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七零军妻不可欺 > 第二十二章 确定关系
    跟这时候许多姑娘一样,娄燕妮心里也有军人情结,对军人都充满了崇敬,如果父亲还在,她大概会很乐意答应下来。

    “我家里的情况,你都了解吗?”娄燕妮大眼晴看着韩凛,不愿意错过他表情的任何一个细节,“娶了我就等于娶了我全家,以后我的奶奶和弟弟妹妹,都会成为你的拖累,你愿意吗?”

    听到她的问题,韩凛不由的有些失笑,只是一惯严肃的表情看不太出明显的笑意,只能看出眉头微微松了松。

    就是娄燕妮不找他,韩凛也是要和她谈一谈的,娄奶奶的态度并不乐观,所以争取到娄燕妮的认同对他来说就极为重要,只是他原以为她会担心

    又来了!娄燕妮奇怪地看向韩凛,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他眼里闪过的笑意,是在笑她?

    “我没想到你担心的是这些,相信我这些都不是问题,我愿意替你分担责任。”韩凛看出娄燕妮脸上的懊恼,正了正表情,看着她的眼睛,十分认真地回答,“你的家人也是我的家人,只是我那边的家人,日后还需要你多担待,要是有为难的地方,不用忍让。”

    娄燕秋那个小耳报神刚刚已经偷听了不少情况告诉她,她也知道韩凛的生母已经牺牲许多年,现在韩家的女主是是他的继母,而且他已经从家里分了出来,单独一本户口本。

    不过是个继母而已,怎么好管继子家里的事情,娄燕妮没有放在心上,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也不是好欺负的性子。”

    趴在墙后的双胞胎面面相觑,这话题进展得会不会太快了一点儿?

    屋里刘卫党也差不多比娄奶奶说服了,其实她说的也没错,这远不远的还真不好说,有嫁在邻村的,够近了吧,不也好多年都回不了一趟家么,重要的还是人要好,对燕妮好,就成。

    她们这里说定,屋外娄燕妮和韩凛也极迅速地确定了恋爱关系。

    这时候处对象真没那么复杂,娄燕妮和韩凛相处过两回,觉得这人除了严肃点,别的都挺好,而且严肃有严肃的好处,至少她站在他身边就挺有安全感,他长得不差,工作也好,人品不错,已经远远超出娄燕妮的预期了。

    别看她哄着娄靖平要娶个自己喜欢的姑娘,但她对自己婚事的打算,还是准备找个踏实顾家的汉子嫁了,能够帮着照顾一下娘家,别的她没什么要求,就是双胞胎每年的学费一定给出,再就是以后奶奶老了病了她能时时回来照顾一二。

    这要求放在一般人家其实挺难的,毕竟家家户户的条件都差不太多,而且老观念作祟,总认为嫁进谁家就生是那家人,死是那家鬼,像她大姐就是,嫁人之前都挺好,嫁人后什么规矩都来了。

    娄燕妮自己算了算,她是个壮劳力,每年挣满两个月的满工分就能把双胞胎的学费挣出来,她还要生儿育女照顾男人和婆家,娶她的人家肯定不亏。

    谁都是爹生娘养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那一套在她这里行不通。

    中午饭是娄燕妮烧的,家里没什么好东西,不过有上回他们送的猪油,有油水的菜本身就比寻常饭菜要更香。

    瞅着太爷和娄奶奶碗里格外软一些的饭,刘卫党看了是连连点头,又有些可惜,这么好的姑娘就这么被哄走了,要不是同姓不婚,她还真想把燕妮定给自己儿子,可惜归可惜,嘴上还是夸着娄燕妮的,“韩凛快尝尝,咱们燕妮啊,出了名的能干,家里家外一把抓。”

    韩凛点头,目光扫过娄燕妮的手,看着手上明显的倒刺皲裂不免有些心疼。

    饭后刘卫党就扶着太爷走了,韩凛出来时请了假的,不急着回去,便留下来替娄燕妮干活,娄燕妮和娄燕秋坐在阴处搓麻绳,就见着娄竣林带着韩凛一趟一趟地给家里挑水,大水缸里挑满了就去劈柴火,然后整整齐齐地给码好。

    娄燕妮觉得韩凛身上又多了一条有点,勤快眼里有活。

    “姐,你喜欢他吗?你们都没有感情!”娄燕秋觉得姐姐这恋爱关系确认得也太仓促随便了一些,怎么能他答应照顾家里就同意了呢!而且韩凛还得寸进尺地要求等她姐到岁数就领证结婚,她姐也同意了。

    想到哥哥姐姐总是这样为他们牺牲,娄燕秋心里就特别难受,低着头眼眶发红。

    乡下虽然家人介绍相看的多,但自由恋爱也不少,像知青们大部分都是自由恋爱,就是学校里也有背着家长偷偷处对象的,他们无一不是互相喜欢之后才在一起的,娄燕秋觉得她姐太委屈了。

    昨天还在愁自家姐姐婚事的娄燕秋,不知道怎么地就对韩凛有些讨厌起来。

    个子那么高大,还是当兵的,以后要是打人怎么办呀!话那么少,她都没见他笑过,这样的人肯定很凶,不会哄人,以后她姐肯定要受很多委屈,还有他家里后妈肯定很厉害,不然他也不能被分出去,他家里人肯定很难相处。

    “傻丫头,才见了一两回哪里来的感情,感情是处出来的,喜欢不喜欢的,最重要的是过日子。”娄燕妮笑,一会儿就搓出很出一截来,等了一会也没见娄燕秋给她递草,扭头一看,小丫头正眼眶红红地看着她。

    娄燕妮哭笑不得地从她手里扯过理顺的稻草,“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觉得他很好,我也不讨厌他,这算不算喜欢?”

    什么是喜欢,其实娄燕秋自己也不太明白,不过她姐既然不讨厌他的话,那她就勉强接受他做她的姐夫吧。

    和韩凛在一块的娄竣林,也各种言语试探着韩凛,还放话要是韩凛对他姐不好,他就不放过他。

    才到他肩膀的孩子,一脸认真地说不过放过自己,韩凛却不觉得可笑,只觉得心里暖暖的,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同样认真地看向娄竣林,“我保证会对你姐姐好,你可以监督。”

    韩凛的动作不小,请了娄太爷出马,再加上刘卫党满脸喜气地从娄家出来,娄燕妮和韩凛处上对象的消息,就一阵风似地传遍了整个娄家湾。

    他们这是正经地通过介绍确立的对象关系,是长辈们最认同的处对象方式,大家议论归议论,却没人说什么不好的,只纷纷感叹娄燕妮命好,原以为她这条件只能嫁个不嫌弃她的一般人家,没想到马上就有当兵的后生中意她,听说还是个官。

    不过大家想到娄燕妮的妈,又觉得理所当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