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烽火博物馆 > 1、难关
    “德能,有没有时间?”

    “别打来电话了,再见!”

    “我……。”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又是那熟悉的忙音,林超无奈的挂掉电话。

    有些僵硬的手指,再次拨动起通讯录。

    内容却没有改变,用力一划之下,才发现是最后一页。

    还剩下一个号码没有联系,但那串数字组合却让心里沉甸甸的。

    它的主人,林超应该叫大哥的,但现在却不是一家人了。

    犹豫片刻之后,他还是拨出了号码。

    眼下火烧眉毛,那还顾得上许多。

    就算忍着难堪,也得拿到一笔赞助,否则爷爷的军事博物馆就维持不下去。

    “嘟、嘟!”

    拨号声悠悠传来,绷紧的心有了些许的快慰。

    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听,阴霾悄无声息的袭上心头。

    “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

    林超有些烦躁的挂掉了电话。

    今天一大早,忽然收到供电所的通知。

    不但电价进行上调,收费也提前了两个月。

    就在纳闷的时候,各种单据接踵而至,一下子摆满了案头。

    都是些得罪不起的衙门,款项自然不可能拖欠。

    可手头的周转资金不够,到银行抵押贷款又吃了闭门羹。

    唯一的办法是找周围的人借钱救急,但到现在都没有结果。

    林超一筹莫展的坐在地上。

    “怎么办?”

    林家最重要的遗产,就是老爷子留下来的“烽火军事博物馆”。

    他是一名老兵,在离休以后并没有颐养天年。

    反而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在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建造了这个供人缅怀的地方。

    那时的博物馆是何其辉煌,不要说华东省,在全国都赫赫有名。

    各级首长专程赶到海城参观,还留下不少题词。

    但是,漫长的岁月冲淡了所有人的记忆,也让太多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老军人越来越少了,学生们也不再来。

    失修的馆舍越来越斑驳,仿佛“它”也到了暮年。

    为了省电,展馆的灯都被关上。

    夜色下,一切都被黑暗吞没。

    方正的建筑也化为一座座丰碑,将血火的峥嵘隐藏。

    “哎!”

    这熟悉的一切,让林超满腹的酸楚。

    他想仰天长啸,将愤懑都发泄出去。

    “嗡嗡!”

    手机毫无征兆的震颤起来。

    在一片静谧中,这突兀的响动让人陷入茫然。

    林超愣了几秒后才拿起手机,但显示的号码却从未见过。

    深吸了一口气后,他按下接听键。

    “您好,我……。”

    “我知道你是林弘毅的孙子,五千万,把这块地吐出来!”

    随着城市的开发,博物馆已经从郊区变成了城市的一部分。

    而数十年的维持,周围的环境也相当的不错。

    在地产商人眼中,这就是一个聚宝盆。

    也有很多公司都来联系过,价格开到五千万却还是头回。

    林超的心猛地跳了几下。

    虽然对面的声音压得低沉,但十多年的接触,又怎么会淡忘。

    “大哥,是你吗?”

    对方沉默片刻后,用傲慢的语气说道:

    “我是林起,但不是你的大哥,不用叫得那么亲热!说吧,要多少钱才肯卖?”

    林超皱了一下眉头。

    “我绝不会卖的!”

    “哈哈哈!”

    电话中传来肆无忌惮的笑声。

    “不卖?别跟我演戏了!你现在只有五万元,连水电费都不够,更别说其他的款项。八千万,这是我最后一次出价,不答应就等着破产吧!”

    林超沉默了。

    这些年博物馆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就算躲过今年这一劫,明年又该怎么办?

    对博物馆已经倾注太多的心血,放弃又怎能让人甘心。

    不过,心中又生出一丝企盼。难道是大伯家良心发现,要忏悔以前的罪过?:

    “你想把博物馆怎么样?”

    一阵狂笑后,林起嚣张跋扈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有多出色,原来也不过如此!看在识趣的份上,我会拿出一个亿。不过有个条件,你们必须滚出海城!

    不用在哪儿咬牙切齿,交给你这样的废物经营,它迟早也要被拆掉。被我拿下,算是保住了老狗的脸面!”

    林超怒喝道:

    “你别太过分!”

    “过分?他怎么对待我爹的!”

    林起的声音变得怨毒了。

    林超的大伯林巍然,曾经是整个家族最耀眼的星!

    少年时勤奋好学,青年参军入伍,恢复高考以后,又成为燕城大学的学生。

    毕业后分在一个贫困县工作,硬是凭着政绩升到地级市副市长。

    就在风头无两之时,他的手伸向了不该伸的地方,最终被绳之以法。

    其实钱物的数量并不大,只要疏通根本就不是个事。

    但老爷子却勃然大怒,直接上书要求从重查处。

    林巍然的公职身份被免去,还在监狱中待了四年。

    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读书的林起又搞大了一个女生的肚子,而被开除学籍。

    盛怒之下,老爷子宣布与林巍然一家断绝亲属关系。

    “怎么不说话了,你知道我家有多惨?我爹在坐牢,我又被赶回家,当服务员都没人要。我妈只能在菜市场做搬运,每天靠着些剩菜叶子生存!

    老狗落了大义灭亲的美名,我爹妈却死得凄惨无比!这个结果,你们都满意了吧!”

    林超一阵愕然。

    “大伯、大伯母过世了?”

    林起狂笑了一阵后,恨恨说道:

    “少给我假惺惺的,我爹出狱后找不到事做,只能在路边摆个水果摊。几年前,他们被一辆违章卡车撞死了!”

    爷爷过世前,经常拿着大伯的相片看,难道是为了这件事?

    林超小声说道:

    “大哥,其实……!”

    话没说完就被打断掉。

    “不用申辩,就算到你们到坟前披麻戴孝又能怎么样?拿着钱滚,我会终结这一切的!

    老狗不是想让人缅怀吗?我就把这里推成平地,再建一个停车场,让他们天天被汽车压,哈哈哈!”

    林超瞬间炸了,他大声喝道:

    “别痴心妄想了,博物馆不卖!”

    “哈哈哈,你不卖又能怎么样?各种账单、不能贷款,都是我让人做的,就是要搞死……。”

    “嘟!”

    林超愤怒的按掉了电话。

    癫狂的声音虽然消失,但让人的心里泛起一股邪火。

    他高高的举起手臂,想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让里面的疯子也跟着粉身碎骨!

    “嗒!”

    可就在这时,一个馆舍的灯忽然亮了。

    在漆黑的夜中,这显得尤为突兀。让适应了黑暗的双眼,根本不能接受光明。

    “进贼了?”

    揉着发花的眼睛,林超小心翼翼的站起来。

    连年亏损下,馆里再没有其他的工作人员,平常都是些大爷大妈在做义工。

    再说,展品多是些仿制的货色,偷去也卖不了多少钱。

    怕的是那些无聊的社会青年,他们最喜欢用油漆涂鸦。

    “屋漏偏遭雷阴雨啊!”

    无奈之下,林超抓起一块石头,蹑手蹑脚的走过去。

    展厅内灯火辉煌,金色的光线洒在地板上,让人觉得有种炫目。

    这样的情景很多年没见了,但林超却没有半点的兴奋。

    “电费一小时上百元,谁这么缺德!”

    展馆是框架结构的,一眼就能看完。

    林超战战兢兢的把头探进去,却没有发现异常。

    “该死的配电箱又坏了!”

    他咒骂着走到总开关旁边。

    电闸居然是拉开的,旁边那个该死的电表也没有转动。

    “这……!”

    就在他诧异的时候,后背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身体就被刺穿了。

    “啊……!”

    而更让人恐惧的是,明亮的灯光也在瞬间熄掉,只有安全灯还闪烁着鬼火般的绿芒。

    心胆俱裂间,一个诡异的声音出现了。

    “备选者97号,24岁,就读于二本大学,军事历史学专业,毕业论文宋代步人甲研究。身体配型完毕,系统准备注入。”

    “注入?”

    林超的脸都绿了。

    但身体已经被麻痹,根本不能动弹。

    “进度0%,完全注入需要一个小时,睡眠针剂一秒后注射!”

    “嘶!”

    林超只觉得脖颈被什么扎了一下,人就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