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皇纪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黄金十万两
    朱厚照冷哼一声,去了厉王府内殿。

    内殿乃是厉王的妻妾所居的地方,朱厚照去这里自然是想探探她们的口风,这些女眷交由锦衣卫来审问似乎有些不合适,交给孙赋他们更是有损皇家威严,现在不是在京城,也没有六部官员在身侧,所以这审问厉王女眷的事情,只有朱厚照亲自来办了。

    此时厉王府内早已空了,许多太监也被收押,只留下几个丫鬟在伺候着王妃和夫人。

    朱厚照走了进来,那些女眷全都有些瑟瑟发抖,在古代封建王朝,大多都讲究三从四德,王妃也不例外,只是这厉王,却丝毫没有犹豫,就将她们给抛弃了。

    “臣妾叩见皇上。”一年轻美貌的女子,身着锦衣华服,头戴玉鸾秀冠,朝着朱厚照行了一个大礼。

    其他女眷闻言,全都有些惊了,他们没想到眼前之人居然就是皇帝,而且皇帝居然会亲自来贵州了。

    朱厚照本想按照辈分称呼厉王妃的,但是想到自己此时是来审问她们的,如果称呼过亲的话,岂不是要开始在这里攀亲戚了。

    “起来吧。”

    朱厚照自动坐在了高台高位上,王妃起身之后只是站着,因为皇上并没有说要赐座给她,她原也是大家闺秀,还是比较了解宫廷规矩的。

    “他们没有为难你们吧?”

    朱厚照有些尴尬,毕竟这是他皇叔的妻子,他们本是一家,但是此时他与厉王却都想着要置对方于死地。

    王妃知道朱厚照口中的这个“他们”是什么意思,她摇了摇头,轻声道:“回皇上,他们并未进入内殿。”

    朱厚照想了一下,问道:“朕之皇弟现在何处?不和你……不和你待在一处吗?”

    王妃本是十分淡然的,突然听到朱厚照问起她的儿子,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她不知道朱厚照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斩草除根吗?

    她急变的神色并未逃脱朱厚照的眼睛,只是朱厚照真心没有想着要除去他的这个堂弟。

    “回……回皇上,厚林他现在在侧殿。”

    王妃知道自己隐瞒也无济于事,索性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说出来。

    朱厚照点了点头,说道:“皇叔倒也干脆,做事情也不考虑后果。”

    王妃并不知道厉王已经逃走了,无论是问到她时还是问到她儿子之时,她都没有太过激动,但是说到厉王之时,王妃激动的脸色都变了,她跪下说道:“皇上,臣妾恳请皇上放过王爷一马!”

    言辞之中充满了绝望,眼泪扑簌的就掉了下来,朱厚照看着有些于心不忍,但是事情还是需要解决的,仅仅靠心善是无法治理天下的。

    “我皇叔可是想要了我的性命,你让我放他一马?他称帝之时有没有想过此时,他称帝之时,你可曾想过会有此时?”

    王妃哭泣着摇了摇头,说道:“皇上,我家王爷称帝之时,臣妾并不知晓,他近年来做事愈发独断,臣妾只是一个妇人,他又怎会将这些事情告知臣妾。”

    朱厚照心中一叹,这厉王也太不拿他的这个结发妻子当回事了吧?

    他也没有再问下去,而是起身去了侧殿。

    侧殿之内,一个小孩子正在独自一人在做房子,地上散落了一大片泥浆。

    朱厚照独身走了进来,这小孩子倒也机灵,他知道旁人不可能进得了侧殿,他双眼灵动的翻了翻,随后问道:“你是谁?你怎么可以进来的,这里不是任何都不可以进来吗?”

    朱厚照笑道:“你可是朱厚林?”

    朱厚林满脸不解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朱厚照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看着他身边的一座座精致的泥房子,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朱厚林点了点头,说道:“我在这里没有事情做,就只好做些假房子了。”

    这房子做的十分精巧,虽然是用泥土做的,但是朱厚照依然觉得他的这个皇弟在造房子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

    看着这些泥房子,朱厚照突然想到了明朝历史上的一个皇帝,朱由校,此人也可谓是一个精巧的木匠。

    “你父王做了错事,你可知道?”

    朱厚照言归正传,向世子问道。

    朱厚林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他不应该见那些人的。”

    朱厚照心中一动,问道:“哪些人?”

    他没想到朱厚林年纪不大,知道的东西倒是不少。

    世子回道:“就是那些红胡子蛮人,还有一些番外之臣。”

    朱厚林这一句话算是坐实了厉王与外敌有勾结的事实,不过这也在朱厚照的意料之内,毕竟厉王放着好好的王爷不做,偏要造反,肯定是有所依仗。

    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朱厚照不再停留,只是对朱厚林说道:“有空别在这里造房子了,多去陪陪你的母后吧。”

    说着他就走了出去,在他心中,他的这个皇弟还是可堪一用的,虽然此人年纪甚小,但是朱厚照却有这么一种感觉,他决定送他这个皇弟一场造化。

    孙赋正在外面清点造册,将厉王府内外清点了个遍,朱厚照随手拿起来册子,看到上面写着黄金十万两,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是当他再看一遍之后,上面的数字并没有改变,写的还是黄金十万两。

    “这上面所记载的是否属实?”朱厚照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孙赋内心有些恐慌,他以为是自己将事情给搞错了,忙看向皇上指着的地方,随后松了一口气道:“皇上,此处记载不错,王爷这里统共埋有黄金十万两,古玩字画更是不计其数,皇上是否要去看看?”

    朱厚照想起了孙东远曾经密奏给自己的事情,贵州之地多有荒芜,无法耕种,厉王却依旧行使自己在贵州的权力,向贵州百姓收租收赋,除此之外,他还借土地荒芜和天灾**的缘由向朝廷请降岁赋,没想到他自己家里却埋着这么多黄金珠宝,古玩字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