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妙影别动队 > 198. 高僧度1化
    冷劲秋还发着烧,浑身乏力,身上伤口还渗着血,但他一想起女儿如霜还在等着他,便不顾体弱,跌跌撞撞地朝庙门口走去。

    “施主莫要逞强,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还是留在此地歇息一阵为好。”觉恒师傅拦着冷劲秋,好言相劝。

    “你不懂,我女儿还在等我呢!去晚了他们可就走了。”冷劲秋手一甩,捂着腹部的伤口,踉踉跄跄地朝前走去。

    “施主若是执意前行,请带上这瓶续力丹。”觉恒师傅连忙走过去扶住冷劲秋,把一瓶丸药交到他的手里:“此药乃本寺秘制的伤药,有补血凝神,恢复元气的功效,每日一粒即可。施主昏迷期间,我已给施主服用过此药,看来此药药效不错,你这么重的伤还能站立前行,多亏了此药啊。”

    冷劲秋接过丹药瓷瓶,塞入怀中,向觉恒师傅鞠了一躬:“师傅的大恩大德,容我冷劲秋日后回报,我一定会去灵玄寺进香拜佛的。”

    冷劲秋说完,使出全力,跨上了庙门外的那匹红棕马,朝着黄石的方向前行。

    觉恒师傅望着冷劲秋那孤独的背影,双手合十,嘴里默念着“阿弥陀佛”。

    当冷劲秋来到黄石郊外那片竹林时,距离和向佑,铁柱分手已是第五天了,照理他们应该在这片竹林里等着他。

    冷劲秋在这片竹林里小声呼喊着:“老三,铁柱,霜儿……”,可是没有丝毫回应。

    冷劲秋牵着马在竹林里不停地转悠着,呼喊着,忽然,他看见前面一块石头上面有一大滩血迹,连忙跑上前去,他用手摸了摸,血迹已经干了,而在石头的下面,他发现了一只花布鞋,冷劲秋心头一惊,连忙捡了起来,仔细一看,果然是如霜的花布鞋,当初如霜在天龙瀑后面的小山丘上被鲁克明的手下掳走时,挣扎过程中曾掉了一只花布鞋,后来逃离云雾山之后,他们一路逃命,根本就顾不上给如霜添置一双新鞋,所以如霜一直是穿着一只鞋,由铁柱背着走的,如今如霜的另一只鞋也掉落了,而且石头上还有一大滩血迹,这让冷劲秋的心猛地揪了起来。

    如霜是冷劲秋活下去的唯一念想,而现在三人都踪影全无,只剩下一只鞋和一滩血迹,难道连女儿如霜也遇害了吗?

    冷劲秋站在那块石头旁,仔细查看着血迹,发现周围的草丛上也有点点血迹,循着血迹寻去,终于在一个草垛的后面看见了铁柱倒在那儿,冷劲秋连忙走到铁柱面前,却发现铁柱早已咽气了,胸口和腹部被刺刀给刺穿了。

    “铁柱……”冷劲秋抱着铁柱的遗体,嚎啕大哭。

    随后冷劲秋挖了个坑,把铁柱给掩埋了。

    冷劲秋来到附近打听情况,终于找到一位知情人,他告诉冷劲秋,两天前,这里经过一群兵痞,他们见财就抢,见人就杀,这里附近村子被洗劫一空,后来听到竹林里有女娃的声音,就跑到那儿去了,听人说竹林里有两个男人跟这伙兵痞打起来了,被抢走了不少财物,女娃也给掳走了,是死是活就不清楚了。

    冷劲秋听后,犹如当头一棒,他神情恍惚地又走回到竹林里,回到了那块石头旁,耳边想起如霜那撕心裂肺的呼救声:“爹爹,救我,爹爹,救我!”

    忽然冷劲秋感到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上。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倾盆而下,在地上溅起朵朵水花,也把晕倒在竹林里的冷劲秋给浇醒了,他睁开眼睛,倚靠在那块血迹斑斑的石头上,此时石头上的血迹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了,但冷劲秋却依然闻见了瓢泼大雨中的血腥气,他手里紧紧捏着如霜的那只小花鞋,悲从中来,短短数日,他就丧妻失女,兄弟们死的死,走的走,失踪的失踪,他最敬重的兄弟被捕入狱,他忽然间觉得自己一无所有,虽然那位凌先生曾给他讲过一些生命的价值与意义,他当时听后,犹如醍醐灌顶,犹如在茫茫黑夜中见到了一丝光明,那位凌先生就是他的指路明灯,但现在凌先生自己这盏明灯已经到了油枯灯灭之时,他感到自己的生命之光也将随之熄灭。

    他感到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动力已经消失了,他的身体已经成为了一具行尸走肉,他漫无目的地走在竹林里,他的耳畔传来了秀芹的温柔细语,如霜银铃般的笑声,老二豪爽的叫好声,他的眼前出现了凌先生的那儒雅的身影,春芽子敏捷的身手,刀疤拉响手榴弹时的豪气,老六忠厚老实的面容……

    那些他所熟悉的人,他们的样貌,他们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在他的眼前久久地走马灯似的来回闪现。

    冷劲秋走到了河边,河水因大雨而暴涨,漫出了河堤,冷劲秋朝河里走去:“霜儿他娘,我来了,老二,我来了,你们等等我,我来了……”

    冷劲秋一步一步朝河里前行,河水渐渐地淹没了他的腰际,他的胸口,直致没顶。冷劲秋感到一阵窒息,他闭起双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但是,冷劲秋的命实在是太硬了,阎王爷还是没有把他给收了去,一个大浪把他给冲回了岸堤,而等他苏醒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火堆旁,一个单薄的身影正在给火堆添柴。冷劲秋定睛仔细一看,这个单薄的身影不正是破庙里碰到的觉恒师傅吗?

    “怎么又是你,觉恒师傅?”冷劲秋支撑起身体,坐了起来。

    “施主,贫僧跟你还真是有缘啊!”觉恒一边添柴,一边回头朝冷劲秋笑了笑。

    原来觉恒见冷劲秋一人颤颤巍巍地骑在马上,怕他又出意外,便骑着他的那匹小毛驴,一路跟随而来。

    “是师傅把我从水里救起来的吗?唉,师傅,你又何必救我呢?”冷劲秋以为自己这次获得重生又是觉恒师傅出手,把他从河里捞了起来,可是这次他已然没有活下去的念想了。

    “贫僧不会游水,是大浪把你送回来的,施主,老天不收你啊,你就别一心求死了。”

    “难道我此生的苦难还不够,老天爷还要让我继续饱受人世间的折磨吗?”冷劲秋没想到自己求死不得。

    觉恒把一块柴火扔进火堆中,火焰猛地亮得炫目,觉恒淡淡地说道:“人生百年,转眼成空。钱财固然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可其他的名利,情缘,恩怨亦是如此,一切邂逅,悲喜皆由心定。不如把凡尘俗事抛开,坦坦荡荡,不让自己在悲伤中度过,随缘起止,随遇而安。人生一场,不过活一回心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