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皇纪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练武场训话
    朱厚照考虑了一下情况,这些人第一天就进行这么高强度的处罚,也确实是有些困难,所以也就准了他们的请求,命许进晚上派人监督他们进行五公里限时跑。

    此时整个大明虽然火器的发展已经很强大了,但是实际上还是以冷兵器为主的,所以朱厚照又要求剑法高超的人出来演武。

    这下更多的人沉默了,比剑不是比拳,虽说拳脚无情,但是使用刀剑的话,一不小心可能要出人命,这由不得他们不沉默。

    朱厚照冷笑一声,说道:“我大明大好男儿,连一个有种的都没有吗?”

    有一体型彪悍的大汉,忍住愤怒走了出来,他站在军队的中间位置,并不清楚此时训话的就是当今皇帝,他自认为自己剑法高超,所以他自然也不想被朱厚照这般训斥。

    朱厚照见状,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还有人敢站出来吗?”

    那大汉伸手指着朱厚照道:“我不要其他人,我要和你比。”

    刘大夏与许进见状,正欲呵斥此人,朱厚照却是摆手问道:“哦?你要和我比?你叫什么名字?”

    那大汉将身上的军装脱下,半裸着上身说道:“我叫曾大磊,少废话,拿出你的刀剑来,准备看招。”

    朱厚照伸手取下了一锦衣卫身上的佩剑,走到了曾大磊面前站定,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一招他自然是在前世之时从电视上学来的,没想到还有能用到的一天。

    曾大磊嗤笑一声,也不客气,右手握剑,闪转腾挪,一把长剑在他手中变幻多端,剑光霍霍,看上去很是了得,练武场上顿时一堆人叫好。

    他们也都想看着曾大磊杀杀朱厚照的气势,也算是给自己挽回一点面子。

    曾大磊随后大喝一声,长剑犹如毒蛇般窜起,划过一道弧线,直抵朱厚照腹部。

    朱厚照说了一声“来的好”,也不闪躲,直接持剑直击,众人正想着看曾大磊怎么帮助他们羞辱朱厚照呢,但是曾大磊刚刚那似雷霆一击的动作却是戛然而止,众人全都惊讶不解,等他们围了上来才发现,曾大磊那一剑虽然是刺向了朱厚照的腹部,但是朱厚照这一剑却是抵在了曾大磊的咽喉处,所以曾大磊连一步也不敢向前了。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好”,随后整个军营爆发出一阵阵的叫好声,朱厚照先是说了一声“你输了”,然后将长剑还给了他身侧的锦衣卫。

    曾大磊脸上还兀自不信,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剑法,在朱厚照面前居然连一招也没有施展出来,就已经败了。

    但是事实也确实摆在眼前,场上这么多人也都看到了结果,由不得曾大磊不信。

    他极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随后将长剑放在地上,对着朱厚照说道:“我败了,情愿受罚!”

    原本已经有些平静的练武场,顿时又是骚乱了起来,对于曾大磊,他们之中的许多人是了解的,此人武功不弱,身体也很好,剑法更是高超,所以他平时也显得十分高傲,根本看不起身边的诸多士兵,特别是那些借着关系进来的武官们。

    练武场上的这些士兵,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从曾大磊口中主动承认自己败了,所以他们这次的喊声也更激烈!

    朱厚照摆手示意这些人静言,场面很快就静了下来,刘大夏与许进相视一眼,他们没想到这些京营部队还有这么听话的一天。

    朱厚照对曾大磊道:“你那剑法甚是好看,也很实用,但是这是在平时,遇到真正的高手就不行了,你划了一道弧线,剑光一片,看上去确实好看,但是实际上却没有多大的用处,还不如我持剑直刺有用。”

    说到这里,曾大磊点了点头,毕竟刚刚的比试,已经证实了朱厚照所言非假了。

    朱厚照见其点头,继续道:“你们练武练剑,所谓的不是表演,而是为了杀敌,在实战中,注重的不是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而是最有效的防守和进攻,你持剑划过一道弧线,无疑给了对手反击的时间,这一点在平常看不出来,但是在战场上拼命的时候你就知道了,战场上想要击杀敌人,所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命中敌人的要害,慢一拍的话,死的可能就不是敌人,而是你了。”

    曾大磊也练剑多年,一开始他还对朱厚照的话赶到不屑一顾,但是随后越听越觉得有道理,到最后竟然忍不住的从心底里表示同意了。

    朱厚照命其归队,随后站定说道:“朕今日前来,原想看看我大明这些兵士,是多么的璀璨,是多么的不可战胜,但是你们今日的表现,也确实是令朕感到失望!”

    “朕?”

    练武场上的这些士兵,全都明白这个字的意思,这人自称“朕”,那他岂不就是皇上?!

    朱厚照不管这些兵士的诧异,继续道:“今后演武,要成为常态,就算是没有奖励,你们也必须每日训练,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让你们活命,在战场上,绝不会有敌人给你机会,让你回来再多练练,你们想一下,战场之上,战死之人有多少,能活着回来的人又有多少?所以你们演武,不仅是为了朕,为了大明,还是为了你们自己能活下来,你们都明白吗!”

    练武场上,虽然没有经过排演,但是此时全都异口同声的答道:“明白!明白!明白!”

    朱厚照点头道:“所以即日起,朕要为你们制定一些计划,当然,更重要的是纪律,是规矩,任何人胆敢违反纪律,违反规矩,到时候的下场就如之前被斩首的那几人一样!”

    练武场上全都静悄悄的,只有士兵的喘气声,刚才经过朱厚照的提醒,他们又想到了因喝酒划拳而被处死的那几个人,他们心中都忍不住的一阵后怕,还好自己今日相较于往时收敛了许多,若不然被处死的那几人之中,说不准也会有自己的身躯,想到这里,他们都有一种忍不住要摸一下自己脖子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