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传奇炮兵系统 > 075转战南京,“轻松”的救援行动
    黎叶再次醒来后,不由得屏住呼吸。

    眼前靠窗台边,一位佳丽安然若素地坐在阳光下,阳光照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上和气质绝佳的俏脸上,散发出一道洁白的令人舒心的淡淡光辉,她好看的玉脸上,些微纤细近无的透明汗毛,显得那么自然和好看,不是后世化妆装饰出来的人工美女,如玉生辉的嫩白肌肤,看得黎叶莫名地想要亲上几口……

    这个场景,他以前见过一次。他依旧吃这一套,喜欢得不得了!

    也许内心深处就希望和渴望见到这样纯净的画面,原来在海滩多年未曾遇见,来到这个时空这个时代,让他再次看打这个打动他的场景,黎叶的灵魂都开始燃烧起来了!

    想到早前的那个白大褂里人儿,可不正是苗秀兰,想不到她还有一手好外科医术!

    苗秀兰已经洗干净手上的血渍,脱下了那身白大褂,正在捧着一本书、看得入神……

    黎叶口舌干燥地干咳几声,不巧惊动了佳人。

    “你醒了!”苗秀兰一笑,花香满室。

    “嗯、我睡了多久?”黎叶眼热地看着她微微触碰的嫩红唇瓣,赶紧转移话题。

    “七个小时,你还有些虚弱,等这包血输完再说话,你先睡会……”苗秀兰轻轻握着他的手,温柔地摩挲着他手上粗糙的老茧。

    “别,睡不着!你陪我聊会天。”黎叶握着她的玉手,满足地笑了笑,“对了,你不是被陈家秘密抓捕了么?”

    苗秀兰迟疑一下,才道:“陈家抓的不是我,是……”

    黎叶看她为难,心里一紧,着急道:“是谁?”

    苗秀兰轻叹道:“是我二妹秀玉,还有吴佳梅……”

    黎叶愣了愣,随即心头闪过了吴鸣山的音容笑貌,惊叫道:“吴佳梅?吴鸣山的大妹妹!”

    苗秀兰想不到他居然知道,点点头:“我和三叔侥幸逃过陈家的追捕,……他们想要那笔黄金的下落!就是你在鬼子手里夺回的那些,肯定是陈学军在死前告的密!”

    黎叶咬牙道:“那帮该死的蛀虫!……哎呀,嘴巴、抽筋了!”

    他腮帮子僵硬得酸疼,也是两世人生第一次气成这样——脸抽筋!

    苗秀兰顿时哭笑不得,赶紧帮他揉揉脸……

    黎叶满足地呻-吟一会,随即跳转情绪,恶狠狠道:“我们赶快去南京,我要让陈家付出代价……”

    苗秀兰赶紧劝阻:“人家在报纸上看到你的消息,担心你,才赶过来,你还是养好伤再说……”

    黎叶拍拍胸口道:“没事,皮肉伤,我好得很快,不耽误咱们赶路。我不想你妹妹和老吴的妹妹有任何损伤,也不想你为了我,今后对家人有愧疚感。那样我会一辈子不安的!”

    苗秀兰这才不再阻止他,感动地轻轻埋首到他心口,微微道:“黎叶,谢谢你!我这次回来找你,也是不想有遗憾……”

    黎叶捧起她的脸,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满足道:“我好像在做梦,得到一位仙子垂青,真不想醒来!”

    苗秀兰迷醉道:“傻瓜!你才是人家心中的战神啊!”她随即清醒过来,羞恼自己居然说出这样大胆的话来。

    黎叶开心一笑,一个热吻,将苗秀兰这个新手吻得再次迷醉沉溺……

    经过这次互诉衷肠,二人的心贴得更近了!黎叶脑中最后一丝藤原美雪的影像,和那架沉入水底的飞机一样,随即沉入记忆深渊……

    三日后,通过地-下-党的关系,苗秀兰成功将黎叶送上一艘货船,过江后,再改坐车绕过鬼子前线封锁、抵达南京城。

    “要是铁路还通畅,通过京浦线、转火车渡轮、再直达,咱们一天就可以到达首都。”

    同行的还有陈学林这个陈家分支的后辈,他说的首都,指的是这时代的民国首都南京。

    “对了,陈家的密牢在哪里?”

    黎叶最感兴趣的是陈家的消息,也迫不急待地想要救出苗秀兰的妹妹、吴鸣山的妹妹!

    “咱们先找落脚地,这段时间,国-军实施军管,晚上宵禁,咱们得避开巡查警备宪兵。不然落在他们手里,我们几人也别想出来了。”

    陈学林好歹是陈家的分支一脉的亲戚,知道的消息要多一些,要不是他靠着陈家关系打通城防,众人连城门都进不了!

    众人进入一家早就准备好的民房,和着急逃离战乱的房东交易后,这间三进院子的大宅院,就属于了组织。

    当然,这是黎叶这个组织外围的、正在考察期的成员、想要提升苗秀兰等人的住宿和工作环境,特意购买的,反正是在鬼子手里抢来的钱,他用起来并不心痛。

    当晚,众人进驻其内,各自休息不提。苗秀兰单独把黎叶找进房内谈话,看得出来,苗秀兰有些不同意他乱花钱。

    黎叶哈哈一笑,把苗秀兰按下落座后,道:“你们思想有些僵化了,现在是什么时局……”

    “你看!”黎叶起身,取出地图打开。“一路上我收集消息,有20万鬼子兵分两路进攻过来。时局动荡,咱们趁乱收购房产,是国府一派、鬼子间谍想像不到的。”

    苗秀兰好笑地白他一眼:“你的意思我们组织一贯很穷,买下这座房子,不像我们作风,不会引起国、日两方的情报部门的怀疑?!”

    黎叶拍拍手:“这叫反其道而行之,明天我去买一辆小车,或者一辆马车,这才是咱们一个大户人家的该配置的,不然这座房子就会露馅……”

    “……”苗秀兰:“你说起鬼子的20万兵分两路,为什么刻意提起?”

    “啊?哦!我想咱们救出你妹妹和吴鸣山的妹妹后,需要找到一条退路。”

    黎叶指了指地图,给苗秀兰详细解释起来:“可鬼子临近南京城,咱们就要绕过鬼子进军路线,做最坏的打算……”

    苗秀兰点点头,她其实这些天都在想这个问题,但她的专业不擅长分析军事策略和战术这块,故而很愿意听黎叶的意见!

    “你看,北路日军沿沪宁线西进,而日军舰队也正沿江而上;而常熟、苏州等地的国府军队抵挡不住日军的进攻,退守无锡——江阴线。但是鬼子一到,无锡守军竟然不战而逃。鬼子乘胜追击攻占了常州……”

    苗秀兰恍然道:“所以咱们想要走,这边和江上这个方向都出不去了。那另一路呢?”

    黎叶赞赏地看看她,道:“嗯,你再看,南路日军是沿沪杭路西进,占领了嘉-兴之后,便兵分几路向南-京进发。现在,进攻南京的各路鬼子,差不多已经先后抵达南京外围,对南京形成了三面包围。”

    苗秀兰诧异道:“你在上海闯出那么好时机,国-军几十万部队,怎么抓不住这个机会,反攻上海有很大几率成功啊!即便不如此,几天时间,就被鬼子打到首都外围了……”

    黎叶忍不住摸摸她鼓起的嫩滑俏脸,叹道:“藤原美雪说过一句话,国-军对她们而言,没有秘密!她们渗透进入国-军的特工,一定会混淆国-军高层视听,决策上的迟疑,就是前线的战机损失啊!”

    他苦笑一下:“或许是我在上海,把鬼子刺激狠了,松井老鬼丢了大脸,他只有快速抢占攻进国府首都,才能跟鬼子大本营交代,否则他只有切腹谢罪、或者回去送上军事法庭审判吧!”

    苗秀兰叹口气:“好机会白白错失,真是对不住你一番辛苦,而且你还……”

    尽管知道不合时宜,但她依旧忍不住笑了出来。

    黎叶揉了揉她的脸蛋:“这没什么吧?我在南口也牺牲了一次的呀!”

    二人相视再次一笑,随即沉默下来。

    “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去鸡鹅巷转转……”

    ……

    翌日,小雨下了一早晨,吃完早饭后,众人分批出动,到陈家密牢去踩点……

    黎叶和苗秀兰打扮成一对新婚夫妇,坐着黄包车,经过一座大院子,这里红墙高筑,上边的电网,黎叶悄然扔出一只死鸡试了试,瞬间释放出的蓝色电弧、烤成焦炭的死鸡,证明真是高压电!

    很快众人在街角一处酒楼包间聚集。

    “高墙电网,这里进去比较困难。”

    “按照他们守备换岗时间,半小时计算,我们行动时间是10到25分钟。”

    ……

    这是黎叶第一次参加组织的行动探讨。

    他感觉,跟他原来搜救队的行动研讨会比起来,苗秀兰、陈学林等人说到了点上,但是众人对于关键点的执行力,是缺乏分析的。

    最后,苗秀兰发现黎叶的走神,想起他的超牛战绩,眼睛一亮,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黎叶,你发表一下意见。给我们大家补充补充……”

    黎叶看到大家好奇和鼓励的神态,知道不得不说几句了,沉吟道:“方案和行动关键点,我没有异议,但是每个行动流程的负责人,大家有没有人选?”

    苗秀兰等人都非常差异,每次行动只有一个负责人,什么时候有“分包”的机制?

    黎叶抓抓头:“咱们是组织营救,每一个细节都要考虑到位,还有,每个环节可能出现的异变状况,咱们是不是都该设想周全……”

    陈学林讶道:“为什么?咱们有必要这样么?每次行动都有很多变数,随机应变就行了!”

    黎叶知道两个时代、两类工作环境,不能完全要求这些人做到现代老三那些人的水准,但是涉及到苗秀兰的妹妹、吴鸣山的妹妹,他不得不谨慎盘算……

    当下需要做通其他人的思想,他想了想,道:“你们有没有想过。现在是联合抗日,但是实际上,只是我们单方面的完全付出,人家对我们是留了一手的,否则就不会还有咱们组织对人被秘密抓捕……”

    众人都点点头。

    他续道:“但是我们不能明面上跟国府秘密机构对抗,那样,小了说是影响国共合作,大了说是影响抗战大局、让小鬼子渔翁得利占了便宜,还会让我党陷入破坏抗日团结的不利境地,所以……”

    众人大多都没有想到这层,看着他非常惊异和欣喜,纷纷道:“幸好有黎爷提醒。”

    “所以,咱们的把行动细节探讨仔细了,既要救出人,也不能给国方抓住把柄!”

    “对对对,这样最好……”

    行动细节,众人探讨了一整夜,但都对黎叶这样的新颖思路,非常热忱,全无疲累感觉……

    第二天白天,黎叶强烈建议众人休息,保证充沛精力、等到晚上再行动……

    当晚,陈学林带着众人在外接应,黎叶和苗秀兰带着三个精选出来的干将,身穿夜行衣和雨衣披挂,一起从下水道潜行进入密牢大院内……

    “呸呸呸……呜!”

    黎叶赶紧捂住一名队员的嘴巴:“小声点,别惊动这里的守卫。”

    不过为时已晚,他们所在下水道出口,便在守卫队的房外窗户之下,“吱呀”一声,有人推开窗户,叫道:“谁?”

    黎叶带着众人隐匿在窗台下方的黑暗里,他应变很及时:“喵喵……”

    “玛蛋,该死的猫,小心老子把你宰了下酒!”

    “小德子,快几吧关上窗户,特码冷死了!”

    “吱呀”一声,小德子骂骂咧咧地关上窗户。

    苗秀兰四人汗都冒出来了。

    黎叶松开手、拍拍跟他挤在一起这小子的肩膀:“小心点!”

    苗秀兰面色有些尴尬,拉了拉他。

    他没甚在意地挥挥手道:“行动!”

    有了这次“惊吓”,五人都悄然收敛声息,摸到了茶水间,这里的烧水、守夜的大叔,是苗秀兰她们发展的内应。

    “乔叔!”苗秀兰进来就是跟他接头的。

    “跟我来。”

    乔叔带着他们来到一处地下二层密室。

    一股浓烈的霉臭血腥味,扑鼻而来,苗秀兰秀气的鼻子都皱在一起。

    只有黎叶和乔叔面不改色,黎叶是在战场上混惯了,乔叔是在此地呆惯了。

    乔叔有一条腿有些瘸,走路一拐一拐的:“他们都被我灌倒了,下半夜,他们睡得正香……”

    他从醉倒的守卫身上拿出钥匙,打开一处监牢,引起里面一阵骚乱……

    “秀玉,别慌!姐姐来了。”苗秀兰上前抱住一个遍体鳞伤的女孩,跟她有些相像,不同的是她妹妹长的是一双丹凤眼,看起来明艳清丽许多,是另一种不输于她的美貌!

    黎叶走向另一个娇媚的少-妇,她和吴香凝长得很像:“吴佳梅?吴鸣山的大妹妹?”

    她吃惊地点点头:“是我,你、你是谁?怎会认识我大哥?”

    黎叶快速道:“我是你哥哥的战友,特来救你出去,你先别多问,咱们出去再说……”

    救人是超乎想像的顺利,但是他们出来后,和他一同行动的三人跟陈学林等接应的人抱在一起欢呼,立时引来密牢守卫的警觉。

    他们联合街上巡逻军警,足足追了黎叶等人好几条街……

    陈学林叹道:“是陈家私人护卫队的。被他们盯上,咱们会很麻烦!”

    黎叶拉着那个差点坏事的小子,道:“你和我留下断后,秀兰,你和老陈带着其他人先回去,这几天不要随意出府邸……”

    他需要一个向导,那小子是本地人、还是老队员,比他熟悉回去的路线……

    “咦?你是女的!”

    黎叶等大家转过街角走远,他取出MP18后,正准备嘱咐他随意抓到的队员,诧异发觉对方是一个顏值颇高的英姿飒爽的短发女孩……