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血蓑衣 > 第60章 装腔作势
    自从雷彪将苏禾等人从龙安客栈带走后,紧张的气氛顿时轻松许多,客栈中也渐渐恢复了之前的喧闹。

    柳寻衣为感谢丁三的慷慨相助,非但没有再为难他,反而还主动请他喝酒,名义上是感谢,实则柳寻衣是想从丁三的口中,打听一些有关天山玉龙宫的消息。

    柳寻衣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反观丁三却是在此地厮混多年,对玉龙宫大小诸事定然是烂熟于心。与其像个没头苍蝇似的乱撞,倒不如从丁三那问出些有用的线索。

    丁三也是个来者不拒的人,刚刚还对柳寻衣心存敬畏,可三杯酒下肚之后便迅速熟络起来,不等柳寻衣一一询问,已是借着酒劲开始滔滔不绝地主动向柳寻衣侃侃而谈,其中就有不少关于玉龙宫的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二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已到深夜却仍旧浑然不知。

    面色涨红的丁三嘴里吐着酒气,亲昵地拉着柳寻衣的胳膊,含糊不清地嘲讽道:“小老弟,你可知那曹公子是什么人?那是霍都城的小霸王,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文不成武不成,总之是干什么都不成,全仗着他爹是玉虎堂的堂主,他才能在霍都横行霸道,其实……其实霍都城里看他不顺眼的人多了,谁说一定是外人干的?说不定就是城里的人给绑走的。”

    “都说虎父无犬子,曹堂主生了这么个儿子,只怕要操碎了心。”柳寻衣不动声色地附和道。

    “谁说不是?”丁三眯着眼睛,摇头晃脑地说道,“可没办法,谁让曹堂主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不疼他疼谁?小时候还管教几句,可后来就听之任之了,反正凭曹堂主的本事和地位,就算这小子是个残废,曹家也足够他锦衣玉食的挥霍享受一辈子。这就叫再有本事的人,也不如会投胎的鬼混的舒服。嘿嘿……对了,你知道那天香楼是个什么地方吗?”

    “我想应该是烟柳之地吧?”柳寻衣笑道。

    “对!对对对!”丁三眼睛一瞪,连连点头道,“天香楼里全是些会勾引男人的骚娘们,你怎么知道?难不成小老弟你也去过?”

    柳寻衣苦笑道:“你说这位曹公子是今天凌晨被人绑走的,这个时辰一般人应该还在睡觉。玉虎堂就在霍都,曹公子不可能有家不回在客栈过夜,因此能让他流连忘返的天香楼也只能是间青楼。”

    “聪明!若不是左拥右抱的温柔乡,哪个男人会在天香楼过夜?”丁三举着酒杯朝柳寻衣敬道,“小老弟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我刚才就看出来了,凭你的本事和谈吐,绝非那些庸碌之辈,更不是什么狗屁苦力,你来霍都一定是做大事的。嘿嘿……”

    对于丁三的揣测,柳寻衣并未正面回答,而是举起酒杯与丁三轻碰一下,随即一饮而尽。

    “小老弟。”丁三朝着柳寻衣凑了凑,压低声音,郑重其事地问道,“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来霍都到底为了什么?”

    “赚俩酒钱……”

    “你唬我?”不等柳寻衣说完,丁三却是大手一挥,一副意兴阑珊的模样,自言自语道,“咱们是不打不相识,老兄我把你当朋友,你却不肯跟我说实话,没意思!实在没意思!”

    “丁老兄此话从何而来?”柳寻衣故作委屈地反问道,“我怎的没和你说实话了?”

    丁三微微眯起眼睛,一把拽过柳寻衣的手,接着伸出自己的一根手指,在柳寻衣的掌心中缓缓地写下几个字,继而面带神秘地笑道:“你是为它而来。”

    当柳寻衣辨认出丁三在自己掌心上所写的字时,脸色登时一变,那分明就是“惊风化雨”四个字。

    柳寻衣被惊的久久说不出话来,只是目光凝重地盯着丁三,在没有弄清楚丁三的真正目的前,他断然不会轻易承认此事。

    反观丁三却是咧嘴一笑,放开柳寻衣的手,低声道:“像你这样的中原高手会无缘无故跑到西域来?你定是为它而来,是也不是?”

    “你怎么会知道这东西在霍都?”柳寻衣试探着问道。

    “霍都的事就没有我丁三不知道的。”丁三摆出一副傲气十足的架势,将肉菜送入口中,吧唧着笑道,“只不过有些事跟我没关系,我懒得管罢了。”

    面对柳寻衣疑惑的目光,丁三嘿嘿一笑,凑上前去,低声道:“其实是我有个小兄弟在玉虎堂里当差,他跟我提起过曹堂主有好些日子不在玉虎堂,没人知道他去哪了。据我所知,曹堂主可是轻易不会离开霍都半步的,他这次离开这么久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之后中原就传来有人在江南陆府,当众抢走了惊风化雨图的消息。不久之后曹堂主莫名其妙的又回来了,时间上我一算八九不离十,所以这件事我猜八成就是曹堂主干的。”

    默默听完丁三的话,柳寻衣的脑海中再度浮现出当日在陆府惨死的莫岑一家三口,心中暗道:“原来那个连婴孩都不肯放过的黑衣人,就是玉虎堂的堂主曹钦。”想到这儿,柳寻衣的右手下意识地紧握成拳,随之“咔嚓”一声脆响,竟是一不小心将酒杯捏成粉碎。

    丁三见到柳寻衣如此反应,嘴角微微抽动几下,刚要开口,却听到柳寻衣语气平淡地问道:“你只凭这些就敢断言惊风化雨图在霍都?”柳寻衣虽对丁三的粗中有细颇为感慨,但仍旧没有轻易松口。

    “也不全是。”丁三道,“可是我发现这段时间来霍都的江湖人比之前多了不少,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无缘无故的为何会有这么多高手来霍都?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勾着他们,那你说能吸引这些江湖人,不辞辛劳远赴万里的是什么东西?当然就是前不久刚刚被抢走的那张图了。嘿嘿……”

    柳寻衣心中不断盘算着丁三的话,从中似乎还听出一些端倪,追问道:“你说这段时间有很多江湖人来霍都?指的是谁?”

    “比如你,还有刚才那几个蒙古人,不正是来自赤风岭吗?”丁三直言道,“还有一些人……”

    “是不是还有一伙西域人?”柳寻衣突然想到洵溱,下意识地开口追问。

    “在霍都出出入入的西域人太多,不知你说的是谁?”丁三反问道。

    “就是……有一个女人……”柳寻衣一边回忆着洵溱的模样,一边解释道,“年纪轻轻的,而且长的很漂亮……”

    丁三闻言脸上不禁浮出一抹坏笑,道:“霍都的漂亮女人其实不少,不过这两天还真来了个长的跟仙女似的大美人。跟她一比,天香楼那些庸脂俗粉简直没法入眼。听说曹堂主本想找机会将她请入玉虎堂一叙,嘿嘿……只不过自己的宝贝儿子突然出事,这才令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就是她!”柳寻衣亲眼见过洵溱的容貌,自然知道她的相貌放在霍都城中绝对是极为惹眼的那一类。

    丁三却是砸吧着嘴,连连摇头道:“不对吧?那个仙女跟你一样是从中原来的,并非什么西域人。”

    柳寻衣闻言一愣,满眼错愕的喃喃自语道:“中原来的?究竟是我说错了?还是丁三看错了?”

    “现在该轮到你告诉我了。”丁三坏坏一笑,凑到柳寻衣面前,满眼期待地询问道,“你到底是不是为了那东西来的?”

    柳寻衣放下酒杯,话里有话地笑道:“你不是说有些事和你无关,你懒得管吗?为何现在又对我这么好奇?”

    “有好处啊!”丁三脖子一挺,脸上写满了“利益”二字,“没好处的事谁干?”

    “什么意思?”柳寻衣显然没听懂丁三的话,“难道你想要那张图?”

    丁三笑道:“我听说那张图暗藏着金国宝藏,要是能找到岂不是一夜之间便可富可敌国?哈哈……”

    柳寻衣不可置否地苦笑道:“有可能一夜暴富,也有可能一夜之间丢了小命。”

    “所以我不贪。”丁三赶忙表明立场,正色道,“我没指望能得到那个东西,但是我可以跟你们这些外来的人做交易。你们虽然不了解玉龙宫,但是我知道很多事,只要你们肯给我一些好处,我就帮你打探消息。”说罢,丁三还朝柳寻衣挤了挤眼睛,似乎是说找他帮忙绝对物超所值。

    柳寻衣嗤笑道:“刚才一个雷彪就吓得你脸色发白,你凭什么帮别人?”

    “我虽然胆子不大,但是有路子。”丁三神秘兮兮地笑道,“最起码我能替你打听有关玉虎堂和那张图的消息,你要是两眼一抹黑在霍都里瞎转,能找到那张图吗?”说着,丁三突然摆出一副过时不候的模样,低声道,“我可告诉你,三天之后就是玉龙节,到时候玉龙宫三旗十二堂里有名有姓的人物,全部都会齐聚在大天池为玉龙宫主贺寿。曹堂主肯定也会在那天带着这张图上山,此图一旦进了玉龙宫,那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休想再拿到。所以嘛……你要想请我帮忙必须快些,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喽!看在咱俩有缘的份上,你给我一千两黄金,我帮你找图,怎么样?”

    “我倒真是小瞧了你。”柳寻衣似笑非笑地盯着丁三,而丁三则是满眼期待地望着柳寻衣,似乎是在等柳寻衣开口请他帮忙,但却万没料到柳寻衣竟会突然话锋一转,淡笑道:“只可惜你这回真找错人了,玉虎堂也好,惊风化雨图也罢,我都没有兴趣。”

    在丁三略显失望的目光下,柳寻衣缓缓起身,挥手往桌上扔下几个铜板,对丁三笑道:“醉了醉了,我要回去酣睡一场。咱们今夜能一起喝酒也算是缘分,这顿酒我请了,不过你的秦半两就拿回去吧,我实在是无福消受,哈哈……”

    说罢,也不等丁三再度开口,柳寻衣已是拎着宝剑步伐踉跄地朝楼上客房走去。而当柳寻衣走后,丁三醉意朦胧的脸上却是不经意地浮现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古怪之色。

    子时将过,龙安客栈内一片寂静,熙熙攘攘的大堂如今已变的空空荡荡。只剩下柜台上一盏微弱的烛火为大堂提供着最后一抹昏黄,守夜的小二也早已按耐不住困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昏暗之中,一道黑影陡然自二楼客房闪出,纵身飞入大堂,双脚落地不曾发出半点声响。随即身形一晃,整个人便如一阵疾风般掠出客栈大门。

    月光下,黑衣人在霍都的街道上疾驰而过,黑巾遮面只露出一双深邃而清澈的眸子,而这双眼睛的主人,正是早该酩酊大醉,卧床酣睡的柳寻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