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士兵向前冲 > 第六十五章 解救人质
    (非常感谢‘木子畅’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这时,吴所长和一名身穿黑色特警作战.服的男子走了过来。

    牛致远转头看去,发现这名特警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神色冷厉,气质沉稳,与吴所长和他带领的那些镇派出所的警察有着明显的区别,他本能的感觉这个人不简单。

    “咦!竟然是一位少校,怎么戴的是军衔。”牛致远发现此人肩膀上不是警.衔,而是和解放军部队一样的军衔,分明是一位少校警官,不由有些疑惑,他只知道武警部队的军衔和他们解放军是一样的,可是此人分明是一位特警。

    “特警部队的衔和武警、解放军部队军衔一样。”旁边刘参谋低声给牛致远解惑。

    说着话,他带领九名士兵主动给这名特警警官敬礼,虽然不是一个体系和单位,但他是上尉,比对方军衔低了一级。

    “这是省里面特警突击队副队长周超,一路追捕这两名歹徒过来的。这位是91师a团刘参谋和九名战士。”吴所长抢先进行了介绍。

    周超一脸严肃的给众人回了礼,目光如刀一般扫过众人,说道:“你们中间谁最强?”

    众人一愣,齐齐看向牛致远,于建兴说道:“牛致远格斗术和枪法最好,已经达到了我们师准兵王的水平。”

    周超和吴所长大为意外,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牛致远,一看后者还略带稚气的面容和列兵军衔,都禁不住有些怀疑。

    “我试一下你的身手。”周超突然说道。

    话音一落,他一拳便向牛致远胸口直捣而去。牛致远吃了一惊,身子猛的一侧,躲开周超拳头的同时,左手竖掌猛的挥出,砍向周超的咽喉,速度快如疾风。

    周超神色一凝,左手猛的上前砸向牛致远左手的手腕,牛致远首次与除杜洪石之外的这种级数高手过招,战意十足,眼睛发亮,左手竖掌瞬间变为握拳,迎向周超拳头。

    砰的一声,牛致远拳头传来巨痛,往后退了一步,周超身体微微一晃,纹丝不动。

    “牛致远是吧!年纪轻轻身手很不错,身体也够强壮,我相信你们班长说的话。现在我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情况,然后分配任务。”周超欣赏的看了一眼牛致远,点头说道。

    “这两名歹徒是国家一级通缉犯,目前已经在我们省做案三起,杀了三个人,伤了九人。手中有枪支和管制刀具,具有一定的战术意识和格斗厮杀实力。”www.16xz.com 一流小站首发

    说着话,周超蹲下,将一张众人所在废弃工厂地图铺在地上,示意众人也蹲下,继续说道:“歹徒和人质在三楼从左边数第四个靠右手的房间,房间宽5.3米,长10.5米,是一个废弃的厂房车间,南边有一个窗户损坏可以进入的卫生间,楼道南北两头各有一道楼梯。因为支援的武警部队还没有来,没有狙击枪,也没有狙击手,但歹徒情绪已经失控,人质已经被砍了一个耳朵扔了下来,我们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并且因为小镇所有警察已经露面,歹徒知道他们的人数,从上面看着警察少人,便会情绪激动,且心中警惕,而且小镇上派出所同志的能力……”

    说到这里周超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可以看得出他对小镇派出所的警察颇为不满,但在解放军同志面前还是给了几分面子,没有说出来。

    “我一个人上去控制了不了局面,容易伤到人质,所以只能请求你们和我偷偷潜伏上楼,在没有狙击手掩护的情况下,击毙歹徒,救下人质。吴所长会在下面进行相应配合,干扰歹徒的判断,你们明白吗?”

    “明白!”于建兴带着八名士兵一声低吼。

    此时,吴所长给每个人发了一支装有实弹的手枪和一个耳麦,并且当场进行调试,周超又明确了耳麦联络方法,比如在不方便说话时,敲击一下代表什么,敲击两下或者三下又表示什么意思。

    一边示意众人检查和熟悉一下手枪和耳麦,周超紧接着又说道:“我和你们共分为三个组,我和牛致远为一组,从楼房顶部用垂悬绳下落,以窗户为突破口,你们班长和副班长各带三个人,为第二组和第三组,分别从南北楼梯进入楼道,负责吸引匪徒的注意力,并随时准备配合我和牛致远进行强攻!明白没有?”

    “明白?”

    “明白!”

    “开始行动!”

    话音一落,三个小组便从各自的路线窜了出去。

    牛致远跟着周超有意避开匪徒的视野,绕到楼后面用警察早就准备好的长梯上了三楼的楼顶。这个时候,其他两组也已经摸进了一楼两边楼道入口。

    吴所长时机把握的很好,适时下令警车打开警报,安排人开始大声喊话,对匪徒进行心理攻势的同时,吸引其注意力,掩盖三组人员的动静和声响。

    牛致远学着周超的动作,轻手轻脚,将制式胯式滑降索套牢牢挂在背上,另一头固定在楼顶铁栏杆上面,周超又帮牛致远仔细检查,两人很快做好了滑降准备。周超微吸一口气,轻轻敲了一下胸口对讲机,这是说好的信号,告诉已经上到三楼楼道两边的两个小组,他们准备滑降了。

    此时,楼下警笛声和喊话声依然在继续,第二和第三小组几乎同时在楼道的两头出现,互相打了一个手势,便各自排成一路纵队紧贴墙壁缓缓前行,确保脚步无声。

    各自距离匪徒所在房间20米时,两个小组同时停止前进,等候周超和牛致远滑降到位。

    突然匪徒房间中传来一声惨叫和痛哭声,然后一个女子哭喊着从门口爬了出来,露出一个满脸血污的脑袋,这女子看见两个小组救援人员,惊喜莫名的大叫道:“快救救我,求求你们了……”

    左右两边两组战士无不脸色大变,暗自叫糟,果然正准备只是将人质拉进去的匪徒猛的伸出头一看,又将脑袋缩回去,嚎叫起来:“操你.妈的,敢骗我们,老子弄死人质!”

    说着话,匪徒一把抓起人质,将刀抵在人质脖子上,上面已经出现了血痕,情况危急万分。

    “撤!”担心刺激到匪徒,伤了人质,于建兴一挥手,两组战士只得红着眼睛各自往后退。

    匪徒一脸狰狞的大喊着:“你们再敢上来,老子就将人质的脑袋割下来扔下去,老子说到做到。”

    房间里面另外一名匪徒伸头往楼道里面看了一眼,跑进去通过窗户对着下面的警察喊道:“五分钟,五分钟之内要是看不见车和钱,我们就将这个女娃脑袋割下来扔下去。”

    “二组和三组被发现了,我们等会见机行事,若事不可为,行动取消。”牛致远和周超拉紧绳子脚蹬在墙壁上,周超低声对牛致远说道。

    牛致远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周超双腿用力一蹬楼檐跃了下去,动作轻缓,轻轻蹬着墙壁借力,一点点往下滑动,牛致远学习侦察训练时也学过如何用绳子下楼,紧随周超也缓缓滑了下去。

    两人到了匪徒所在厂房的卫生间窗户前停了下来,而周超动作更轻,一点点挪动到一名匪徒所在窗户左上角处停了下来。

    周超给牛致远打个手势,牛致远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伸左手扒在窗户沿上,稳定好身体,腾出右手掏出手枪瞄准窗口,并且做好了准备进入卫生间窗口的准备。而此时周超微微探头向匪徒所在厂房内看去。

    这时,楼下吴所长突然用扩音喇叭大声说道:“好,你们不要激动,经过我们研究,领导批准,同意你们的要求,现在请你们明确车辆放在什么位置……”

    吴所长利用匪徒最关心的事情吸引注意力的时候,周超冲着牛致远点了点头,示意他进入。

    牛致远深吸一口气,先将枪装好,左手牢牢扒在窗沿上,右手解了绳子, 然后从窗户中钻了进去,进去之后脑袋朝下,他按照四百米障碍过翻板墙的标准动作,一只手在墙壁上贴实,稍微一用力身体翻转,猫一样无声无息的跳下窗台,迅速掏出手枪,藏在卫生间门后面,然后敲了敲耳麦,告诉周超他已经到位。

    “把车就停在楼下,你们退到一里之外,现在就退,给你们五分钟时间,不然我们将人质扔下去。”匪徒一手挟持着人质,冲着楼下大喊。

    下面警察开始撤退,匪徒见此终于松了口气,其中一名匪徒骂道:“狗日的警察,不见黄河心不死。”

    下面警察不敢刺激匪徒,所有人迅速撤离出了厂区,两名匪徒也没有急着立刻便下去,一个继续挟持着人质在窗户前往外看,另外一个探头往楼道里面进行侦察,看有没有人埋伏。

    牛致远趁机从卫生间里面悄悄窜了出来,背靠墙壁拐角处隐蔽好,距离匪徒和人质距离不足十米,轻轻在耳麦上敲击了三下,表示他已经接近目标。

    这时,另一名匪徒也挟持着人质往门口走去,因为脱离了窗户,匪徒便不像刚才始终将人质挡在身前,而且将手中的刀子挪开,准备甩甩胳膊,放松一下,等会出了门好继续将人质挡在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