,在全国人民面前表演太不现实。

    反正她读完这学期,也是不打算读书的,就是不知道要怎么说服她姐。

    依依不舍地离开棉纺厂,娄燕秋一路上格外有些沉默。

    娄燕秋有心事,家里人都看得出来,娄燕妮也看在眼里,不过她一直在等她主动说出来。

    至于娄燕秋背着她退学的事,娄燕妮也早就知道,公社的老师,以前也教过她,娄燕秋私下跟她说要退学,老师立马就找到了她。

    娄燕秋成绩不错,很有希望考上中专,老师担心是娄燕经济困难,娄燕秋才会有这样的想法,找到娄燕妮之后才知道是她多虑了。

    眼看着马上就到了期末,娄燕秋最近看娄燕妮总是欲言又止。

    “姐,我有事要跟你说。”娄燕秋干完她要做的家务活,小心翼翼地挪到正在写工作笔记的娄燕妮身边。

    娄竣林捧起书本,看了娄燕秋一眼,默默地坐到堂屋外头看。

    “……”娄燕秋。

    因为退学的事情,双胞胎前些天大吵了一架,这两天都不大搭理对方,娄竣林心里有种被背叛的感觉,而娄燕秋则直言威胁他,不许他告诉娄燕妮。

    今天也是班主任说了,只要娄燕妮同意,他就同意这事,娄燕秋才下定决心把自己的想法说一下。

    “退学的事?”娄燕妮放下笔,准备跟娄燕秋好好谈一谈。

    娄燕秋有些反应不过来,表情有些傻,她一直想方设法地瞒着,结果她姐一直都知道?

    “姐姐知道你是为什么想退学。”娄燕妮长叹一口气,从娄父过世后,双胞胎就很懂事,娄燕秋想辍学的想法,也不是现在才有的。

    开始她就不愿意升初中,但是考都考上了,怎么能不念。

    现在她要退学,肯定也是为了家里考虑,“你不用担心家里,也不用担心我,家里慢慢地已经在好起来,至于我,我跟你保证,我不会因为家里耽误自己,好吗?”

    娄燕秋沉默,眼里憋着眼泪,都是骗人的,那时候娄燕妮明明考上高中,都已经在读了,还有老师说要支助她的学费,可她还不是为了她和竣林选择了放弃学业。

    她们都是一家人,为什么哥哥姐姐可以替她们牺牲,她们就不行呢?

    农村里女孩子读这么多书已经够了,她已经打听过了,进棉纺厂只要有初中学历就行的,至于进厂的名额,娄燕秋准备托同学问一问,同学有亲戚在棉纺厂上班。

    就算进不去,那也没关系,反正她一开始的打算,就是在家上工,扛起家里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