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刑警荣耀 > 第267章 鸣枪警告
    王为知道要糟,但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咔哒!

    这是顶弹上膛的声音。暴

    怒的白大队直接出枪了,不但拔出了枪,而且直接拉保险,顶弹上膛。

    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向前。这

    一刻的白娇娇,完完全全将女刑警凶悍的特性展露出来,秀美的脸上笼罩着一层厚厚的寒霜,仿佛冰棱子正一道道往下掉,双眼之中,目光冰冷!

    被她枪口指着的村民们一阵骚乱,站在最前边的几个情不自禁地往后退,眼里都露出惊恐的表情。他

    们其实都没在现实中见过枪,对于手枪并不是十分恐惧,真正让他们感到害怕的,是白娇娇的神情,那喷火的双眼明白无误地告诉所有人——敢过来,我就敢开枪!

    这个女警察拼命了。

    “别怕,她不敢开枪……”

    人群中,还有人起哄。

    这是没有直接面对白娇娇的。“

    对,她不敢开枪,打他们……”一

    个鲁莽的村民甚至举起了手中的锄头。

    砰——枪

    声响起。一

    颗子弹从那个鲁莽的村民头顶高处飞过,射向天空。鸣

    枪警告!不

    过令人意外的是,鸣枪警告的不是第一个出枪的白娇娇,而是王为。

    王为本来是想阻止白娇娇出枪的。

    这么多村民围困着,明显不是使用枪械的合适时机。虽然说,条令上有规定,在警察本身的生命安全面临威胁或者群众的生命安全面临威胁的时候,可以使用枪械。然而在实际之中,这样的情况,很少有人会掏枪。

    万一走火,就是大事故。

    但是很显然,暴怒的白大队压根就没有考虑后果。她

    眼里只有任务!

    真要是被人当着她的面把陆晓婷再抢回去,白娇娇绝对会开枪,哪怕后果再严重!

    这已经是她的底线,绝对不能被突破。如

    果这样的底线都被突破,那当警察还有什么意义?白

    娇娇当初选择成为一名警察,并且是成为一名刑警,可不是为了向犯罪分子妥协的。对

    白娇娇而言,有些原则,比生命更重!然

    后,王为也出枪了,并且毫不犹豫开了枪。无

    论如何,王为不可能让白娇娇一个人面对今后的责难。

    要犯错误,就特么一起犯!

    怕个鸟!

    王为的二愣子脾气彻底发作了。“

    谁说我们不敢开枪?”

    “咹?”“

    谁说的?”

    “站出来给大家看看!”

    手中的枪口冒着青烟,王为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眼神从围攻者脸上一一扫过,淡淡说道,声音不大,但在场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没

    有人站出来。

    都说横的怕楞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

    两个外地警察已经“疯了”,摆出了拼命的架势,再凶悍的村民,也要好好考虑考虑后果。

    “这个人,这个女孩,叫陆晓婷,是个大学生。她不是你们老根水的人,也不是特么的谁买来的老婆。买卖人口是犯罪行为,明白吗?”

    王为随手指了指蜷缩在地上痛哭失声的陆晓婷,大声说道。

    “人家也是父母生的,她的父母就在那边。你们凭什么这么欺负人?就因为你们是本地人,她是外地人?你们一辈子不出门?你们的兄弟姐妹一辈子不出门?你们出门在外,就不怕被别人这么欺负?”“

    你们现在连警察都敢打。我问你们,要是你们被人欺负了,连警察都保护不了你们,你们是不是很高兴?是不是觉得很好玩?”

    “咹?”

    “说啊,回答我!”

    王为的咆哮起来。

    “告诉你们,陆晓婷今天我们一定要带走,陈阿根也一定要带走。谁愿意为陈阿根一起去坐牢的?谁愿意?”

    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指向前方,王为脸上布满了煞气。

    所有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向前。而

    且有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反思的神色,显然正在认真思考王为说的那几句话。

    凭什么欺负人?

    对面那女孩子,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又没做什么坏事。他

    们凭什么欺负人!毕

    竟每个人都是有良知的,并不是禽兽。而

    且,王为最后一句说到了点子上,这女人是陈阿根买回来的,抢回去也是陈阿根的“老婆”,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这

    又不是个东西,抢回去之后大伙能分上一杯羹。为

    了陈阿根的事,直接和警察对着干,甚至还有可能坐牢,挨枪子,划算吗?

    不划算!完

    完全全不划算!“

    住手,都住手!”村

    民身后响起了陈阿祥气急被坏的声音。

    一开始,陈阿祥一直拿得定,坚信警察不会动武,那么现在这清脆的枪声,彻底将他打醒了。

    这些警察真不是省油的灯!竟

    然真的敢开枪!

    陈阿祥怕了。如

    果说,老根水村其他村民对生活都很麻木,没什么奔头的话,至少他陈阿祥的生活还是过得有滋有味的,很有奔头。他可不想因为一个老光棍陈阿根,彻底将自己搭进去。真

    要是出了人命,警察固然要负责任,他陈阿祥也绝对跑不掉。

    一瞬间,陈阿祥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谁都不许乱来……”陈

    阿祥急急忙忙从后边跑过来,大声叫道。原

    本还有个别二愣子村民不服,想要搞事,陈阿祥这么一喊,这个别的二愣子也被压下去了。在老根水村,陈阿祥的话还是比较管用的。

    “钟局长,你看,女孩子可以带走,陈阿根是不是留下算了?”喝

    住了蠢蠢欲动的村民,陈阿祥又转头低声对钟有国说道。

    这个人始终有着小农似的狡黠,总是把这个当作“生意”,到这时候了也不忘讨价还价。钟

    有国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狠狠瞪了他一眼,低喝道:“还在做梦呢?这都动枪了,没看见啊?这个事,你觉得你还能往里面掺和吗?你几个脑袋?”

    “还想保陈阿根?想想怎么保你自己吧!”实

    话说,连钟有国自己都有点被惊到了,没想到天南来的这两个小同行那么生猛,这种情况下居然也敢出枪,还敢鸣枪警告!

    牛!

    吃惊之余,钟有国也有点惺惺相惜。

    自己年轻时候,也是这样火爆霹雳的脾气,还为此挨过处分。但现在想想,却是一点不后悔。

    谁没年轻过?谁

    年轻的时候没冲动过?钟

    有国一直坚定地认为,做警察,是要有血性的,尤其是做刑警。没

    一点血性的刑警,镇不住犯罪分子!当

    然,在不该出枪的情况下动用枪械,天南省警方,肯定也会给这两个愣头青一个教训。

    从严治警,这是必须的。

    一些最基本的规则,不能被破坏。这

    也是为他们自己好,将来再碰到类似的情况,要学会更加灵活地处置,不然,万一惹出大祸,就不好收场了。“

    都让开吧!”

    陈阿祥终于彻底想通了,大声吩咐道。村

    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慢慢向后退去。

    群体性行动,首领的态度至关重要。“

    不能抓我儿啊,天啊,还有没有天理啊……我们花了那么多钱啊……”

    只有陈阿根的妈妈还在哭天抢地。眼

    看着人财两空,儿子甚至还要被抓去吃牢饭,这老妇人是彻底豁出去了。原

    本开始散去的村民又停住了脚步,和陈阿根家亲戚关系很近的几户人家,又开始鼓噪起来,几个壮年男子返回来,和王为白娇娇等警察对峙。

    连陈阿祥的话都有点不管用了。

    “婷婷,婷婷……”

    陆启正两口子已经挤了过来,一看到蜷缩在地的女儿,顿时都像疯了似的,一边一个搂住了陆晓婷,呼天抢地地痛哭起来。

    一时间,现场又变得乱泱泱的。

    就在这时候,砂石路上尘土飞扬,一台大卡车轰隆隆地开了过来。卡车的车厢里,密密麻麻挤满了人,粗粗一算,也得有三四十个之多。卡

    车驾驶室内,一张熟悉的面孔呈现在大家面前,正是西关乡焦书记。

    没等大伙明白是怎么回事,大卡车已经开到了近前,车还没停稳,焦书记已经打开驾驶室的车门,跳了下来,来不及和领导们打招呼,扭头就朝卡车上招手。

    “都下来都下来……”

    只听得呼啦啦一阵响,从卡车上跳下来三四十名精壮汉子,其中十几个还背着步枪,全副武装。只不过那步枪看上去有点老了,是早就被淘汰了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

    这种制式步枪虽然已经在正规部队中被淘汰下来,却还大量装备着各地的民兵部队。焦

    书记竟然拉了一车民兵过来。应

    该说,老焦这个措施还是很合适很得力的,他无权调动武警,只能阻止乡里的基干民兵赶过来,为领导们解围。

    “立正……”

    一名为头的高大汉子就在砂石路中央为民兵们整队,随即带着这几十名精壮民兵跑步过去,虽然是民兵,看得出来也是训练有素。“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都给老子老实点!”

    高大汉子率队跑到一众村民面前,就是一嗓子大吼,声如雷震。

    “是光猛子……”村

    民们顿时起了一阵骚动,有人畏惧地说道,开始往后退,本能地和此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看

    来这个身材高大的莽汉很多人都认识,并且还颇有“威望”!

    地方上的事情本来就这样,大家抱成团欺负外地人可以,一遇到本地那种横蛮角色,立马就怂了。

    本乡本土啊。你

    敢惹他,他收拾你眉毛都不动一下。

    这又不是外地人,在本地无依无靠。这

    一车民兵开到,局面总算控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