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皇纪 > 第四十七章 把酒言谈
    朱厚照曾听户部尚书詹因范说过此事,只是他没想到,大明子民竟然如此关心政治生活,居然是连这等事情都能知晓。

    想到这里,朱厚照心中一动,这张再有肯定不简单,他断然不会是平民之后。

    于是朱厚照笑问道:“张兄,你可不要诓我,我来问你,你可是官家之人?”

    张再有闻言一愣,继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朱厚照。

    他有心说话,但是嘴巴里却像是塞了一个鸡蛋,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朱厚照见此情况,知道自己猜的不错,只是他不知道,张再有是自己曾在大明为官还是祖上曾在朝廷任职呢?

    张再有没想到朱厚照竟然连他曾是官家之人都能猜到。

    他伸手将自己的酒杯满上,端起来却没有喝下,而是说道:“赵兄神机妙算,只是不知道赵兄是如何看出我的身份的?”

    此时张再有自是清醒了许多,对朱厚照的称呼又变为了“赵兄”。

    朱厚照轻笑道:“张兄不必紧张,小弟只是一时胡言,随便猜测而已,说白了就是运气好,蒙对了罢了。”

    说到这里朱厚照顿了一顿,他看到张再有脸上表情自是写着不信两个大字。

    朱厚照也不诓他,继续道:“张兄,咱们大明一般人家是不会去关注官府之事的,就算是去关注,他们也只会去关注县衙的徭役杂役赋税等关系到自身的一些问题。”

    “张兄则不然,不仅知道厉王的事情,更是知道贵州御史的任免问题,说实话,小弟我是真真惊讶,寻常百姓哪知道现如今是谁在此地为御史呢?张兄,你说我说的对吗?”

    张再有此时已经不再惊讶,他点了点头,说道:“赵兄所言不假,我确实是官家之人,我父亲曾是贵州御史。”

    朱厚照听到这话反是一愣,没想到这张再有这么大的来头。

    “张兄家世竟如此显赫!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朱厚照此言可是出自真心。

    他可没想到,看上去有些想要占他朱厚照便宜的张再有竟然是御史之子。

    张再有脸上苦涩更甚,他苦笑道:“赵兄莫要调笑我,你等我把话说完。”

    说着他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踌躇了好大一会儿,似是才下定决心般说道:“赵兄,我确实是御史之子,只是这个身份不过只用了九个月而已,家父就向朝廷进言,要辞官归隐。”

    “我当时自然是甚为不解,御史可是地方大员,许多人对这个位置是趋之若鹜,但是却没有门路,我在想,这么好的事情让家父摊上了,为什么才在任九个月就要辞官呢?”

    “家父禁不住我的一再追问,才将事情告之于我,据家父所言,厉王绝对不是浅水之人,浅海岂能困蛟龙,家父此话已经是明白至极。”

    “至此我才算明白家父的想法,他若是再在那里待下去,只会有两个结果,如果他向朝廷如实上奏,那肯定会得罪厉王,到时候家父自然也好不了。”

    “但是如果他不向朝廷上奏,到最后厉王这里东窗事发,家父也肯定会被朝廷追责,甚至于厉王还未东窗事发,家父就有可能被厉王摆上一道,到时候就算是家父想脱身怕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所以家父思来想去,只有辞官归隐这一个办法,唯有如此,才有可能躲过朝廷和厉王两方的责难。”

    说到这里,朱厚照才算是明白为什么张再有对朝廷格局那么上心,又对朝廷动向如此了解了。

    “张兄,令尊真是一个知进退之人。”朱厚照对张再有说道,作为旁人来看,张再有的父亲确实算是知进退之人,但是作为皇帝,朱厚照对张再有父亲的行为则感到有些不耻。

    朝廷任命他为贵州御史,自是对他抱有很大期望,所谓身在其位要谋其政,张再有的父亲不仅没有在其位谋其政,反倒是在发现问题之后第一时间选择赶紧逃脱。

    这让朱厚照感到有些哭笑不得,他对此表示理解,但是肯定不会认同张再有父亲的做法是正确的。

    张再有苦笑道:“是对是错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家父也已经入土为安了。”

    朱厚照不解道:“令尊不是要辞官隐退吗?怎么……?”

    张再有说道:“因为家父在辞官之后,心中郁积,再加上厉王时不时的来些小动作,家父是既惊且怕,又为我等担忧,最终是常辞于世。”

    朱厚照心下默然,张再有父亲的死肯定是和厉王脱不了干系了。

    “来,张兄,小弟敬你一杯。”朱厚照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张再有,只好举杯相邀。

    张再有说完之后也有些黯然神伤,毕竟他也算是家世显赫之徒,现在却是……

    两人默然无语。

    朱厚照现在要思索和处理的事情很多。

    除了现如今距离他最近的江南征兵和厉王的事情之外,他还要好好考虑如何向关外一众人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从关外消失,又是如何回到的关外等问题。

    不过好在这家酒楼的酒菜均是一绝,朱厚照也感觉这里的饭食和御膳房所做的有很大不同,虽然这里是有许多北方菜系,但是经过三元翠云楼内聘请的大厨调教之后,北方菜系也带有了许多南方口味。

    所以朱厚照虽然是心事重重,但是这并未影响他的食欲。

    张再有本来确实是想蹭饭来着,虽然他之前是家世显赫,但是自从他父亲去世之后,他的家境自然是每况愈下,好不容易有个冤大头朱厚照来请客,他又怎能不欣然前往。

    唯一出乎他意料的就是,朱厚照居然是带他来这三元翠云楼吃饭。

    张再有如果知道朱厚照对江南酒楼一概不知,对这三元翠云楼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的话,不知道他的心里会做何感想。

    …………

    两人酒饱饭足之后,朱厚照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笑道:“看来这里果真不错,酒美菜香,而且这里的装扮也是十分雅致,不错不错。”

    张再有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他看朱厚照这样子,似乎不像是经常出入达官贵人府邸之人啊。

    朱厚照不管张再有在想什么,因为他刚刚才发现了一件事情,一件对他而言算不上是很重要的事情。

    他身上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