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玄后 > 第073章 月色下的杀机
    船舱内,一派歌舞升平推杯换盏的太平安逸景象。

    船舱外,一批黑衣人踏着河水裹着杀意悄然逼近。

    在夜色的遮掩下,他们像是通体漆黑的乌鸦,与黑暗融为一体,轻巧灵活地纵身跃起又落下,踏过河波带出涟漪,经过之处却像微风拂过般悄无声息。

    他们一路追踪,眼睁睁看着追寻之人躲入前方灯火通明的花船。

    为首的人面色微沉,蒙着黑布的脸仅仅露出一双杀气凛凛的双眼:“那船上有东阳盛氏子弟,小心不得惊扰,免得给主子惹来不必要麻烦。”

    “是!”

    为首者手一挥,他身旁数十个黑衣人急速踏着河水如箭射出,若一道道流光落入那花船之上。

    搜寻着追杀之人踪影的黑衣人们,一路小心隐藏着自己的身形,借着夜色行着血腥之事。

    他们都以为自己是猎人,却不知早已成了猎物,主动钻入了霓裳阁的杀机陷阱之中。

    这霓裳阁,就是为他们准备好的埋骨之所!

    就在黑衣人踏足霓裳阁的同时,姜羲也在一位粉衣婢女的引领下,往二楼而去。

    她才走了几步,就觉得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九郎可是有点吃醉了?”婢女关怀地问道。

    她刚问过姜羲的姓名,姜羲自称姜九,婢女便顺势叫她一声九郎。

    姜羲摆摆手:“没关系,大概是酒喝得太急。没想到贵地的酒滋味清甜,后劲儿却是大得很呢。”

    婢女笑道:“是的呢,我们霓裳阁的酒风味独特,入口绵软,但后劲却大,九郎方才吃了那么多酒,小心醉过去。”

    姜羲含糊嗯了一声,低着头跟在婢女身后。

    不知道是不是她过于敏感了,总觉得这婢女说的话,像是在铺垫什么。

    素来谨慎的姜羲,在婢女背对她之时,迅速从袖里摸出一颗药丸塞进嘴里。

    药丸在舌尖化开,辛辣冲鼻,却转瞬冲开了沉沉醉意,让姜羲重归清醒。

    ——如今她的制药手段虽不及前世十之一二,但根据基础药理配制一些药丸还是没问题。正好最近闲得无聊,她就买来各种药材,根据记忆力的药方研究还原。

    因为大云的药材有许多都与前世她用过的不一样,所以配方难免失衡,配出来的药也是稀奇古怪。在各种鸡肋的药丸中,她刚吃过的醒酒药丸算是比较有用的一种,药效比普通的醒酒药好上十倍。

    姜羲随手揣了一瓶带在身上,没想到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破开醉意的姜羲,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继续装作醉醺醺的样子,脚步虚浮地跟着引路婢女踏上二楼。

    粉衣婢女推开走廊尽头一间房的门,侧身让开:“这里便是我们霓裳姐姐的房间,请九郎先进去稍等片刻,霓裳姐姐很快就来。”

    姜羲按兵不动,应声迈进房间,装作参观的样子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儿,眼角余光若有若无地瞟过周围,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难道真的是她想得太多了?

    姜羲停下脚步,刚回过头,就见到那位粉衣婢女,站在桌案前,掀开了博山炉的盖子,丢了一颗香丸进去。

    “这是?”姜羲目光紧紧盯着婢女拨弄香丸的手。

    婢女笑得一派坦然完全看不出心怀鬼胎的样子:“这是我们霓裳姐姐亲手配制的香丸,味道很独特,要是九郎你喜欢,走得时候可以带上些。”

    “味道很不错呢。”

    “我们霓裳姐姐合香手法可是一绝。当然,霓裳姐姐其他方面也很厉害。”

    粉衣婢女毫不掩饰对那位霓裳的崇拜。

    姜羲默默听着,却故意站在离博山炉最远的地方,并且一直观察离博山炉最近的婢女的反应。

    直到那香丸燃烧,袅袅青烟顺着博山炉的孔飘出,那婢女也没显露半点异样,甚至还深深吸了一口气,顺便再跟姜羲吹嘘了一下她的霓裳姐姐。

    姜羲随口应付着,心思却完全不在那位名妓霓裳身上了。

    她更想看看,这霓裳阁在搞什么鬼。

    婢女点完香,给姜羲送来茶,才道别离开。

    等婢女离去后没多久,仍然坐在离博山炉最远一张椅子上的姜羲,忽的感觉一阵困意涌上头。

    这感觉来得太古怪,姜羲第一反应就是狠狠掐住掌心软肉!

    另一只手则在袖里一阵摸索,翻出装醒酒丸的药瓶,往嘴里倒上几颗压在舌头下面。

    一颗醒酒丸便有寻常醒酒药的十倍功效,姜羲起码丢了五六颗进嘴里,作用自然更大了。药丸的辛辣直冲天灵盖,姜羲就算想睡也睡不过去。

    “幸好有用。”姜羲小声嘀咕着,鼻翼微微抽动,谨慎地嗅着空气中浮动的香味,“似乎都是助眠的香料……看上去并没有恶意。”

    先是醉人的甜酒,后是助眠的香料。

    这种种结合,分明就是为了给她营造出一种不小心喝醉晕过去的假象。

    那目的何在呢?为了让她晕过去好对她上下其手吗?

    姜羲摸着脸庞,自言自语道:“果然是容貌的恢复让我变危险了吗?大云的女子有这般生猛?”

    她早就发现,随着身体在调理之下逐渐健康,五官也在渐渐长开,姜羲已经在模糊的铜镜中依稀看到了前世的影子。

    以她前世那张脸惹来人觊觎也不奇怪,可是……

    她是女子啊!

    女子对女子又能做什么呢?

    姜羲还真想看看!

    她抱着几分恶趣味,靠着椅子,呼吸趋于平稳,像是真正陷入了昏睡当中。

    事实上,她五感全开,警惕地辨别身边的细微动静。

    然后,她听到有人进来了。

    还不止一个人,而是有三个人。

    根据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闭上眼睛的姜羲脑海里迅速浮现出那粉衣婢女穿过的厚底软鞋的样子。

    三人中有人开口了,果然是姜羲猜测的粉衣婢女:

    “好似睡过去了呢,要不要再检查一下?”

    “霓裳姐姐的香丸怎么会有问题,你们快来搭把手,我们把她藏在床底下,免得待会儿黑冰阁的人进来波及到她。”

    这人的提议很快得到另外两人的响应,她们携手上前来搬动姜羲。

    “咦,这个人比我想象中的轻很多呢,倒跟那些臭男人不一样。”

    粉衣婢女嘻嘻笑道:“我早就发现这个小郎君不一样了,以往那些客人来看姐妹们跳舞,哪个不是色眯眯地光盯着裙底看?今日这几位小客人,倒是坐怀不乱,是个好人!”

    “别轻易判断好人坏人,小心被人欺骗。”

    “知道啦。”粉衣婢女脆生生地应了,又蹬蹬跑开,来时手上抱了什么东西,“床底脏兮兮的,用被子给她裹上吧,免得被人发现了。”

    “你是怕她磕到头吧?”

    “她是好人嘛。”

    “我都说了……”

    “知道了知道了,不要轻易相信人……把头裹起来……哎哎,露点缝隙给她呼吸吧,万一憋死了好可怜的!”

    姜羲听着三个年轻少女的嘀咕交谈,像是不谙世事,但话里含义又透着不一般。

    她像是无法动弹的木偶,任由三人将她裹进被子,塞在床底下。

    等把姜羲藏好了,三人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房间里小声交谈:

    “黑冰阁的那些人已经上船了,他们果然顾忌一楼那位盛家小郎的身份,很是小心翼翼呢。”

    “霓裳姐姐是因为盛家小郎才选的姜九郎上船吗?”

    “怎么会,我亲耳听见霓裳姐姐对那首诗赞不绝口呢。”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待会儿小心一些,别被黑冰阁的鹰犬伤到了。”

    “我们知道啦,他们在明我们在暗,谁是黄雀还不一定呢。”

    “好了,走吧。”

    一阵窸窣脚步声后,三人各自离开了。

    床底下的姜羲等了好一会儿,见真的没了动静,才从床下小心翼翼爬了出来。

    不是预想的见色起意,姜羲揉揉脸,好一阵庆幸。

    不过,那三个霓裳阁的婢女,交谈间却透露了不少秘密——

    黑冰阁?鹰犬?霓裳?

    “这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姜羲的目光越过半开的海棠花窗,只见月色宁静,清辉遍洒。

    又有谁能想到这月色下藏匿的重重杀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