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皇纪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贵州议事
    朱厚照行走在贵阳府的街道上,发现这里已经是到了家家闭门的地步了,不用说,这是孙赋的戒严令所致的。

    正当朱厚照朝着厉王府行去的时候,突然见到一群人,他们既有头戴三山帽的太监,也有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一个个都显得十分严肃,手中紧握刀柄。

    朱厚照微感纳闷,这些人行色匆匆,到底是要去往哪里呢?

    正当朱厚照愣神之际,却听到这些人高呼:“臣恭迎皇上!”

    此时他身侧的那些身着便服的锦衣卫也不敢再站在其身后了,也是拜了下去道:“臣等恭迎皇上!”

    地上黑压压的跪着一片,有些胆大的本想看戏的老百姓登时作鸟兽散,此时还没他们什么事,但是能令身着飞鱼服和头戴三山帽的人下跪,此人定是皇族,这些平头老百姓可不敢瞎凑热闹。

    朱厚照知道锦衣卫与东厂厂卫肯定一直在关注着自己,所以自己现在刚到贵州,就被他们给寻到也是理所应当,反正自己的身份早晚要显露,也不在乎早这一点儿时间,他点头道:“平身。”

    此时一身着华服的中年人疾步走了过来,见着朱厚照边拜道:“臣孙东远接驾来迟,望皇上恕罪。”

    朱厚照此时还能再说什么,只好随着这群人去了厉王府。

    到了府衙之内,朱厚照发现,这里保存还算完好,并没有打斗的痕迹,当然了,这主要还是因为厉王在他这里还没开战之前就跑了,若不然这里早就是断壁残垣了。

    孙赋在见到朱厚照后,又将他自己所书的战报之中的内容重复了一遍,只是此次所说的更加详细。

    等到朱厚照闭目听完之后,问道:“王阳明呢?”

    孙赋回道:“皇上,阳明先生此前并不知道您要来贵州,所以他出城去了,臣已经派人去知会他了。”

    朱厚照忍不住的喟然一叹,这王守仁果真不喜欢按常理出牌啊,他们这些人都知道自己要来,难道偏偏就只有他不知道?

    过了半晌,王守仁才姗姗来迟,朱厚照此时有些生气了,自己一直拿王守仁做朋友,王守仁行事却如此不守规矩,一念及此,心中更是有些愤怒。

    王守仁笑着与朱厚照见礼道:“皇上,臣去城外逛了逛,想要探寻一些厉王爷消失的蛛丝马迹,迎驾来迟,希望皇上不要怪罪。”

    朱厚照心中长出一口气,他给王守仁赐座后说道:“阳明,可有什么发现?”

    王守仁轻声一笑,说道:“这只是臣的一些推断,皇上暂且一听,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当是听个故事。”

    随后,王守仁将他自己的推断说了出来。

    原来,在攻城之时,他的心中就隐隐有些不适,作为天机门中人,他知道,这是事不如意的前兆,但是此时两军已经开战,他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只好静观其变,令他没想到的时,两军厮杀不过半个时辰,敌军就开始退却,当时他还担心敌方会不会有诈,但是没想到的是,敌军在退却之时,被王琼各个击破,随后就陷入了混乱。

    当杨清率领的万余人被解决了之后,孙赋还想一鼓作气攻下城楼,王守仁行至城楼下之时,心中突然有一丝悸动,这是极不正常的,他可是即将踏破虚空的修者,这世间能让他心中有一丝悸动的存在,那可是寥寥无几。

    所以他才建议孙赋等人在城外等候,反正在他的推断中,厉王必定兵败,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厉王虽然兵败,但是人却是消失了。

    在朱厚照到来之前,王守仁就已经将贵阳府城内查询的差不多了,并没有找到厉王爷消失的蛛丝马迹,所以后来几日,他才经常出城四处查看,想要找到一些线索出来。

    听到王守仁的解释,朱厚照陷入了沉思,难道这世间还有踏碎虚空的修炼者存在?

    很久没有动静的姜老在朱厚照脑海之中突然出声道:“踏碎虚空的修炼者很难存在于这个世界,如果那人能令王守仁心中产生悸动的话,那他应该就是炼虚后期的修炼者。”

    朱厚照心中一动,在心中问道:“姜老,对于炼虚后期的修炼者,王守仁不至于没有察觉吧?你不是说,王守仁是即将踏碎虚空的存在吗?”

    姜老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厉王消失的手段和你去仙野之时差不多,他是通过空间穿梭消失在这个位面的。”

    朱厚照心中一惊,问道:“空间穿梭?厉王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吸引那位炼虚境界的高手相助?”

    等了许久,姜老也没有再发声,他只好转而问王守仁道:“不知此人实力相较于你,谁更强一些呢?”

    王守仁笑道:“如果光明正大的对战,我和他半斤八两吧,如果是使用一些师门秘法,也许他能胜得了我,也许我能胜得了他。”

    这话说的如此磨棱两可,朱厚照知道,王守仁也无甚把握能够拿下那人。

    这可就麻烦了。

    不过反正现在厉王也已经消失了,贵州也算是收复了,朱厚照觉得,自己回到京城也好给皇太后以及文武百官有个交代,若不然史官他们在史书上写上两笔,说自己乃是误国之君的那话,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妙了。

    王琼与杨方亨等人与朱厚照见过礼后,杨方亨说道:“皇上,杨清自年初攻打云南,近三个月以来,云南府被围困,臣等竭力抗击,终免城破……”

    朱厚照闻言顿感头大,这些人难道这就开始要封赏了吗?

    王琼虽然平时表现的大大咧咧的,但是他大事不糊涂,就在杨方亨还在口喷吐沫星子准备继续说下去之时,王琼拦住他道:“皇上,杨大人的意思是,皇上日夜操劳,守住云南和进取贵州乃是臣等分内之事,没想到皇上为了此事还专门来了贵州一趟,臣等实属三生有幸,才能让皇上如此重视!”

    杨方亨此时也明白过来了,坐在他们面前的不是普通人,不是少不更事的年轻小孩子,而是皇帝陛下,他忙顺着王琼的话说道:“臣等恭谢皇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