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皇纪 > 第一百零五章 王守仁!
    随后她面有歉然的看着朱厚照,说道:“昨晚是王叔叔让我来的,他说我见你比较方便。”

    朱厚照心中一动,开口问道:“你王叔叔有没有说找我有什么事?”

    傅无艳对朱厚照翻了个白眼说道:“他让我找你,就是有事情要亲自对你讲,他又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找你有什么事。”

    朱厚照对傅无艳口中的这个王叔叔也十分好奇,他已经有九分把握知道这个所谓的王叔叔是谁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走吧,前边带路,带我去见你王叔叔。”朱厚照现在也想见这个人,毕竟他在龙场安营扎寨的目的,也正是要见此人。

    随后朱厚照安排众将士在此安心等待,谷大用与一众锦衣卫等陪同朱厚照前去傅无艳的王叔叔那里。

    一路上谷大用都对傅无艳怀有敌意,毕竟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还敢伪装成老妪来面见皇上,肯定是心怀不轨之徒。

    在傅无艳的带领下,朱厚照一行来到了一处村落附近。

    抬眼望去,这里山木交翠,虽无高楼大院,但是也别有一番风味。

    “喏,王叔叔就住在这里。”傅无艳说着就跳下马车,向她所指的那里冲去。

    谷大用伸手拦住了朱厚照,说道:“皇上,奴才先去探探路。”

    他自然是害怕上当受骗,到时候皇上要是被骗入陷阱或重围,那他们来再多人恐怕也没有用。

    朱厚照摇头笑道:“不必,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我今番来此,也正为见此人。”

    说着他也跳下马车,大踏步朝着那里走去。

    刚到庭院门口,朱厚照就听到里面有人在高声吟唱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一首《将进酒》,道出心中意,朱厚照踏步而入,只觉得周身灵气似是被激活了一般,全部都愉悦的跳动了起来。

    那人也似是吃了一惊,自高楼上走了下来。

    “贵客盈门殊不易,一点寒芒万岁金。”

    朱厚照朝此人看去,只见他面如秋月,目似朗星,猿臂蜂腰,身躯修伟,两道浓眉,斜飞入鬓,占尽了稳、强二字,如迎风巨松,中流柱石。

    “今日冒昧打扰,不曾通报,还望恕罪。”朱厚照抱手笑道。

    对于此人,就是朱厚照也不敢轻视,虽然这人并未介绍过自己,但是朱厚照知道,此人就是将要冠绝当代,映照千古的王守仁!

    朱厚照现在已经是踏入了筑基之境,但是在王守仁面前,他体内的灵气都是活跃了起来,朱厚照知道,这定是他自身受到了极大的吸引,否则在寻常人等面前,他体内的灵气又岂会出现这种情况。

    久未出现的姜老也似是被惊着了一般,对朱厚照说道:“此人绝对已经踏入炼虚之境,只差一步就可破碎虚空。”

    朱厚照对此并不惊讶,别说这人的实力是炼虚之境,就是说他已经踏碎虚空,朱厚照也绝不感到奇怪。

    “看招。”王守仁见到朱厚照之后,眼睛一亮,话也未说一句,就摆开架势,要与朱厚照对战一番。

    朱厚照登时气血翻涌,豪情万丈,他也并未矫情,而是将随身携带的金刀匕首亮出,说道:“小心!”

    随后借力助跑,金刀匕首对着王守仁的咽喉,横刺而去,刀锋挂风,旁人还未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朱厚照手中的匕首就已经将要刺到王守仁身上。

    傅无艳惊呼一声,她没想到两人刚一见面,就打了起来。

    王守仁则微微一笑道:“好身手。”随后身子向后微倾,刀身贴着他的鼻尖堪堪滑过,未等朱厚照收势,他下面抬起一脚,直踢朱厚照小腹。若被他这一脚踢中,朱厚照肯定要倒飞着出去了。

    朱厚照哪敢怠慢,双腿一曲,腾空跳起,人在空中,急收双腿,用脚跟抵住王守仁踢来的鞋尖,手持匕首朝其面门刺去。

    两人对招,似是招招都欲致对方与死地,其实不然,首先,两人都未使用术法,其次,朱厚照虽然只是筑基之境,但是对身体的控制已然不弱,王守仁更不必说,此人的能力已到登峰造极之境,他若是真想害朱厚照,别说是这些锦衣卫了,就是数万雄兵,估计也难以抵挡。

    王守仁笑看朱厚照抵在自己鞋尖的脚跟,随后身子凌空翻腾,横扫朱厚照小腿,朱厚照若是被他这一脚给扫中,定是要翻腾倒地了。

    不过王守仁也只是点到为止,他见朱厚照避无可避,方才轻飘飘的落地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不仅官拜将军,甚至武功术法也是极为不弱。”

    能被王守仁夸赞,朱厚照也觉得面子上有光,他落地之后笑道:“与阳明兄一比,我这点微末伎俩又怎么能拿得出台面。”

    王守仁闻言愣住,他并未开口介绍过自己,傅无艳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只知道称呼自己为“王叔叔”,这人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不过他也是不拘小节之人,不论朱厚照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王守仁都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

    “但是与将军所行之事相比,我这点武功术法又有何用?”王守仁说完,对着朱厚照做了一个请的架势。

    朱厚照不敢托大,他吩咐谷大用等人在庭院内等候,他自己则随着王守仁步入中庭。

    “无艳,叔叔交代你的事情,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不是让你昨晚就回来吗?”等到朱厚照三人分主宾坐定之后,王守仁首先对着傅无艳教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