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皇纪 > 第一百五十章 赶路
    贵州戒严许久,但是厉王的下落却是一点都没有,厉王的那些谋臣已全部都被孙赋给关押了起来,几番审讯,他们也不知道厉王的下落。

    整个厉王府内,就只剩下厉王的王妃和几个夫人了,除此之外还有一儿一女,也都待在厉王府内。

    对于这些女眷和厉王的子嗣,孙赋可不敢轻举妄动,再怎么着,他们也是皇亲,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总兵能够动的了的。

    ………………

    八卦窑的建造停了下来,原因自然就是因此缺少砖石,其实这倒不是因为朱厚照建造房屋用砖过多的缘故,而是因为各地都有规定,江南许多砖石用度都在各府衙门,平常人等是没法使用砖石的。

    万官人再牛,也不过是一江南富商,所以现在朱厚照想要用砖,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去府衙那里买砖,这个任务自然是交给康回去做。

    康回也与巡抚多次打过交道,此事办起来也是轻车熟路,当然了,杜则成之所以同意江南府衙将红砖卖于康回,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江南这里实际上用不了那么多的砖石,且不说贫寒人家用不起红砖,就是普通士绅,也不敢拿这红砖造房啊,这得花多少钱啊!

    所以杜则成就当是卖给锦衣卫一个人情了。

    又得了一大批红砖,八卦窑的建造才得以继续,现如今八卦窑也已经接近成型,朱厚照将使用方法写成了一个手册,交由张奉元包管。

    他自己则是要去往贵州。

    “皇上可是要回来了?”一美艳贵妇斜眼看了一下跪在地上的太监,开口问道。

    “回太后,奴才得知,皇上……皇上很快就要回京了。”太监虽不害怕,但是显然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才好。

    “很快?这都四月中旬了,还要多快才能回来?”贵妇眉头一蹙,似有不快的问道。

    跪在地上的太监也不知应该如何作答,他只好说道:“张永已经去催了,再加上路途遥远,有消息传来也需要十多天呢,太后娘娘您也不要太心急。”

    该贵妇正是朱厚照的母后,皇太后不满的看着地上跪着的太监,说道:“刘瑾,当初你跟着皇上去了关外,现如今你回来了,却让皇上去了江南遭罪,你还不知罪?”

    刘瑾闻言,心中叫了个委屈,皇上要去江南的事情,他之前也不知道啊,自从他们出关与戎奴对上了之后,皇上似是一直都在李如林那里,也根本没有召唤过他,现在皇太后却将此说成是他的责任,刘瑾觉得自己真是要冤死了。

    “太后娘娘,那奴才再派快马,去给您把皇上给寻回来。”

    刘瑾想了一下,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得先稳住太后,否则他就可能要挨板子了。

    皇太后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外面风言风语,对皇上很是不利,你要为皇上多做考虑,明白吗?”

    刘瑾先是一愣,随后心中狂喜,皇太后这意思,不就是让他多多监察百官吗?

    “是,奴才谨记。”

    离开寿康宫后,刘瑾心中澎湃不已,此时他虽然还不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但是有皇太后那句话,他哪里还在乎自己的顶头上司,在他想来,这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马上就要是他的了。

    等他回到司礼监之后,先是好好训斥了一顿围绕在他身边溜须拍马的小太监,不过随后又赏给了他们每人几两银子,最后才是将自己的衣裳给整理了一番,走到了一个老太监面前。

    “回来啦?看你这高兴劲,太后娘娘给你封赏了?”老太监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

    刘瑾立即明白,自己现在有些得意忘形了,他忙收敛心神,谨慎的回答道:“老祖宗,太后娘娘让奴才多多注意皇上的动向,早日提醒皇上回京。”

    老太监此时已经有些形容枯槁了,他慢慢的转过身来,问道:“让你注意皇上的动向,提醒皇上回京?太后娘娘是皇上的亲娘,这话她说可以,你也敢说?”

    刘瑾心中一颤,忙跪下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奴才一时糊涂,才说了这样的话来,还请老祖宗责罚。”

    老太监也不理他,而是绕过他的身体朝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我责罚你?这事是我能责罚得了的吗?这人啊,总有老了的那一天,不服老不行啊!”

    刘瑾在地上跪了半晌,等老太监走了之后,才敢起来,他不知道老太监是什么意思,不过有一点他是明白的,那就是他刚刚的确是说错话了,太后娘娘可以说注意皇上动向,提醒皇上回京,他一个太监,怎么也敢说出这等话来,他将脸上的冷汗擦去,过了许久才将心绪给平静下来。

    ………………

    朱厚照在去往贵州之前,还需要解决好自行车的问题,现在那些匠人们将二十辆自行车给制作了出来,而且全部都涂了漆了,至少从卖相上来说,比前几次做的顺眼多了。

    最终这些匠人们以每辆一贯钱的价格,买走了七两,剩下几个年纪大些的或者家有老母妻子的,都没舍得花这钱去买。

    等到将这些制作自行车的匠人们的工钱结了之后,朱厚照对他们做好的这些自行车犯了愁,他是大明天子,又不需要钱,如果他是一个平民,有这本事,早用自行车去挣钱了。

    贵州事急,朱厚照现在也无暇细想如何处置自行车的事情,只好先将这些自行车放置在后院,想着等他再回江南之时再做处理。

    贵州那里已经戒严了好几日了,厉王还是不见踪影,孙赋这几天急得全身上火,王琼与杨方亨也在一旁着急,只有王守仁不为所动,似是赋闲在家一般,每天写写画画,偶尔还会去城外走一圈。

    朱厚照一行几十个人快马飞驰,身后扬起了一片尘土,他们正是朝着贵州的方向行去。

    对于厉王,朱厚照是没有多少想法的,有王守仁在的情况下,厉王还能逃脱了,只能表明此人绝对有秘密,但是他还是急着赶往贵州,是因为他有不得不去那里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