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穿越世界之武功秘籍系统 > 法理与正义(上)
    高府。

    “公子,公子,小的回来了,请公子为小的做主啊!”

    刚一进府,那领头下人便哭哭啼啼起来,直接来到高尚房中诉苦道。

    领头下人此刻情况十分凄惨,脸青一块紫一块的,鼻子处还有已经干涸的鼻血。

    “怎么呢?不是为本公子找美人儿去了吗?怎么像被狗咬了一样。”

    看着领头下人的那副模样,高尚铺满粉饰的脸上闪过一抹嫌弃,捂着鼻子说道。

    “公子,小的,小的被人打了。”

    领头下人小心的看了一眼高尚,唯唯诺诺答道。

    “报了本公子的名号没有?”

    高尚眯着眼睛问道,眼中闪过一道凶芒。

    在汴梁城内,他一直都是横着走的,除了皇亲国戚根本没怕过谁。

    “报了报了,小的不仅报了,还说了是高太尉府内的管事。可他们,可他们还是对小的们大打出手。”

    领头下人答道,在其身后跟着的四个下人闻言也跟着点头。

    “好大的狗胆,敢对本公子的手下出手。可知是何人?”

    高尚闻言顿时大怒,站起身来一拍桌子,怒气冲冲问道。

    “小的,小的只知道带头之人好似是何氏镖局的人。”

    领头下人眼中闪过一抹快意,很快便被掩藏,禀报道。

    “何氏镖局。”

    高尚嘴里念叨一句,没有任何印象。

    “对了,你可打听清楚上次庙会遇见那个小娘子的来历?”

    随后,他又看向领头下人问道。

    “还,还未曾。”

    领头下人心中暗叫不妙,但还是硬着头皮答道。

    “很好,你,过来。”

    高尚脸上出现了满意的笑容,对着领头下人勾了勾手指。

    见此,领头下人连忙走到高尚身前,弯着身子。

    “闭上眼睛。”

    高尚命令道,随手从桌上拿起一个瓷瓶。

    “噗通。”

    当领头下人闭上眼的那一刻,瓷瓶准确无误的击中他的头部,血液喷涌而出下一刻直接倒在地上。

    “敢骗本衙内,找死。”

    高尚脸上闪过一抹嗜血,狠辣道。

    其余四个下人看的目瞪口呆,大大的吞了口唾液。

    “还看着干什么,快,把血擦在我脸上,别浪费了。”

    高尚不满的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四个下人,说道。

    ······

    ······

    “法理与正义。”

    另一边,何问刚刚走进何府便被系统突然下达的支线任务所困扰。

    何府不大,也不奢华,只是看起来有些古老,是一座两进宅院。

    “什么意思?”

    一边跟在何樱韵后边,何问心中不解问道。

    “笨蛋,这都不明白。算了,系统也不需要你明白,反正很快你就会明白。”

    系统很不爽的骂了一句,玄乎其玄的说起了一些何问听不明白的话。

    “怎么感觉你这话跟没说一样。”

    片刻后,何问满脸疑惑,心道。

    距离何府不远处,这里也有一栋房子,也是何府。不过比何问所进的那处何府要大得多,也要豪华壮观许多。

    这里,便是何氏镖局二镖头的府邸。也是何樱韵二叔,名为何换新。

    “什么?你说那丫头还活着?”

    大堂之中,一个中年男子在听闻匆匆赶来禀报下人的话后瞬间站了起来,震惊问道。

    “行了,我知道了,叫黄镖师过来一趟。”

    片刻后,中年男子收起震惊神色,缓缓坐下思虑再三后吩咐道。

    他,正是何樱韵的二叔何换新。

    “爹爹,我回来了。”

    何樱韵急匆匆走到大堂,见大堂之上坐着留着胡子的中年男子激动叫道。

    留着胡子的中年男子形态较为正义,脸色上一刻还有些失神,似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极度悲伤。

    可下一刻见到何樱韵时,脸上立马出现狂喜。

    他,便是何樱韵的父亲何换旧。

    “韵儿,你,你还活着?”

    何换旧不可置信问道,起身后身躯有些颤抖。

    “恩,爹爹。”

    何樱韵热泪盈眶答道。

    从何换旧的神色看来,何樱韵发现他苍老了许多。

    “什么?好大的胆子,他黄造天居然敢丢下韵儿你独自逃跑。”

    在听完何樱韵的话后,何换旧那正义的脸上顿时闪过一抹气愤,狠狠道。

    “爹爹,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我们在进城的时候惹到了高太尉府的人。”

    何樱韵额眉之间带着一丝焦虑,说道。

    “什么?高太尉。”

    何换旧气愤的脸顿时变成震惊,久久没有反应过来。

    众所周知的是,高太尉极受皇上信任恩宠。暗地里也流传着一句话,宁惹皇亲莫惹太尉。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官兵来了。”

    门外突然响起一道急促的禀报声,随即便是铠甲摩擦声与众多壮汉的脚步声。

    “完了!”

    闻言,何换旧立马双眼失神的瘫坐在了椅子上,嘴中念叨道。

    “系统,你所说的第六支线任务法理与正义不会就是这件事吧?”

    站在一旁被冷落甚至都未被何换旧正眼看过的何问灵光一闪,心中猜测问道。

    “没错,努力吧,宿主。”

    系统答道。

    “提示:古代旧社会,一个人权被权贵践踏的朝代。法理不存,正义不在。故需要宿主帮帮助社会找回法理,宣张正义。完成任务宿主可获得两积分,并成功升为一级。”

    随后又现字提醒道。

    “你真的是武功秘籍系统吗?”

    何问再次对系统的来历产生了怀疑。

    得到的却是沉默,系统自然不会解释。何问对此也习以为常,就当是偶尔发发恼骚罢了。

    从何府外边来看,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你就是那什么林、林教头?”

    门口,高尚带着四个狗腿子下人耀武扬威的站在一个锦衣壮汉身前,问道。

    “在下林郝。”

    锦衣壮汉林郝手中拿着一柄宝刀,冲着高尚施了一礼道。

    他的身躯十分高大强壮,整个人看起来跟一堵人形墙一般,肤色呈黑色,一张国字脸时刻都是苦着的。

    “林郝是吧,给我冲进去。男的杀光,女的留着。”

    高尚捏这个兰花指,指了指林郝,说道。

    “这···”

    林郝脸上闪过一丝为难,欲言又止。

    就在刚刚,他都还没弄清楚只不过是抓人为什么要他亲自出马,再怎么他也是八十万禁军总教头好不好?

    可这道命令是高太尉亲自下的,他不得不从。

    “公子,全部杀了是不是不好玩。要小的说应该全部抓进牢里,狠狠地给他们些颜色看看,让汴梁城的人都知道衙内您不是好惹的。”

    一个贼眉鼠眼的下人站出来掩耳对高尚道,一看就没憋什么好屁。

    “好,把他们全都给本公子抓进牢里,衙内我要好好地审审。”

    高尚闻言立马改变主意,说道。

    “是。”

    无奈,林郝只得遵从命令。

    “慢着。”

    正在林郝下命令冲进何府时,一队十余人的锦衣大汉驾马而来,大声喝止道。

    “谍秘司。”

    林郝看见来人装扮后,原本就苦着的脸顿时更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