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谋断九州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选将
    (求订阅求月票。)

    郭时风的身份在别人看来有些尴尬,他自己却坦然接受,“看我的嘴,别看我的人,就因为我在各家都待过,才能与各家说得上话,这是一项本事,对不对?”

    对徐础,郭时风引为同类,拱手笑道:“咱们都是翻过山、趟过河的人,天下山河形势,尽在你我心中。哈哈。”

    对这次到访,徐础感到有些意外,请郭时风坐下,笑道:“若论翻山趟河,我可比不上郭兄见多识广。”

    “意思是一样的,可现在不同,吴王自己就是山河,要别人来翻、来趟啦。”www.16xz.com 一流小站首发

    “郭兄为此而来?”

    “像我这样‘见多识广’的人,怎能不来见识一下?”

    郭时风脸上全无愧意,徐础心中反而生出几分敬佩,笑道:“小山小河,不值一来,郭兄会大失所望。”

    “嘿嘿。”帐中没有外人,郭时风不担心话会外泄,“若论大山大河,这边一个也没有,东都与邺城,才算有些规模。”

    “郭兄不看好义军?”

    “天成自亡,神佛难救,所以我看好义军,但是谁知道未来会不会一山更比一山高?天成已然朽烂,义军诸王就都是栋梁,身上没有蠹虫吗?”

    徐础不得不承认,郭时风真说到他心坎里去了,天成皇帝昏庸,奸臣当道,可挨个看去,诸王似乎也没高明到哪去。

    郭时风拱手道:“我知吴王心意,所以敢于直谏,想必吴王也不会太恼怒。”

    徐础笑道:“咱们还是兄弟相称吧,‘吴王’两字我听着别扭。”

    “那我就不客气了,础弟心事向来长远,有没有想过攻破东都之后的事情?”

    徐础虽然佩服郭时风,同时也有警惕,回道:“想得不多,我更在意如果没有攻破东都,义军反而大败,该如何自保。”

    “哈哈,果然还是础弟的风格。实不相瞒,我这次来,为的就是这件事。”

    “等等,先说明白,郭兄为谁而来?”

    “为梁、晋二王,也为我自己。”

    “请郭兄逐次道来。”

    郭时风笑笑,“先人后己。梁王的意思很简单,以为诸军当中,梁、吴最弱,但是两王交情最深,当携手共进共退,莫以小事生怨。”

    “梁王想要吴军骑兵?”

    “础弟聪明,一点就透,梁王并非白要,愿以同样数量甚至更多的步兵交换。也可以反过来,吴军当有若有合适的骑兵将领,他愿将梁军骑兵全交给吴军。”

    梁军当中没多少骑兵,可吴军缺少大将,尤其缺少骑将,也是事实。

    徐础不置可否,“晋王呢?”

    “也是要借骑兵。”

    “用什么交换?”

    帐中没有外人,郭时风还是扭头看了两眼,压低声音道:“梁、晋二王在这件事上已经谈妥,吴军骑兵借给谁都行,础弟可得更多步兵,除此之外——”郭时风将声音压得更低,“江东早晚会成是非之地,吴越王宁抱关亦非善类,战后必成础弟心腹大患,梁、晋愿助吴军一臂之力。”

    “如何相助?”

    “不等进入东都,打败官兵之后,就在城外解决。础弟不必出面,以免引起天下人猜疑,梁、晋二王当代为行事。”

    “以何名义?”

    “宁抱关对梁王不敬,忘恩负义,数次投降朝廷,反复无常,有这两项大罪就够了。”

    徐础寻思片刻,“两王的事情说完了,郭兄自己的呢?”

    “如果诸事顺利,义军攻破东都,我对础弟无事可求。万一不幸,义军大败,我要提前求础弟收留。”

    “义军大败,吴军当无独存之理,郭兄何以求我收留?还是说郭兄向诸王都提出同样的请求?”

    “哈哈,除了础弟,没人能听‘大败’二字。我只求础弟收留,吴军存亦好,亡亦罢,都无影响,我只求础弟带我一同逃难。”

    “往哪逃?”

    “邺城。”

    原来郭时风还记得济北王世子对徐础的看重与拉拢,要给自己也留一条后路。

    徐础微微一笑,“郭兄考虑得倒是周全。”

    “我不白跟础弟走这一遭,础弟刺驾、造反、称王,样样皆是死罪,不好亲自出面说的话、做的事,我都可以代劳,而且——”郭时风露出暧昧的笑容,“我与邺城还有一点联系,能帮到础弟。”

    徐础权衡良久,“郭兄的请求,我可以接受。”

    郭时风面露喜色。

    “梁、晋二王的请求,容我再想,吴军将士素以刚强重名著称,让他们归入他人军中,难。”

    “离开战还有三天,础弟慢慢想,腊月二十能借兵即可。”

    郭时风将要告辞,徐础道:“如我借兵,谁当骑兵大将?”

    “梁将潘楷,他出身自骑将世家,这些年虽然隐居民间,家传本事仍在,梁王试用过,晋王也满意。”

    徐础道:“我一直以为晋王会重用谭无谓。”

    “谭无谓的确有些谋略,但是爱口出大言,得晋王赏识,却不得诸将欢心。义军勉强聚合,非名位素高者,难以镇服,所以统帅只能是刘有终,骑将要选潘楷,谭无谓留在晋王身边当个参谋,足矣。础弟很欣赏谭无谓?”

    “我也是被他大言所诳之人。”

    “哈哈。不耽误础弟休息,这就告辞,等础弟定夺。”

    徐础送到帐外,寒风吹来,郭时风哆嗦一阵,“帐篷毕竟不如砖瓦,希望能早日结束这行军之苦。”

    郭时风刚走不久,孟僧伦过来打听情况,“那个郭时风,听说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执政不要被他欺骗。”

    “从前算是同窗,过来叙旧而已,别无它意。”

    孟僧伦总想“奋不顾身”地为执政王做点什么,徐础不敢说出梁、晋二王的建议,怕他提前动手,真去找宁抱关拼命。

    “那就好,执政早些休息吧,明天的事情不少。”

    “等等,有件事我想问你。”

    “执政请说。”

    “你觉得营中谁可担任骑将?”

    “执政掌兵,上下信服,何必另选骑将?”

    徐础不能承认自己在兵法上的缺陷,笑道:“诸王联手,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需要有人替我分担掌兵之责。”

    孟僧伦想了一会,“吴人不擅骑战,选个骑将还真难,依我看,宋将军合适,他有勇猛之气,敢于身先士卒,最重要的是,他对执政忠心无二,又是七族子弟,足以服众。”

    “宋将军堪为猛将,却非大将。如果我找一个外人来呢?”

    孟僧伦立刻警惕,“外人?什么外人?小姓将领也是吴人,而且出身低微,更加不懂带兵之术。”

    同为江东人,孟僧伦却视小姓将士为外人。

    徐础笑道:“江东以外。”

    “荆州人吗?”孟僧伦微微皱眉,“我看不出他们当中有谁能当骑将,不过若是执政看中的人,我可以接受。”

    “我还在找人,未必是荆州人,孟将军心里知道就好,不要对外泄露。”

    “当然。”孟僧伦告辞,临到门口又补充一句:“这三千多名骑兵乃是吴军老本儿,执政凭一己之力创立,万不可假手他人。七族将领唯执政是从,可不服别人的管束。”

    徐础点头。

    战事未起,胜败未分,义军内部就开始明争暗斗,徐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这件事,唐为天进帐熄灯,他也没注意到。

    天下哪里真有一呼百应的事情?他想,心中渐渐释然,造反之难,难就难在人心不齐,朝廷因此而摇摇欲坠,义军因此而成一盘散沙。

    “得人心者得天下,果然是至理名言。”徐础开口道。

    “大都督在说什么?”唐为天被吵醒了。

    “我说得人心者得天下。”

    “那倒是,大家都这么说,谁得能得百姓的心,谁就能当皇帝。”

    徐础笑笑,没再开口,这根本不是他的意思,人心并非虚无缥缈,也不在天下人那里,它就在身边,人人不同,心心各异,能揣摩透者占上风,能尽用者得天下。

    名士范闭的形象莫名其妙地出现,似乎在摇头,徐础将他撵到一边去,安心入睡,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次日上午,宁抱关率军赶到,午时一过,甘招最后一个过来合营。

    五王汇合,兵势大振,没人能说清究竟有多少人,号称五十万,粗一看去,确有几分样子,连许多营中将士也相信这个数字。

    五王之间尚有隔阂,于是不谈正事,先设酒席,召集诸将一醉方休。

    徐础找到郭时风,引到人群后面,小声道:“我可以借兵给梁、晋二王。”

    郭时风大喜,正要开口,徐础继续道:“我要两倍步兵交换,而且只能是谭无谓担任骑将。”

    郭时风一愣,“两倍步兵没问题,可是两王已经选定潘楷,这也是谈判的结果。潘楷是梁将,突然换成晋人,这个……不太好说啊。”

    “所以要郭兄去说,我等你的回话。”

    郭时风点点头,拱手告辞,去找梁王、晋王传话。

    借着敬酒的机会,徐础坐到甘招身边,悄声道:“五军合营,需要一位主帅,甘统领以为谁合适?”

    “确实需要主帅,要不然合营也是无用。徐公子可有意向?”

    “梁王、晋王属意刘有终。”

    “相士刘有终?他的名声倒是挺响,打仗……行吗?”

    “待会议事,甘统领也可以推荐一人。”

    “我这边没人能当全军主帅啊。”

    “他可以。”徐础抬头看向他心目中的主帅人选。

    不远处,宁抱关踞坐,正与敬酒者对饮,没有半句废话,诸王当中,数他面前聚集的将领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