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烽火博物馆 > 6、电老虎
    “滴答滴答!”

    秒针一下一下的跳动着。

    那单调乏味的声音让太阳也感到烦闷,急匆匆的跑到西边去了。

    兴许觉得恼羞成怒,它的恨意是如此强烈。

    四射光芒如火苗般的跳动,似乎要将所有的见证者都烧焦。

    无路可逃的高楼大厦还在挣扎着,那细长的躯体似乎都要融化。

    而这一份坚持,终于赢得了救世主的怜悯。

    在他的驱赶下,太阳如同石头般的沉下去。

    望着逐渐昏暗的天空,许泰蹙了一下眉头。

    电停得毫无征兆,没有了驱动力的纳米机器人,在瞬间就陷入休眠。

    古代武器展厅中一片狼藉,仿佛才被洪水蹂躏过。

    “馆长,是不是再打个电话?!”

    中午询问过供电所的人,他们给出的理由是线路损坏,修理需要三个小时。

    现在,周边的商铺、住户已经陆续点亮灯火,只有博物馆一片黑暗。

    林超淡淡的答道:

    “不用!”

    林起出手了,还是对着软肋来的。

    没有电灯的照明,博物馆根本不能营业。

    许泰道:

    “要不投诉一下?”

    林超摇了一下头。

    虽然,供电所不是当年的“电老虎”,但要拿捏一下谁,还是很容易办到的。

    许泰依旧不死心。

    “刚刚查到所长的电话,我再问问。”

    他随手拨通了号码。

    “喂,您好!我是烽火博物馆,请问……。”

    “等着,线路还没修好!”

    话筒那边一片嘈杂,看来那个供电所所长正在吃饭。

    许泰深吸了一口气后,和颜悦色的说道:

    “徐所长,博物馆正在维修,停电造成的损失很大。还请您督促一下,尽快的恢复……。”

    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那个徐所长居然破口大骂。

    “你什么玩意儿,敢跟老子这么说话?损失大不大,有老子逑相干?”

    说罢,他恶狠狠的挂断电话。

    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立刻竖起自己的大拇指。

    “霸气,所长就是霸气!那些要电的刁民都长着猪脑子,到饭点了还打个逑的电话。”

    他的名字叫张学武,是北区供电所的一个职工。

    如今所里空出几个位子,他也心热得很,下了班就拉着徐所长来到这家鱼庄。

    除张学武之外,旁边还坐着两个所里的组长,都是些关系密切的人。

    徐所长冷哼了一声。

    “就一个破烂的博物馆,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要是在以前,不砸烂它的门,老子徐字倒着写!”

    博物馆的人他当然认识,否则就不会贸然出手。

    不过那些人也是棒槌,这时候不赶紧打点,还一个劲的催问什么时候通电,情商真的该充值了。

    张学武陪着笑脸说道:

    “那是,谁不知道您的胆色。当年把公安局的打了,别人还得巴巴的给您老道歉呢!博物馆的事您老也别动气,要收拾他们还不是手到擒来。”

    看下属识趣,徐所长大为满意。

    “如今的制度严格,一个不小心官帽子就没影了。这件事就不要往外……。”

    话没说完,手机再一次响起,不过上面的号码却很陌生。

    “喂,找谁?”

    “我叫林超,是烽火博物馆的馆长。现在停电超过四个小时,我要投诉你们供电所的员工!”

    手机开着免提,屋里的人不禁狂笑起来。

    半晌,张学武才用鄙夷的语气说道:

    “老子名字叫张学武,是北区供电所的职工,工号83754。你要告现在就去告,皱一下眉头,老子是后娘养的!”

    徐所长在行业里那是老资格,连电业公司的总经理都是他的徒弟。

    官帽子焊得牢牢的,怎么可能摘下去。

    如今有马屁拍,他才不在乎一个小破博物馆的馆长呢!

    没想到的是,电话的另一头居然认了真:

    “张学武,83754,我记住了。”

    徐所长一阵冷笑。

    卡人脖子的事,要在以往他根本看不上眼。

    不过自己的靠山要调到省公司,具体出任的职务却没有定下来,这让原本光明的前途,忽然间变得灰暗了。

    就在忐忑不安时,市里的一个大人物竟然打来电话,并且做了口头承诺。

    他甚至都没考虑,直接把博物馆的电断掉。

    “小子,你把老子也记上。今天那条线根本没故障,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地!”

    许泰很想破口大骂,不过现在不能图口舌之快,他小声劝道:

    “馆长,忍一忍!”

    “我知道!”

    林超不是一点就爆的愣头青,他只想尽快的恢复通电,而不是和供电所的人硬怼。

    “徐所长,我不知道在哪里得罪你了,先说一声对不起。

    按照电力公司的规定,维修必须在4小时内结束,现在已经大大逾期……。”

    徐所长又是一声冷笑。

    “那又怎么样?老子还那句话,今天就要整你。想告就去告,市里、省里随便!”

    如果是在昨天,他肯定会有顾忌。

    但现在却不同了,只要抱上那条大腿,还会怕破落的林家!

    而且被投诉越猛烈,获取的利益就越大。

    “我会的。”

    林超的声音虽然平静,但心里也有一股怒火在翻腾。

    有供电所为虎作伥,以后用电肯定会成问题。

    徐所长大笑几声后,再一次挂断电话。

    “学武,给值班的打个电话。就说烽火路的管线还在维修,我已经赶到现场了。”

    张学武赶紧拿起手机,快步的走出门外。

    短短几分钟以后,他又急匆匆的走进来,脸上还有些惊慌。

    “所长,情况有些变了。上面来了十多个电话,都在问烽火路出了什么事的。”

    徐所长不慌不忙的喝了杯酒,又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嘴里。

    烽火路因烽火博物馆而得名,如今也是市区的一部分。

    黑灯瞎火的,肯定会引起上面的注意,打电话询问再正常不过。

    “慌什么,8点钟恢复供电。从明天早上9点起,每一个小时断电10分钟,到下午6点后恢复正常。”

    周围的人阴测测的笑了。

    这种法子叫做“熬鹰,”以前专门用来对付不听话的企业。

    拾掇几次之后,就是铁公鸡都得乖乖上供。

    不过电力系统拆分以后,这种把戏就玩不下去。

    张学武却大摇其头。

    “所长,咱们的管路都被计算机监控着,一旦被上面发现,恐怕您也要吃挂落。”

    徐所长一愣。

    电力设备确实更新了不少,以前还能给点人情电,如今连一度都弄不来了。

    就在无计可施之际,张学武压低了嗓门。

    “所长,不如咱们在线路上做做手脚,只要弄爆变压器……!”

    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已经密不可闻。

    只是在片刻之后,屋子里再出发出狂笑声。

    徐所长更是发出兴奋的吼叫。

    “马上给博物馆供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